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月圆之夜现原形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154 2019.03.26 23:41

  几个人还是第一次见面一样的黑西装,在赵老爷子眼里他们依旧是一群乌鸦。

  赵老爷子是个黑白分明之人。虽说上次蔺缘修带人堵了赵老爷子,可仙人洞时间也是出了不少力气。几个孩子因为救护车来的及时,现在都没什么大碍。更何况也算是形式所逼,是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所以说,赵老爷子对蔺缘修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蔺缘修也是第一次来,商人习惯使然,余光已经将院子里的情况掌握了个七七八八。

  院子不大,进门位置有一株年头不短的桃树。树冠硕大,枝桠繁多,院内院外皆是其伸展的新枝旧芽。仙人沟回暖快,这会树上已经是花苞累累。仿佛指间轻触的温度就可以顷刻绽放。院子里一间坐北朝南的老屋,虽是老屋却窗明几净。院内杂物错落有致,一副农间田园之风。

  桃树下不远处立一石桌,桌面上有几样小菜。赵老爷子脚底下一坛仙人酿,正和苏晏砚正举杯换盏,赵多宝低头吃菜时不时的与赵老爷子交谈。夕阳像是一只坠弯了树枝的烂熟柿子,照的人恍恍惚惚。

  见蔺缘修过来,赵老爷子唤道:“来得正好,快。”

  蔺缘修也没客气,几步走了过来,便落座在赵多宝与赵老爷子之间。石桌本就不大,四个人坐下刚刚好。

  赵老爷子脚尖拖起坛底向上一提,酒坛凌空而起。

  旋即伸出右手在空中抓住酒坛口沿,给蔺缘修满了一碗酒。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装逼至极。

  赵多宝轻叹了口气,扶住额头。这是喝嗨了。

  又看了看苏晏砚,已经有点眼神涣散。得,俩都醉了。

  赵老爷子的仙人酿放了很多的桃子,入口清甜,后劲贼大!

  曾经年少不懂事的赵多宝偷喝了香甜的‘果汁’,之后就是五脏翻腾,所以赵多宝是滴酒不沾的。

  蔺缘修端起碗敬了赵老爷子,随后放下碗,看了看院子里的某狗。

  “赵爷,我妻子的病。您看什么时候方便去看一看。”

  赵老爷子表情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抬手用手指一下一下的刮着下巴。说道,“清心丹不管用了?”

  蔺缘修迷上眼睛点了头。

  “明天一早你来接我吧。”

  “现在不行么?”蔺缘修皱着眉问到。

  赵老爷子摇了摇头,抬手唤了狗过来。那狗乖乖过来,任由赵老爷子抚摸抓痒。

  “这狗应该也是魔心咒,不过却与你妻子不同。你妻子天天接触金简,这狗没有。那洞口我们设了阵法,人进得去,狗进不去。所以老拐子带出了金简,事后我便和金炳天找老拐子寻物,却被你买去了。之后我们加强了阵法,也警告了村民。”

  赵多宝听着赵老爷子的话倒是恍然大悟,当初他还觉得太低级了。原来是挡这些山精野怪。

  蔺缘修见那狗乖顺与之前完全不同,便说道:“既然都是魔心咒,狗已经被赵爷治愈,那我妻子不是也可以?”

  “这狗应该是在洞外得了什么机缘才会如此,你妻子却是天天接触,怕是更严重。另外,我也只是有9成把握解决了这狗身上的魔气。今天十五,最后一层便看今晚了。”

  赵多宝一直在听着两人的对话,两位都是长辈,也不能插话。

  听到爷爷说道全看今晚的时候,赵多宝对着这狗的情况倒是清楚了不少。

  想必是通过一些方式将魔气压制道体内可控状态,或是疏导出身体之内。

  赵老爷子擅长制药炼丹,金老头擅长阵法。应是法阵辅以药物来处理。今天十五月圆之夜,山精野怪之类的东西会灵气暴动,如果今夜那狗不会有什么异常现象就说明魔气已经被解决。

  蔺缘修听了赵老爷子的话,也只好点点头。起身与赵老爷子告辞,临走还拿了给赵老爷子和赵多宝等人的礼物。

  蔺缘修走后,几人又在外面吃了一会。

  赵多宝看着在他爷爷脚底下撒欢的狗,无比嫌弃说:“爷爷,你怎么想到要救这个狗。”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赵多宝的话,那狗居然跑到了赵多宝的背后贴了贴。背后突然多了一个毛茸茸有暖烘烘的大靠垫,赵多宝屈服了,整个人软了下来靠在上面。

  “蔺缘修的妻子可是个普通人,直接用药可能会比魔心咒更快地要了她的命。”

  赵多宝呵呵,感情您是拿狗试药了。

  赵老爷子还不知道自己孙子那点小九九?、

  “你可别小瞧它,要开灵眼了。”

  眼看着赵老爷子酒碗又端起来,赵多宝赶紧抢下来。怕赵老爷子喝的太多,想着先把酒坛收起来,却发现酒坛正在大魔头苏晏砚的手里。

  苏晏砚正将酒坛口朝下,使劲的晃着酒坛。末了还把脸贴近仔细的望了望。

  这大魔头居然喝醉了?

  赵多宝在心里哈哈,爷爷您真棒。

  赵多宝连托在拽的把苏晏砚送到他屋里的炕上,这硬邦邦的炕自然是没有大魔头那豪华的大床来的舒服。所以大魔头倒在炕上时,嘟囔了一句。说的啥赵多宝是没听见,听见了也没听懂。

  等把赵老爷子也送回屋,赵多宝已经摊在炕上。

  赵多宝觉得,他肋骨疼,头也疼。反正出院了,他要让大魔头把肋骨治好!

  躺了一会,赵多宝还是挣扎着起来。他先把被褥铺好,然后把大魔头转移上去。虽说仙人沟温度已然很暖和,但是早晚还是温差很大。

  不知道这家伙如果不盖被子会不会感冒,就在赵多宝准备去给苏晏砚拿被子的时候。一床银白色的被子凭空出现,轻飘飘的落在了苏晏砚身上。

  这

  被子,太熟悉了。熟悉的赵多宝咬牙切齿。

  流云锦缎。一尺三千金的流云锦缎。

  不知道是不是山里的天特别蓝的原因,显得月亮特别亮特别圆。

  好像一个鸭蛋黄,赵多宝睡着的时候想。

  赵多宝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在一片大雾中,他懵懵懂懂的一路前行,别说看清脚下的路,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赵多宝走到一处,还没站稳脚跟,便被猛的推了出去。之后便是从高处坠落。

  赵多宝猛的坐起身来,才发现苏晏砚也是坐着的。很显然,刚才推他的估计也是这个老哥。

  苏晏砚靠着墙,眼睛看向窗外。只留给赵多宝一个后脑勺。

  赵多宝顺着苏晏砚的目光看去,也是吓了一跳。那狗此时身躯暴涨,一身魔气骇人十足。

  想起爷爷白天说过,‘有9成把握吧!’

  您这是九成?还差一层?

  您这分明是还差9层。

  赵多宝翻身下地,先是看了看赵老爷子有没有起来,随后便往院子里去。

  苏晏砚也是紧随其后。

  俩人到院子里的时候,那狗就差来一嗓子狼嚎,一展歌喉了。

  “你爷爷的方法看来只能压制这股魔气。”

  赵多宝只好脑内自动翻译,那就是在人身上或许有用。但是如果体内魔气爆发或者是像这个狗根本就不行!

  赵多宝满脸堆笑,“苏哥,你给看看呗。啊?”

  苏晏砚撇了他一眼,顿时魔气冲天而起。那狗立刻怂的趴在了地上,抖的就像拖拉机上的沙粒一样。

  苏晏砚将手掌放在狗头之上,慢慢的狗竟然不抖了。仿佛是晒到太阳的懒猫,化成一滩‘狗水’。

  片刻之后,大魔头收回了手。那狗身上竟然一丝魔气也不见了。

  不过,赵多宝现在没看到。因为他忘记带面罩了。

  这会狗倒是不抖了,他抖。后背一层冷汗将薄薄的衣服打透。被风一吹,透心凉。

  所以当某魔头回头炫耀的时候,赵多宝已经快昏过去了。

  苏晏砚收了魔气,过去扶起了赵多宝

  “我忘了,你魔气过敏。”

  赵多宝这会是真难受,也忘记了贫嘴。

  “没事,你下会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做个准备。”

  俩人正想着回屋,就看见杵在门口的赵老爷子笔直身影。

  赵多宝想,晕了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