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仙人洞里有仙人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788 2019.03.13 22:37

  赵老爷子接到消息便准备上山,前脚刚要走,后脚就被堵到了金老头院子里。

  门口堵着几辆车,一水的黑。而从车里下来的人,也是一水的黑。

  陈老爷子眉头一跳,心说,这颜色看着就特么不吉利,跟乌鸦似的,最讨厌乌鸦。

  而赵老爷子眼里的乌鸦人走出来一只大乌鸦。穿这一身黑色的西装,细看似乎有些暗纹。个头足有一米九,肉眼可见的魁梧体型。移动之间大地都在叫嚣压力太大

  大乌鸦俯视着跟赵老爷子对峙了几分钟,老爷子四平八稳,丝毫不为所动。

  倒是大乌鸦绷不住先开了口:“赵老爷子,咱们是慕着您的名声来的。您看,能不能上个脸上车跟咱们老板说句话?”

  赵老爷子冷笑一声,谁先动谁就处于下风,拽个屁哦。

  “既然是慕着我的名声来的,自然是你们老板该下车见我。再者,老家伙我就是个赤脚医生,有什么名声。别是你家老板被人给框了。”

  “你!”显然没想到赵老爷子会如此不识抬举。

  “左青,退下。”那大乌鸦听到声音瞬间又回到之前低眉顺眼的样子

  车里出来一位年约40的男人,一头乌黑的发三七而分,五官俊美,眉眼深邃。同样是一水的黑,这人却穿出了如远山般冷峻的气质。淡然踱步,明明山间土路,却仿若是璀璨红毯。

  那人直奔陈老爷子而来,本以为会剑拔弩张的一场对峙。却见那人对着陈老爷子恭敬行礼,甚至连弯腰的角度都堪称完美。

  看到此人相貌的陈老爷子神色一怔,细看可以看到老爷子微微皱起来的眉头。

  “赵爷,您好。晚辈姓蔺,蔺相如的蔺。”

  “蔺东麟的儿子。”老爷子淡淡开口。

  蔺缘修听闻此言,便知老爷子有意愿和他谈一谈,:“赵爷说的是,今天晚辈来,确实是有一不情之请有求于您。就是不知道赵爷有没有空听我说。”

  “现在不行,我有要紧事。”

  赵老爷子心道,我孙子可在山上打怪兽呢,我有空听你说个锤子说。

  本以为蔺缘修会就此打退堂鼓,谁知蔺缘修说道:“此事对晚辈来说非常重要。”

  话音刚落,这边狗腿子乌鸦人们便围住了赵老爷子以及金老头带的几个年轻人,黑洞洞的枪口让几个村里的年轻人看傻了眼。

  见到如此情况,赵老爷子倒是笑了。问到:“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头赵老爷子被堵个结实,而此时赵多宝却已经越过禁制进到洞内。

  以为洞内一定是漆黑一团或是灯火通明。介于情况尚不明朗赵多宝将荧光棒一直拿在手里。进来才发现洞里长着月光草。

  月光草顾名思义便是可以发出如月光般柔和的莹莹光芒,虽不如灯火般通明,但是视野也算是可以。

  “多宝?你没有火折子么,好黑啊!”

  赵多宝差点脑溢血当场去世,这陈铁柱居然堂而皇之的进洞来了。看着走近的陈铁柱,赵多宝咬牙切齿道:“我不是叫你在外面等着我爷爷么?你是不是聋了?还是让你爹打痴呆了?”

  “多,多,多宝。我害怕啊!万一爷爷没来那狗来了,或者其他的什么动物成精了你说咋办么,万一有猴子成精了,我就只剩飞天遁地了。还是在你身边比较安全。”陈铁柱看着赵多宝越来越黑的脸急忙解释。

  赵多宝此时也懒得管他,这会进都进来了。若这洞里真有什么,该惊动也惊动个完了。

  赵多宝突然有点衰,想撂挑子不干了。

  陈铁柱丝毫没注意到赵多宝跌宕的情绪起伏,不死心的问到:“多宝,火折子呢?电影里面高手历险都会带火折子么,快拿出来啊!好黑,啥都看不到。”

  赵多宝心道,你是没开化的野人?都特么什么年代了,还火折子,我想打折你的狗腿,让你变成狗折子

  陈铁柱也习惯赵多宝不搭理他,将注意力转到洞里。一会研究研究地上的月光草,一会有摸摸这洞里的石壁。

  赵多宝两人一路深入,却再也没有听见之前的呼救声。洞内幽深安静,似乎是没有尽头一般。随着越来越深入,空气湿沉沉的带着一股阴寒之气。两侧石壁越来越平整,甚至是透着残存的些微色彩。这石壁之上原本应是有什么图案的。

  细端详这画的仿佛是一副人像,但又看不真切。

  石壁潮湿,多年以来水滴石穿。多有青苔与水滴腐蚀的痕迹,实在很难分辨出细情。隐约可以看出是一出尘嫡仙般的古人样子,这仙人沟本就有许许多多的玄幻传说,无论是先人所留还是后人所著都无从得知,所以意义不大。

  赵多宝不再纠结于此,继续前行。却突然脚下一空,这附近本就没有攀登之物,又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反应。坠落之时,看到的是陈铁柱按压在石壁上的手,和不知所措的脸。

  赵多宝掉下来便是落入一条滑梯一般的通道。和外面的石壁一样布满了青苔,所以当赵多宝终于滑到终点的时候,除了速度过快,心脏受惊。受伤最重的是他的裤子,此刻绿的发亮还湿哒哒能滴出水来。

  “卧槽!”素来淡定的赵多宝也忍不住骂了出口。

  又不是娇气的姑娘家,也只能站起身来寻找出路。

  赵多宝环顾四周,他大约是在一间石室中,这滑道是直通石室的。而石室之中有一石台,上有一张显眼无比的大床。整张床,似乎是什么珍贵的实木所做。图案繁复,雕工极其精美。一层层轻纱般的床纱无风自舞,隐约可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赵多宝想都没想就掉头,这么明显有问题的一个人躺在哪,傻子才过去找事。在尝试了几次。确实不能原路返回,只得在石室中寻找出口。

  可是,赵多宝万万没有想到。倒霉催的的陈铁柱又一次害了他。为了不惊动床上的人,他一直站在离床最远的滑道口位置。而正在他苦思出路的时候,就被猛的撞飞。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袭来,赵多宝非但没有庆幸反而苦大仇深。这么小的地方,陈铁柱从滑道冲下的力道,他现在就趴在那张炫酷的大床之上。

  有那么一瞬间,赵多宝想,干脆就这么死在这床上算了。

  可现实是残酷的,赵多宝动作轻柔的从床上爬起来,想坐起来顺一口气。

  “汝弄脏了。”

  那声音如夏日穿越竹林的微风,流于山涧的泉水。可现在的赵多宝并没有心情去聆听天籁之音。他缓缓的回过头,那人便出现在他眼前。此时的赵多宝还不知道这便是特悲惨又幸运的开始,当然,这是后话。

  赵多宝被美貌惊呆了,是的,被美貌。赵多宝可不是陈铁柱那个没出息的,见到沈菱花都走不动道,更何况赵多宝本人就是个相貌极好的人。但是这人的脸实在是太好看了!

  那一双剑眉生的一丝不苟,细长的眼,琉璃一般的眸子,在这黑暗的石室中与月光草遥遥辉映,像是天边的银河收进眼里。挺拔如峰的鼻,朱红的薄唇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凉薄。

  床上的人此时靠在床头,曲起的膝盖支撑着手肘,而手肘支撑着那张长着高颜值脸蛋的脑袋。他歪着头,一头长发倾倒而下,被银色的锦被衬的如墨如炭。而这样一个嫡仙般的人正用手指着被赵多宝的裤子弄脏的锦缎被子。一边质问着赵多宝。

  赵多宝一个箭步就串的下去,恭恭敬敬的给行了礼。说:“前辈,我们是为了救人进来的。不是有意冒犯,还望您大人大量不要与我们计较。”

  床上的人动了动,心内有这烦躁。醒来便看到陌生的凡人在他床上,还弄脏了自己最喜欢的被子。一双好看的眼睛紧盯着赵多宝:“这床被子,是最喜欢的,流云锦缎的。”

  赵多宝:‘what?’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