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市长儿子床下趴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620 2019.03.24 08:17

  男人此刻仿佛是一只搁浅的海鱼,手脚并用的翻腾着,挣扎着,发出野兽一样的吼叫。一双眼睛竟是瞪的仿若是庙里的怒目金刚一般。眼白多,眼仁少。,

  一双手大且粗糙,此刻正拿着一把锋利无比的镰刀。刀面上满是血迹。更有鲜血因为他的动作顺着刀刃滴落到地上。仿佛是开出一朵朵艳丽的鲜血之花。

  没几分钟,医院的安保人员还有警察等相关人士便呼呼啦啦的来了一大群,又是道歉又是致谢。紧接着带走了这个疯狂的男人,病房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陈铁柱利用他的八卦之魂,在护士站姐姐长姐姐短的就把事情打听了七七八八。回屋正想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便看见沙发上抱着书看的津津有味的苏晏砚。

  陈铁柱此人胆小怕事,八卦嘴碎。今天着实被苏晏砚惊艳了一把,悻悻的蹭到苏晏砚的身边,想要抱上这根粗壮的金大腿,“那个苏哥啊,谢谢你啊!”

  苏晏砚皱了皱眉:“吾的年岁是你的N倍。”

  这是苏晏砚新学的的词。他点点头,N的意思就是就是无数之数。学以致用,不愧是吾。

  陈铁柱一脸吃了某些东西的表情,他求助的看了看赵多宝。谁知赵多宝竟然挑眉点了点头。

  陈铁柱想起赵多宝跟他说过修行之人是会保持容貌的。所以,这还是个不知道年纪的老帅哥?

  这么一想陈铁柱就自然的接受了这个设定,恭敬的说道,“苏爷?谢谢您,刚救了我。”

  “顺便而已。”苏晏砚从初中历史换了一本初中物理,头都没抬。

  冰块一样的回答砸的碎嘴如陈铁柱也没接上这个话头,撇撇嘴跑到赵多宝炫功。

  “多宝,我可都打听出来了。厉害吧!”

  赵多宝俩手交叠垫在脑后,躺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宽松的病号服让他穿出了休闲套装的感觉,一双长腿晃晃悠悠。

  “哦?那怎么回事?”

  陈铁柱屁颠屁颠的搬了个凳子,坐在赵多宝的病床边上。一本正经的说着他听来的八卦。

  “说起来,都是个可怜人啊。这个男人啊!”

  陈铁柱比手划脚的一副要诗朗诵的浮夸样子。

  赵多宝一脚就踹了过去,直奔陈铁柱的脸。

  陈铁柱闪了一下,赵多宝就踹了空。

  “好好,我知道了。我好好说。”

  赵多宝只送了他一个大白眼。

  “本来呢,这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花农。因为物美价廉。一些花店就,酒店,包括一些有钱人家都找他采购。一来二去的呢,自是结识了很多人。这里边便是有一个姑娘,长得那叫一漂亮。盘顺条亮。”

  眼见着赵多宝又要抬脚,陈铁柱赶紧接着说:“镰刀哥就看上人家了,我没打听出来叫啥!不过,这女孩吧,哎。是有钱人的小三。赶巧还被人正房的儿子知道,这男孩子就带了一群人把这女孩子给轮,糟蹋了。”

  陈铁柱使劲叹了一口气,对赵多宝说:“你说说,虽说做人小三是不对。也不能这么糟蹋人啊!”

  “别废话,接着说。”赵多宝看陈铁柱那副样子就忍不住想抬脚。

  “哎,赶上镰刀哥去给人送花,那女孩都已经奄奄一息了。镰刀哥拿了把镰刀给人都砍伤了。可惜双拳抵不过人家群殴,几个男孩给打的都没人形了。这哥们也是厉害,带着一身伤给女孩送医院了,可惜,没救活。这事上了本地新闻,不过最后不了了之了。”

  赵多宝皱了皱眉,“完了?”

  “哪有,那带头的男孩家里有权有势的。没多久便是该吃吃该玩玩,带着一群人去了农家乐。这里头还有咱们市长的儿子。”

  陈铁柱话音刚落,赵多宝的病床居然像是被什么拱了了一下。

  而一旁的苏晏砚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到了病床,赵多宝嘴角一提,笑着说:“接着说。”

  陈铁柱被苏晏砚和赵多宝整的一愣,心道,啥情况?怎么突然都这么大情绪波动?

  不过还是接着说了起来:“这世界上就有那么多巧事,几个纨绔子弟在农家乐看上了一个女孩。本来呢,几个人也就是想占些便宜,那女孩还是未成年,他们也不敢太放肆。巧不巧,偏偏是镰刀哥的妹妹。来接妹妹被几个人给看到了。第二天就给这丫头逮住了,倒也没像对待那个小三女孩那样,只是给拍了某照。就给放回去了。可是第二天这女孩就死了,还死在了咱们市长儿子的车上。”

  说到这,床又是一动。这次连陈铁柱都感觉到了,刚想弯腰看看。

  赵多宝却说:“还有没有?你这故事说的比看电视剧都费劲。”

  赵多宝一听便来了精神,急忙说:“最精彩的地方来了!你说怎么发现那女孩死的。这几个人第二天回市里,过高速口的时候这市长儿子的车突然就熄火了。市长儿子一着急不怎么就按到开后备箱的按钮,人就在里边躺着,已经没气了。人赃并获啊!当时前后都有车,大伙都看见了。听说网上还有人保存了视频那?待会我找,”

  陈铁柱话还没说完,就被掀翻了。摔出去的陈铁柱懵了半天也没缓过劲来,而赵多宝的床底下一个少年爬了出来。

  这少年站起来还没有陈铁柱高,看上去也不过是一米七。此时后背挺得笔直,一双大大的杏眼里此时噙着满满的泪。似乎只要少年眨一下眼睛,那泪珠就会像断了线的珠串一样。

  少年紧咬着嘴唇,指着陈铁柱:“你胡说八道!根本就不是我杀的人。我见过她一次而已!我那天,那天。”少年越说越急,已经是哭的像要断了气。抽抽嗒嗒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少年突如其来的阵仗弄的陈铁柱措手不及,是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

  赵多宝倒是稳的很,看着那少年说:“舍得出来了?”

  少年闻声一愣,也不哭了。只是还是抽抽嗒嗒的没停下。

  赵多宝剜了一眼陈铁柱,陈铁柱赶紧爬起来。把凳子立了起来,退到一边站着装背景。

  “你就是他说的市长儿子?”赵多宝指着陈铁柱对少年说。

  少年起先不说话,想了想点了点头。

  赵多宝见那少年一抖一抖的,便说:“你要不先坐下?”

  少年不动,苏晏砚抬手一指。之前赵多宝坐的凳子便自己移动到了少年身边。

  除了赵多宝,少年和陈铁柱皆是惊掉了下巴。

  陈铁柱是震惊,而那少年却是激动,他大步走到苏晏砚身前。

  “高手,你可不可以保护我。我给你五十万,不,一百万!”

  这次换赵多宝惊掉了下巴,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豪么?张口就是一百万?啊?

  “没。”

  “没问题。包在我们身上!”大魔头苏晏砚的‘没空’两个字还没说完,便被赵多宝拐了一个弯。

  赵多宝见苏晏砚皱起了眉头急忙的朝着他挤眉弄眼,背着那少年用嘴型说着:“一会给你解释!先答应他。”

  少年听到赵多宝的话,急忙跟苏大魔头求证。见苏晏砚点头,高兴的在病房里嗷嗷叫。

  等少年嚎不动了,赵多宝便问他:“所以你为什么刚才一直躲在我床底下?”

  “我看到这位高人一下就把一群保安都拦不住的人给制服了,我就觉得我在这里应该是安全的。”那少年说到这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你爸爸没有找人保护你?他不管你么?”

  少年一听这话急的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不是的,他们现在就在门外。我给他们发信息了,说在这很安全。他们根本拦不住那个疯子!而且他们也看到了高人大哥把那个疯子踩在脚底下摩擦的样子。。。。。。”

  少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赵多宝都有点无语了。就这动不动就害羞脸红的人还能杀人?女孩力气大点都能杀了他!

  就在赵多宝想要张嘴问问线索的时候,病房的门今天第二次被闯进来。

  “姜昕。”

  赵多宝看向来人,此人和少年有几分相似。不过不似少年那般精致秀气,而是更加英俊。

  看样子这位就是今年新上任的市长大人了。

  听说这个市长大人,之前是曙光大学的校长。在市民中口碑极高,政绩也十分的优秀,所以算是一路高升,政途灿烂。

  那男人将姜昕拉到身后,说道“我听说几位救了姜昕,十分感激。我是姜昕的父亲,姜天策”

举报

作者感言

卫聋大面筋

卫聋大面筋

萌新我!昨天加班回家睡着了!   忘记更新,我有罪!(´▽`)   我建了群,要不要一起聊天?   欢迎加入辣条辣条,群聊号码:866217265

2019-03-24 08: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