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大脑短路的魔头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980 2019.03.17 13:02

  赵多宝的大脑以及身体各个部位在一瞬间集体罢工,放弃配合工作。

  “前辈,我们误闯进来实在不对。晚辈出去一定赔给您。您看行么?”

  赵多宝稍稍抬起头,从余光之中看到这人身上闪瞎眼的魔气量,更晕了。

  床上的嫡仙此时也打量着赵多宝。因为情况紧急,赵多宝还是穿着白日的一身运动装,仅仅是在外面加了一件冲锋衣,脸上还扣着之前的防毒面具。

  不过,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倒是生的好看极了。床上的嫡仙可不认识什么冲锋衣,只觉得这衣服难看至极。

  余光撇了撇还昏迷的陈铁柱,也是奇装异服。许是他睡的久了,现在人都穿着如此难看的衣物?

  “汝可知,流云锦缎,价值几何?”床上的嫡仙抬了抬下巴。

  见赵多宝没说话,便伸出三只白玉般的手指在赵多宝面前晃了晃。

  “一尺便要三千金,有价无市。”

  赵多宝这会脑袋算是转轴了,这意思是说我赔不起啊!要不然我给你洗干净了?再暴晒一下?这洞里阴暗潮湿,刚好帮你消消毒?

  可赵多宝也只敢在心里吐槽,确实是他们闯入在先,弄脏被子在后。只得继续低下声音企图私了,不然怎么办,公了又打不过。赵多宝这点好,知道自己的斤两。

  赵多宝心里算计,嫡仙也没闲着。此番醒来,不知是何年间。光看两人奇装异服便可知道与他沉睡之时并非一个时代。他要出去,定会诸多不便。有个人使唤,总比自己横冲直撞来的容易且不失身份。况且,这人长得不错,看着也还算顺眼。

  嫡仙看着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着的赵多宝,倒是先开了口:“不要妄想了,吾得物什岂是平平常常即可寻得。现到有一法子,汝可愿?”

  赵多宝心道,老虎爪子放我头上问我感动不感动?我说不愿意行?

  表面上却低声道:“您说。”

  “吾此番醒来,身边没有随侍十分不便。便收下汝做奴,不但不治汝弄脏锦缎之罪过,还恩典你做我的随侍。如何?”

  不如何,太不如何,我好端端的做人奴才。还是给一个魔头当奴隶,他爷爷知道能活活打死他。呵。如何个屁哦!

  赵多宝脑内疯狂运转,这人说话文邹邹的,又说什么此番醒来,怕是不是道睡了几个世纪。赵多宝眼睛一亮,哐得住!

  “前辈,您不知道,现在可不流行什么奴才了。”

  大魔头听了赵多宝的话皱起了眉头。

  “何为流行?”

  见那人皱眉,赵多宝加了把劲,“流行就是上流的能力者大人物的行为,叫做流行。”

  不知道是不是赵多宝这把劲加大了,大魔头眉头皱的更紧了。

  “那现下流行?流行什么?”

  “流行拜把子,八拜之交。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就是你死我也死,多么的可靠,多么忠诚。”

  “把子?把子是谁?为何要摆?”

  赵多宝真的被惊呆了,史前人类么?

  “咳咳,前辈就等于两人结了契约的意思,不能背叛,不能伤害,互相帮助,当然两人之间是平等的。”

  不知道是不是赵多宝的幻觉,总觉得石室里的温度变低了。似乎连空气都凝固了,甚至连水滴声都格外清晰。

  赵多宝说完也是心虚,人家一个大魔头生气了没准就直接杀了他。

  “吾当然知道,不过考验于汝。看汝资质可否堪当大任而已。”

  大魔头说完,还哼了一下,顺带赏了赵多宝一个眼白。

  “是,是。前辈当然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华上下五千年,无所不知。这么简单的流行,前辈即使是睡了很久也可以轻轻松松跟上的。”赵多宝紧跟上了一个十分响亮的马屁拍的大魔头心情十分舒畅。

  赵多宝再接再厉说道:“那前辈可是愿意与我结拜?”

  大魔头上下打量了赵多宝几十个来回,他一个魔仙,居然要跟一个凡人小孩子结平等的契约。不爽却又骑虎难下。不答应便是承认自己跟不上流行?跟不上什么的。

  他可是天才,不过三千年便成仙的天才。大魔头气的的一甩袖子说:“可。”

  赵多宝好歹算是舒了一口气,可算是糊弄过去了。

  大魔头一个身法便立于赵多宝面前,抬起手,食指点在赵多宝的额头上。就在接触的那一瞬间,大魔头的指尖有如爆发如白昼般的光茫,无数字符漂浮于空中,排列组合,又瞬间打入道赵多宝的脑海之中。

  赵多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额头,那里还留有些许温度。从始至终赵多宝都是懵的,只是感受到转瞬即逝的炙热。

  至于空中的字符,赵多宝表示如果有断句,他或许能认识一个逗号。

  这边赵多宝忽悠着大魔头跟他结拜以避免自己成为新社会的卖身奴隶。算是有惊无险。那边老爷子可没这么齐乐融融。

  要是赵多宝此时在的话,便会明白赵老爷子这是非常生气了。

  可惜,蔺缘修不懂,这帮子乌鸦人更不懂。

  见赵老爷子开口,蔺缘修回答道:“恕晚辈无理,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望老爷子见谅。”

  赵老爷子也没说话,呵了一声便不再做声。

  “我的妻子中了魔心咒。”

  赵老爷子闻言一愣,随即说道:“老拐子的金货是你买走的?”

  “是晚辈收的。那是一片金简,上边所刻的字符并不是我们有知的任何一个国家任何年代的字。我妻子是研究古文字的,便十分欣喜。每天都会研究把玩。我妻子心性善良,前几日却对家里保姆大发雷霆,甚至用花瓶砸了对方的头。这几天尤其严重,已经食不下咽,并有伤人的迹象。偶尔神智清醒,也会愧疚自己的行为,进而自残。”说到妻子蔺缘修神色柔和,完全没有之前的冷峻气质。而说到妻子所受之苦,更是愧疚不已。

  “那金货是从仙人洞捡回来的,十里八村连个十几岁的毛孩子都知道的事,你会不知道。你说你收了,又说妻子是研究古文字的。你什么初心我尚且不论,可你算是自作自受。如今你堵着我在这,拿这帮子人性命做要挟,当真以为我治你不得?”

  蔺缘修心内一惊,他看着如竹般笔直的赵老爷子,才惊觉自己真的是用错了方式。

  赵老爷子也不是见死不救之人,何况有与蔺缘修的父母是旧识。只是前有赵多宝独自上山,后有以无辜村民性命为要挟。让老爷子着实的有了一股火气。

  “你爹让你来的吧,他应当是告诉你,我能瞧上一瞧你那妻子的病症,即使医治不了,也有药物可缓解直至你找到方法解决。”

  蔺缘修听了老爷子的话,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

  “是,希望您能救救我妻子子性命,今日所有失礼之罪,来日您老如何责怪晚辈都无怨言。”

  “你心疼你妻子没有错,我既然行医。便不会见死不救。可你知道我那孙子独自上山去救人。五六个孩子的性命等着我们去救,而你却堵我在这近半小时。这便是我要责怪你之处。你若真有心,速速让开。”

  赵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却是十分的认真。

  蔺缘修这才知道缘由,本以为是赵老爷子故意为难于他。急忙道:“我与您一同上山,左青他们也可帮忙寻找。”

  赵考爷子点点头,此时不是耍狠的时候。人越多越好,更可况蔺缘修带来的乌鸦们看着就很有把子力气。便招呼着金老头和几个村里的小伙子准备往仙人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