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记述伟大的魔法师以及其他琐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六 佚名

  “知识越多越邪恶。”这句民间谚语不是没有道理的。Ꮬ成天窝在屋里看那些死人的书,难免会想的越来越左,杞人忧天。他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费尔巴哈有多自由。

  在传教者离朝到不动星的第一次远征的这一段时间里,费尔巴哈是全世界上最为自由的君主制国家。在费尔巴哈的大街上,你的谈话不论是关于政治、经济、文化,决斗、美人、绘画。只要不动手,不说王,都没有人会来抓你。这何止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原来的巡逻队、宗教裁判所也都取消了,一切死刑也都废除了。通奸、杀婴和堕胎者也都敢上大街上走了。什么狼人、鞋会、无定者,狮子、女巫、魔衣橱,也都没有人烧了。当然,这都是表面现象。要说到思想,那真的是天马行空、随心所欲。只要敢想就可以说,没有人因为违反教义而收到惩罚。虽然当时有脑子的人都被大披铅者派走了,能称得上是思想的只有他和塔楼上的法师。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骑士们被法师赶走了,大披铅者在往外派传教士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整个帝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变法运动。帝国内那些领主和国外不安于古日耳曼法(英美法系)的统治,活的不耐烦了,非要去实行什么罗马法(大陆法系)。德国人干的事情,就没有一件不是乱七八糟的。这变法不仅各个国、各个市不一样,甚至各个乡、各个村、各个城堡也都不一样。那些学者也不懂什么叫罗马法,见着死亡税就是奴隶,见着规范化就是收钱。反正就是变着法儿的把自由农往死里逼。其实罗马法确实比古日耳曼法强得多,不是说找五个傻子七个疯子就能判你无罪,凡是案件都要查询一千七百多万个案例什么的。但变法要有一个前提,要有一个领导一切的核心人物(比如大披铅者)。结果现在国内的变法是越变越乱,越变越糟。现在的帝国就好像一滩烂泥,污浊、腐臭又清理不干净。大披铅者逮着这个机会可劲的往国内派人,可篓子的往里派。可派到后来,人“真的”派没了。

  先帝治下的神圣罗马帝国也不是铜邦铁底,这七年来也被妖魔鬼怪们闹的差不多了。什么浸礼会,长老会,共济会,再洗礼会乱七八糟的教派一大堆。可要说真把那些土老帽给弄反了,不一个村派去一两个挨家挨户的去唠嗑也真不行。先前大披铅者派去了五千多传教士,不够。剩下的一万五也派上去了,还是不够。他狠了狠心,把自己的卫队,七教堂的所有教士,连朝廷中的所有文职人员也都派出去了,还是不够。

  这可怎么办呢?大披铅者可犯了难了。最后他开始办班,把教堂下四等的杂役。什么开门的、扫地的、端烛台的、捡蜡烛头的都聚集在了一起。讲了半个小时的大课,也都派到国内去宣传福音了。可这种东西和销售一样,你怎么招都缺人啊。大披铅者最终还是没敢动近卫军、城防和贵族。但他把剩下的一切,什么石匠工会、木匠工会、裁缝工会、铁匠工会,什么酒馆老板、学徒伙计、游吟诗人、残兵败将,连带着那堆歪瓜裂枣,什么嘎杂子、琉璃球、流氓、阿飞、狗腿子、美国兵一股脑的都派过去了。

  两万传教士的时候大披铅者还给他们讲课呢。到了最后,大披铅者就是巡视一圈,“记住。你们此去是去宣传福音,赞美上帝。”然后一挥手,把他们就全送出国去了。说来也怪,巡夜的没了,盗贼也无有了。现在的费尔巴哈到真到了“众人熙熙如享太牢”的上古黄金时代。不但晚上,就是白天也没有闹事的了。这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太平盛世啊。

  “Yao xi ”大披铅者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和四位前来情愿的老太太喝着茶。“卫道士”卡霍恩在一边为他们端茶送水。红衣主教府中就只有他们六人。“我的,怠慢的没有。那个门房的,出去传播福音的 yimas。”

  “赞美天主”那四个老太太一齐在胸前划着十字。

举报

作者感言

李名华

李名华

注意再洗礼会。

2019-06-13 01: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