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我是小锦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南瓜子杀虫

穿越我是小锦鲤 天麻虫草花 2046 2021.05.07 01:00

  “很好,你快去把没炒好的南瓜子给我。有南瓜子在,我炮制一翻,再研磨后,给童儿吃上一段时间,就能杀死他体内的虫儿的。”那婆子端来的瓜子正是南瓜子。

  南瓜子是干燥成熟的种子,呈扁椭圆形,一端略尖,外表黄白色。

  气香,味微甘。以干燥、粒饱满、外壳黄白色者为佳。

  南瓜子归胃、大肠经,具有驱虫的功效。

  用于绦虫病、血吸虫病最佳,对于驱蛔虫效果没这么好,但是多吃上几天,依旧可以驱蛔虫的。

  “好,老奴这就去。”那婆子看了一眼柳氏,她见柳氏点头,那婆子放下已经炒好的南瓜子,人便往一辆马车走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婆子取来了一个布袋递给莫天音。

  莫天音接过来掂量了两下,差不多是有一斤多重的样了。

  按照南瓜子,炒黄、碾细末。每日服60g,分二次,开水冲服。以十五日为一疗程。

  这些南瓜子差不多够柳童吃上一个疗程的了。

  “莫姑娘,可要奴婢帮忙的地方吗?”候在一旁的青青问道。

  “你可会药材炒黄。”莫天音问道。

  “奴婢只会些简单的医药之理兼顾熬药材罢了,至于炮制并未学呢?”青青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自己年纪比莫姑娘大么多,懂的东西还没她多呢?

  “不会不打紧的,我今日便教你。先弄来一个小锅子和小铲子,洗净放入火堆上预热。三哥你来烧火了,火不要烧的太大,就烧成平时小火炖煮东西那么大些就是了。”

  “好,我来。”莫天阳是典型的妹控,只要莫天音叫他干啥,他无条件的答应和信任天音。

  莫天阳一听叫他烧火,莫天阳立马接过烧火的活儿,并且在莫天音的说道下,烧成她满意的小火。

  “莫姑娘,东西都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药材炒黄就是将净制或切制过的药物,置炒制容器内,用文火或中火加热,并不断翻动或转动,使药物表面呈黄色加深,或发泡鼓起,或爆裂,并逸出固有气味的方法。

  要是起初刚学的时候,不知道炒黄到什么程度,你可以抓一些生的药材放在一旁,炒制时与生品比较,颜色加深即可。

  其二:种子类药材,炒制时发出爆鸣声,当爆鸣声减弱时即达到炒制程度,但不能等到爆鸣声消失。

  其三:种子类药材炒制中会有固有香气逸出,闻到香气时就预示着炒好了。

  其四:当看表面和听爆鸣声仍无法辨别,看种子断面。当断面呈淡黄色时即为炒好了。”莫天音先是抓了一些生的南瓜子放在一旁,其余的全部给倒进锅内,手拿着铲子不断的有节奏的翻动,防止炒过头,她口中不断的言传身教的教青青如何炮制炒黄药材的。

  青青侧耳倾听,很是珍惜这个机会的。

  毕竟倾囊相授,她哪里还有不珍惜的道理。

  徒弟学会饿死师傅的,很多时候,做师傅的都会留一手,防着这一招的,更何况还是学医之术。

  女子学医更是艰难的。

  一则是需要师傅教,二则是要看徒弟的悟性和聪慧,毕竟有句俗谚不是这么说的吗?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的。

  三则的话。

  女子除却不方便抛头露面同男子学医之外,还有一者是,有些家传下来的秘方医术只传男不传女的。

  这才导致了这世道女子学医的艰难。

  也导致了这世道女大夫根本就没有的,有的也只是会一些粗浅基础的医理的药女,大夫都是男大夫的。

  这也意味着,女子看病颇为艰难的。

  毕竟有些女子的私己的病不好宣之于口,又不能查看诊脉下来,大夫不能够对症下药下去,原本是一些小病小痛的,导致没有及时治疗之下,拖延成大病,最终走向死亡了。

  这也是这个时代,女性的可怜之处。

  倒是一旁的莫秀才他们,听着莫天音教青青那丫鬟如何炒黄,他们听的津津有味,没有不耐烦的样子。

  特别是烧火的莫天阳,竖起耳朵来,听的特仔细的。

  莫天音见状后,她在莫天阳脸上看了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双目微微的一亮,随即,在心里头点了点:‘此事可行’

  “好了差不多了。待会冷却之后,就可以碾碎成粉末给童儿吃的。有碾钵没有。”炒至好后,取一碟子盛出装好之,莫天音递给青青的时候,她想到这个问道。

  “有。”

  “那就好,碾碎成粉末之后,开水冲服下去,要是明早童儿要大解的时候,注意些,或是多拿一些厕纸或是筷子一块去。”莫天音交代的道。

  “这是为何呢?”一旁的柳氏听到这话,她顿时不解的问道。

  “明早你们自然是会知道的。”吃了南瓜子磨成的粉下去,驱虫的效果见效之后,柳童大解的时候,他体内的蛔虫会随着的大解的时候,从体内出来。

  而且是活的蛔虫,或是半死不活的,随着大便掉出来,或是有些紧紧的攀附尻,需要拿厕纸或是筷子夹下来,那些蛔虫才会从体内出来的。

  不然的话,有些蛔虫会直接缩进去柳童的体内的。

  莫天音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也吃过蛔虫的药,那个时候没有肠虫清,吃的是一种宝塔糖的药。

  第二天晚上吃下去,第二天早晨如厕的时候,拉出来的都是蛔虫,那个时候,可吓到天音了。

  这个药只能够杀死蛔虫,不能够把蛔虫化成水的。

  南瓜子磨好粉,调和好之后,喂给柳童喝下,又安抚他睡下了。

  如今时辰也不早了,柳氏见天音打着哈欠,有些困乏的样子,她张了张口,有些话没说出来,随后她看了看外边的天色。

  雨一直还在下,丝毫没有停歇下小一些的样子。

  另一边,李氏和莫天琴、莫天画娘三个在另一边铺好床铺,再烧热水,准备洗漱睡觉了。

  今夜有柳家仆妇和侍卫守夜,倒是省下莫家父子几个守夜的。

  饶是如此,因为下雨,莫家的被子不算厚,也不多,在睡觉的地方多烧了几堆柴火取暖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