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白玉楼庭师的一己之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明明你自己长得这么好看还去骚扰别人

  感谢白ケツ、夏秽、不可直诵其真名之无上存在、请叫我大爷2、轻狂丿灬书生、枫茗、土豆强了马铃薯、书友20180409221914910、小璇玑的推荐票。另外讲个鬼故事,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接下来的情节是什么了。

  自我介绍完毕之后,想必全班的同学都会对琉璃与依文洁琳印象深刻,毕竟一个是中二病萝莉,一个更是骗走了班上全部男生的眼睛。班主任仔细看了看班上的座位分布情况,对着一名脸色孤僻的少年道:“贰村剑辅同学,你去和绯村潇洒同学坐在一起吧,然后让依文洁琳同学坐你原来的位置。”少年原本坐的位置就在土宫神乐的旁边,这下一个调换,就是将依文洁琳安排成土宫神乐的同桌了。

  “嗨!”少年点点头,就是收拾起自己的书包,走向绯村潇洒的旁边空无一人的座位上坐了下去。他和绯村潇洒是班上第一不受欢迎和第二不受欢迎的人,此时坐在一起,一时间竟是完全无言,气氛极其的尴尬。

  “嗨,神乐酱。”依文洁琳打起精神对着土宫神乐打了个招呼,这对于真祖萝莉来说,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土宫神乐也是笑着对着依文洁琳点了点头。

  “至于西行寺琉璃同学……”班主任摸着下巴,目光在教室中逡巡着,思考着给琉璃的座位安排在哪里比较好,当他的目光投在一名身穿和琉璃一样穿着和服的少女、不同的是,少女拥有着一头姬式的深紫色长发,与琉璃银色的长马尾完全不同,班主任的眼睛一亮,直接就是说道:

  “西行寺同学,你就坐在鹭之宫伊澄同学的旁边吧。”

  “啊。”少女似乎是并没有想到老师会这么安排,所以不由得轻声惊呼了一下,随后反应了过来,红着脸捂住自己的小嘴,不好意思的站起身道:“抱歉,先前失礼了,请西行寺同学以后多多指教。”

  琉璃被少女这么多的礼数弄得不好意思,也对着少女还了一礼,惹得少女又是一阵脸红,琉璃心中一阵无语,怎么这么容易害羞,搞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两人这么一番见礼后,气氛也十分的古怪,琉璃是觉得这名叫做鹭之宫伊澄的少女动不动就脸红,都不好意思找少女说话,而少女则是红着脸,看都不敢看琉璃一眼。直到班主任咳嗽了一声,道:“接下来开始上课。”少女的精力都投入到老师所讲的课程之中时,琉璃的不自然感觉才好了许多。

  “若是要求极限,必然要明白洛必达法则,说到洛必达法则,我们得先从拉格朗日定理说起……”班主任是教数学的,此时在讲台上泛泛而谈,边说边在黑板上划下琉璃认为是天书般的文字。

  渐渐的,不知不觉,琉璃只感觉黑板上的图案越来越小,眼皮子越来越重,之后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不知何时,竟是睡着了。而班主任在讲台上讲的兴起,正在推理二十四基本公式,丝毫没有注意到琉璃已经是趴在桌子上了。

  与他表现相同的还有坐在土宫神乐旁边的依文洁琳,依文洁琳此时倒是认真的坐在座位上,但是若是仔细看她,就能从她的眼睛中看出一圈一圈的漩涡。

  “神乐酱,这讲的是你们这个世界的驱魔咒语吗?”依文洁琳san值狂掉,仅仅清醒了片刻,便再次陷入了神志不清的境界。

  土宫神乐则是侧着头看着琉璃在那边趴着睡觉,口中无意识的回应着依文洁琳无意识的问出来的话:“不是,驱魔咒语比这个简单多了。”心中则是想着:“这看着就跟普通的学生没什么区别,真的是活了一千多年的妖怪吗?”

  另一边,沉浸在睡梦中的琉璃只感觉有人在扒着自己的手臂,于是从梦中醒转,睁开眼睛,看向扒自己手臂的方向,却见鹭之宫伊澄红着脸,轻轻的递过来一张纸条。

  琉璃接过纸条,还没看上面写的字,心中一震,想着:“该不会是情书吧。”随后打开纸条一看,之间上面用清秀的字迹写着:“琉璃君不应该睡觉的,应该好好听老师上课哦。”字里行间,琉璃感觉到一股单纯的关心,仅仅是担心自己的同学上课睡觉荒废了光阴,这单纯的关心让琉璃不由的对自己先前的心理波动感觉到一阵惭愧。

  “好吧,我不睡觉了。”琉璃在纸条上写上这么几个字,随后将纸条原样的折好又递给鹭之宫伊澄,鹭之宫伊澄伸手过来接的时候,琉璃不小心触碰了一下鹭之宫伊澄的手指,鹭之宫伊澄身体轻轻的一抖,脸上的红晕一路到了脖子。

  而琉璃则是眯起了眼睛,细细的盯着鹭之宫伊澄,似乎是琉璃的目光太过炽热,鹭之宫伊澄竟是首次在上课的时候开口,尽管轻声细语,可是话语间满是羞恼:“西行寺同学,请认真听讲。”

  琉璃这才似被惊醒,开口道歉道:“真是万分抱歉,先前想到了一些令人在意的事情。”随后便没有在看向鹭之宫伊澄,而是看向老师,双眼放空,在思考一些事情。而这一切,都被一直在看向这边的土宫神乐收入眼下。

  “是在骚扰鹭之宫同学吗?”土宫神乐一下子就得出了结论,心中失望的想着:“还真是个好色的妖怪呢,明明自己就长得那么漂亮。”也不怪土宫神乐如此的揣测琉璃,实在是他先前的动作像极了登徒子,更别说他还强行封印了依文洁琳将其留在自己的身边。

  琉璃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经在土宫神乐的心目中变得极差,反而是接着思考自己的事情。就在先前不小心触碰到鹭之宫伊澄的手指的时候,琉璃晦涩的感觉到一股灵力,并且这股灵力还带着一丝熟悉的感觉,是八云紫的感觉。

  “灵力很难察觉到,应该强度上比我还高,如果不是她好像无法完全控制这股灵力,而且我刚好触碰到她的话,我应该也是感觉不到的。”琉璃深思着,自己按照自己的分级的话,是处于第三阶级,若是按照妖怪间的分级的话,并强凶狂,自己当是在凶下,而这股灵力总量怕不是在凶上甚至到狂级了。

  “而且还有这股熟悉的感觉,是隙间的感觉。”琉璃自己脑海中也拥有着能够穿梭世界间间隙的世界树,说起来也算是隙间妖怪?对于这种隙间的气息一点都不陌生,更别说还经常有一只货真价实的隙间妖怪常年的跑过来偷窥了。

  “是八云紫吗?她想干什么?”琉璃可不会忘记这里是千年后的世界,再说隙间的气息哪里是那么随随便便就有的,必然是八云紫干了事情,而八云紫在两百年前就带着妖怪们神隐了,这究竟是她的算计还是偶然,琉璃琢磨不透。

  而时间就在琉璃这么琢磨的时候一分一秒的流逝了,随着下课钟的响起,琉璃的思绪也被打破了,只听得班上一片嘈杂,不远处一名长发女生道:“千鹤,我们去中庭吃便当吧!”正是真锅美红。

  柳濑千鹤顿时哀叹一声:“啊,我得去食堂,昨天晚上忘记做便当了!”

  琉璃听的一阵恍惚,貌似,似乎,上学还得自己带便当的?然后目光投向仿佛获得新生一般的依文洁琳。依文洁琳跟琉璃虽然接触的时间不久,但是琉璃这么一望,依文洁琳就知道琉璃是什么意思,直接偏过头道:“别看我,身为真祖,平时有那么多奴仆,我像是那种会自己动手的人吗?”

  “唉,”琉璃听见依文洁琳的话,深深的叹了口气:“也是,居然对你抱有期望,我真是个蠢货,毕竟你可是个废柴啊!”

  “你!”依文洁琳被琉璃再次气到了。而琉璃并没有理会她,而是将目光投到土宫神乐的脸上,而土宫神乐还没说话,耳边便是传来一个细如蚊呐的声音:“琉璃君没有带便当吗?不如吃我的吧,正好我昨晚做多了吃不完。”

  琉璃转头一看,鹭之宫伊澄低着头,双手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一副害羞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