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陈铁柱他有问题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050 2019.05.29 18:28

  黎华表情严肃,显然心情不好。

  “你说的容易,这方世界这么小。上哪去找至宝?。”

  苏晏砚听了黎华的话,虽然不满意黎华的消极态度,但是黎华所说确实是事实。

  苏晏砚醒来的时候便感受到了被极其霸道的修为压制,只有金丹以下的修为才可以在这方世界留存。

  即使是强行留在这里,也要压制修为。

  苏晏砚曾经试过解放压制,马上便有破开界门的迹象。至于界门的另一边是什么?

  谁知道呢?

  “生灵果也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对于这里算是至宝了。所以,一定还会有其他的。试着找一找吧。”

  黎华没说话,撅着嘴巴生闷气。

  “你之前找我想说什么?”

  苏晏砚这么一问,黎华才想起来她之前是有事情要和苏晏砚说。

  “对了,那个陈铁柱有问题。”

  “嗯?”

  苏晏砚其实也发现了陈铁柱偶尔有些不对劲,可是陈铁柱性格古怪倒也不算什么。

  “嗯什么嗯?我就想不明白你小时候也不是这个冷冰冰的样子。现在可真是惜字如金。”

  “说正事。”

  苏晏砚不太喜欢提起小时候的事情,准确的说,是所有他不清楚不能完全掌握的事情他都不喜欢。

  黎华坐在桌子白了苏晏砚一眼,要不是事情比较重要。真是懒得和这种冰渣交流,

  烦死个人了。

  “昨天,那个林夕现身的时候。我在陈铁柱感受到了主人本命佩剑的气息,有一点微弱但是不会错的。”

  苏晏砚背着窗户站着,月晕被洒在了后背上。满地的月华,衬的整个人如玉一般。

  其实,苏晏砚并不在意黎华口里的主人。

  苏晏砚的记忆是混乱的,童年的记忆和成仙之后的完全是一片混沌了。他也试着梳理过,但是完全没有进展。

  听黎华的语气,他与其主人之间应该是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只是苏晏砚只相信自己,不相信任何人。

  哦,赵多宝应该勉强可以算一个吧。大概?

  “既然只是微弱的气息,你怎么能确定陈铁柱有问题?”

  “正常修行者修的是天地灵气,也就是只要能够感知便可修炼。至于成果,就各凭本事了。但是主人修的是乾坤两气。”

  黎华的话倒是引起了苏晏砚的兴趣,他挑了挑眉没有打断黎华的话。

  黎华见苏晏砚没有插话,换了个姿势接着说。

  “我不知道你脑袋里还记得多少东西,但是常识你总是知道的吧。虽然你现在修的是魔,但是这一直萦绕在身边的灵气素你能看的见吧。”

  苏晏砚看着空中闪着金色光芒的灵气素,挑着眉眉毛看着黎华。

  苏晏砚用表情完美的诠释一句话,你拿我当白痴了?

  黎华眼神飘忽闪躲,装作什么都没看懂。

  “正常的凡人修炼是要靠吸收灵气来修炼自身,没有灵气修为就会难以精进。但是乾坤两气,阴阳相辅生生不息。所以无需灵气体内自成乾坤,当然是天壤之别。同样的一丝气息,主人的千万年不散,你让那些垃圾仙人们试试。”

  “所以你怀疑陈铁柱是你的主人?”

  黎华听了苏晏砚的话表情渐渐开始扭曲,尽管她是个美人也不甚好看。

  “我倒是宁愿是赵多宝。”

  苏晏砚不关心谁是黎华所谓的主人,只在意赵多宝周围的人有没有威胁。

  昨天他已经感应到了有他气息的东西,他必须得过去看看。

  赵多宝现在是他和这个世界联系的媒介,必须得好好的活着。

  虽然就算可以再去找,难得能找到这么舒心合适的人。

  “我会看着陈铁柱,你不能现身太长时间,该回去了。”

  “哦。”

  黎华显然意犹未尽,不甘不愿的消失在了房间里。

  房间里赵多宝已经洗好了,也幸好房间里的东西一应具全。不然赵多宝就得裸着出来,裸着在房间里晃荡。

  想想就很变态。

  赵多宝穿好浴袍,路过镜子的时候忽然停顿了一下。

  收回迈出的脚,赵多宝仔细的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腿怎么这么白!

  赵多宝看着这白嫩嫩的皮肤,立马炸毛。

  卧槽啊!!!!!!

  晒了整整一夏天引以为傲的健康肤色!就这么没了?

  赵多宝把自己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好在只是白回了原来的肤色。幸亏没像小说一样,把他的脸变得更精致。不然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忽然,有什么在他眼前闪了一下,赵多宝揉了揉眼睛。

  眼花?

  果然再次睁开眼睛就没有在看见,赵多宝活动了一下身体。

  他得睡一会儿,约了黎华那个家伙挑家具呢。

  赵多宝推开了门,这次真的彻底傻眼了。

  整个卧室充斥着金色的灵气素,像是夏夜花丛的萤火虫上下飞舞着。空气中似乎还有乳白色的气流,缓缓的像是在流淌一般。

  赵多宝已经忘记了揉眼,桌子上黑玉铃铛静静放在哪里。金漓正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本堪比砖块的新华字典。

  见赵多宝出来,金漓放下手里的书。

  “赵先生,您请安枕,我给您守夜。”

  金漓这您一出来,把赵多宝从呆愣生生唤醒。

  “哦,好。谢谢。”

  “您实在太客气了。”

  赵多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的摆手

  “不用这么客气的,你喊我多宝就行。”

  金漓皱眉,虽然他年级是眼前这个孩子的不知道多少倍了。可是他和黎华结的是主仆契约,黎华与赵多宝也是主仆契约。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不足双十的孩子。

  是他主人的主人。

  “这不行不行。”

  让那小祖宗知道,非打断他的腿。

  赵多宝也大概知道什么原因,所以只能解释道。

  “没事,你听我的。黎华不会说什么的,你这么叫我有点适应不了。”

  虽然金漓挂在黎华手里的时候年级不大,但是这个家伙凭着一口怨气可是存留至今了。

  这年级估计当他祖宗都绰绰绰绰有余了!这一口一个赵先生叫的赵多宝一身鸡皮疙瘩。

  话音刚落,黎华就开了门。

  见赵多宝已经洗好,想了想想要开口说陈铁柱的事情。

  “赵多宝,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一下。”

举报

作者感言

卫聋大面筋

卫聋大面筋

我回来了!biubiu!票票来一波!

2019-05-29 18: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