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床上躺的是尸体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223 2019.04.15 19:43

  姜昕扭了扭酸痛的脖子,手脚都被绑的结结实实。口袋里的东西也都被翻走。

  他不过是出来给哆啦买猫粮而已,刚进店里就被放倒了。

  姜昕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本以为会被绑到什么地下室啊,仓库什么的,没想到竟然是个看上去像是女孩子卧室的地方。

  后背靠的应该是一个沙发,试探的动了动,还挺软。面前是一张做工精良的铁艺大床,铁艺部分线条流畅做工考究。

  不过令姜昕惊讶并不是精致复杂的工艺,而是那床头爬满水粉色的藤本樱霞。

  大朵大朵的花朵开的如痴如醉,流畅的铁艺线条给藤本樱霞提供了最好的落脚之处。而这房间并不是只有床上有花,窗台上,书桌上,棚顶,甚至是地面上都是颜色各异的花瓣,整个房间都是鲜花的香气,仿佛置身在花海之中。床上铺着水粉色的床品,床边铺着柔软的长毛地毯,所有的细节无处不透露着房间主人的变态!

  对,就是变态。你会给自己家搞的和花卉大棚一样么!

  姜昕瘫靠在沙发边,想着现在保镖现在应该已经把消息传到他爸爸哪里了吧。

  “估计这会老爸一定又在说,姜昕,能不能不给我找事做!”

  姜昕说到后边语气也变得和姜天策一样,想着想着又小声的笑了起来。

  背后的门口处传来了扭动门锁的声音,姜昕连忙闭上眼睛装昏。

  门开之后,姜昕听到了一个男人的脚步声,还有轮椅滑动的声音。

  嗒,嗒,嗒。

  伴随着轮椅转动时的声音。

  嘎吱,嘎吱,嘎吱。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姜昕觉得自己脸上的汗毛都要直立起来。本来整个房间的温度就偏低,开门带进来的的风,让屋子里的冷空气开始流动起来。

  就在姜昕的身边环绕着,冷的他控制不住想到打哆嗦。

  “既然醒了,就别装了。姜、昕。”

  那仿佛撕裂般的可怕声音突然在姜昕耳边炸开,男人的气息带着诡异的香味和冰冷的温度打在姜昕的脸上。

  姜昕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因为他的眼珠一直在动。可是他不敢睁开眼睛,因为他不知道睁开眼睛,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怪物。在这么近距离之下会不会将他吓死。

  直到那冰冷诡异的气息消失远离。姜昕这才缓缓睁开眼。

  那可怕的男人将轮椅推到了床边,然后抱起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女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带着巨大的遮阳帽。裙摆很长,甚至拖在了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久坐轮椅的原因,那女孩的肢体十分的僵硬。腰紧绷着,像是一座坐着的雕塑。

  男人将女孩妥善的放在床上,轻手轻脚的掖好被角。

  因为男人背着姜昕,所以姜昕始终没有看到他的脸。而此刻转过的脸让姜昕不仅仅感到惊讶,更多的是说不清的恐惧。

  那脸上一双眼睛里满是红丝,就好像是很久没有睡觉的人,带着满满的疲倦和颓废。

  这个男人正是在医院追杀过他的人。

  杜生。

  杜生见姜昕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孩便像着姜昕的方向走来。

  “姜少爷醒真快,不像这个畜生。哦,对了。也可能是药量下的狠了点。”

  杜生说完还咬着牙冷笑一声,用脚狠狠的踢了踢刘星明的后背。

  姜昕这会儿要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他就是个大傻子了。

  杜生这是要报仇,既然法律给不了他想要的结果,惩治不了他所认为的恶人,他就亲自动手。

  地上的刘星明被这一脚踹的不轻,恍恍惚惚的醒了过来。应该是被踢的很疼,刘星明起来的时候还骂骂咧咧的。

  “这他妈的怎么回事,谁踢老子!嘶,头怎么这么疼?”

  刚想挣扎却发现手脚都被绑住,刘星明就像是烤板上的肉,翻来覆去的打着滚。

  一边挣扎一边骂着:“艹。谁把老子绑起来了?”

  “刘、星、明,好久不见啊!”

  刘星明似乎是被点穴了一般,停止了挣扎。

  “杜生?”

  杜生饶有兴趣的蹲在地上,紧紧的盯着刘星明。

  “是啊!大少爷。睡的还好么?嗯?”

  刘星明却并没有姜昕那么惧怕杜生,甚至躺在地上还啐了一口。

  “变态。”

  杜生站起身来,带着冷笑俯视着。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只即将被碾死的蚂蚁。

  俩人就这么对峙着,直到杜生的电话响了。

  杜生拿出电话看了一眼,表情愈加狰狞。说不清是愤怒还是兴奋,整张脸都扭曲着。

  “喂。”

  “好,我知道了。”

  杜生挂断了电话便离开了房间,房间里刘星明仰躺在地上,看着开满鲜花的天花板,又是哭又是笑。

  “刘星明,你怎么了?”

  刘星明这才注意到姜昕也在,滚到沙发边上靠着沙发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怎么也被绑过来了?”

  姜昕一听气就不打一出来,:“还不是被你的那点破事连累的,我又不是真的杀人凶手。”

  刘星明还在环顾四周,难得一见的严肃。姜昕被他引出了好奇心,急着问:“你看什么呢?”

  “这里好像是星月的房间,可是我记得她并没有养着么多的花。”

  姜昕被刘星明的一句话惊出一身冷汗,“你说这是刘星月的房间?杜生喜欢刘星月是真的?”

  刘星明冷哼一声,“他那不叫喜欢,他就是个变态。”

  姜昕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那床上的,不会是刘星月吧!”

  因为姜天策的原因,这两个案件姜昕已经算是烂熟于心。两具尸体全部都是不翼而飞,加上监控录下杜敏的尸体诡异的行为。

  姜昕总觉得床上的刘星月会不会突然的跳起来,‘大展拳脚’一番。

  刘星明听了姜昕的话激动的想要站起来,不过他忘记了自己被捆的结结实实。好在摔在沙发上倒不至于受伤。

  “你说什么?”

  因为铁艺床床脚较高,所以坐在的地上的刘星明根本看不到床上的情况。可现在坐在沙发上,床上的人,完全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姜昕见刘星明突然噤声,估摸着事情算是让他给猜着了。

  刘星月的尸体一直都在杜生手里。

  刘星明低下头,再抬头时已是满脸泪水。

  “我要杀了杜生这个变态!”那语气似乎要把一口牙齿统统咬碎。

  姜昕缩在一边尽量减轻自己的存在感,他觉得这里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啊!怎么就把他给卷进来了?

  不行,我得自救。

  手机!

  姜大市长因为案子的事情最近经常性的没收手机,姜昕便在自己常穿的帽衫帽子里侧缝一个小口袋,里面装着迷你手机。

  本来不过是小孩子的淘气举动,现在却变成了救命的关键。

  “刘星明,咱们不能束手就擒!咱们得自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