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足坛潇洒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采访

足坛潇洒哥 二胖的监护人 2210 2019.09.10 19:12

  第二天下午,张扬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来到了训练场。

  前天的胜利让大家喜气洋洋,毕竟球队近况不佳,不管是球员实力,还是球队经济条件,都处以一个低谷期。

  但现在不一样了,球队现在多了两大强援。

  一个是中国神奇小子张扬,另一个,就是从拜仁自由转会而来的皮萨罗。

  别看拜仁瞧不起皮萨罗,但在法甲,他还是属于相当强力的前锋。

  训练中萨科他们为了防守皮萨罗,也吃了不少苦头。

  “这里!”

  张扬穿着替补组的背心,朝着皮萨罗挥挥手,背靠住后卫的皮萨罗不停球直接回做,禁区前沿的张扬拉弓射箭,皮球直挂死角。

  “传的好!”张扬和皮萨罗击掌道。

  令张扬感到奇怪的是,皮萨罗刚一来,对他的好感度就有40了。

  难道这家伙对男的更有兴趣一点?

  张扬不置可否地想着。

  他哪里知道,在目睹了他的表现之后,皮萨罗才觉得,自己来到巴黎真是个正确的选择。

  两人的黄金搭档也让保莱塔开心不已,将自己的职业生涯末期全部奉献给巴黎的葡萄牙人自然不想看到球队战绩一落千丈。

  现在好了,有了他们两个,球队只会越来越好,他也可以安心退役了。

  然而卢因杜拉却是龇牙咧嘴的,他刚刚被后卫踢了一脚,这会还疼着呢。

  皮萨罗与张扬有多开心,他现在就有多烦躁。

  唉,要不自己也转会算了。

  张扬没由来的觉得自己和皮萨罗相当来电,配合起来一点都不生涩。

  一场训练赛下来,他开始对球队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张!”

  休息的空档,张扬还在拉着皮萨罗聊天。

  秘鲁人并不懂法语,张扬的英语又是初中水平,两人交流起来还需要保莱塔做翻译。

  不过比起当初在青年队和帕托什打手语交流的方式,现在这种明显好多了。

  听到主教练的召唤,张扬扭过头去。

  “有两个人想要见见你。”勒冈看上去不怎么乐意的样子。

  谁啊?

  张扬挠挠头,跟着勒冈来到训练场外。

  李凌和刚刚从国内赶来的马子昂已经等在门外了。

  马子昂作为摄制组的成员,先行来到巴黎,和李凌汇合。

  至于其他人手,因为设备设施的关系,他们必须等几天才能来到巴黎。

  看到李凌的瞬间,张扬有些惊讶道:“你怎么?”

  勒冈问道:“你们认识?”

  “认识。”张扬点点头,看向教练,“昨天他想要采访我,我告诉他,必须得到球队的认可才行。没想到,教练您竟然被他说服了?”

  勒冈瞥了李凌一眼,此刻这个中国人脸上的微笑,落在他眼里,怎么看都是得意的笑容。

  “哼,你们只有15分钟的时间,想问什么就赶紧问吧。”勒冈拍拍张扬的肩膀,走回去继续监督训练了。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体坛周报》的记者李凌!很高兴认识你!”李凌拉着张扬手握了握,马子昂大约有30岁左右,也是个老球迷了,看到张扬的瞬间,不禁有些惊讶这个小子竟然如此年轻。

  “都说少年老成,果不其然,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沉稳多了。”马子昂笑道。

  “还好吧。”张扬挠挠头,“咱们这就算是开始了?”

  “没事,你随意点,就像是平常聊天一样。”李凌干脆一屁股就坐在草地上,马子昂也不含糊,跟着坐下了。

  看着这两人貌似轻松、写意的样子,张扬突然觉得没那么紧张了。

  他也是第一次面对记者,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被李凌这么一搅和,哪里还知道什么叫紧张啊。

  “关于你的事情,我们做了详细的调查,包括你是怎么来到巴黎、以前做什么的,我们已经掌握了第一手的资料。”李凌先给张扬提了个醒,“这些内容一旦公开出去,肯定能够引起读者的极大反响,也能为我们爆=《体坛周报》带来极大的利益。但我想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想公开,我们绝对帮你保守秘密。”

  张扬耸了耸肩,说:“你们不说,过一段时间也会被其他媒体知道的,所以我是无所谓的,只要你们不乱写就行。”

  李凌笑道:“放心,我们可不是什么为了吸引眼球故意编新闻的无良媒体。”

  马子昂已经放置好了录音笔和DV,对准了张扬。

  “好,时间不多了,我们赶紧开始吧。”

  15分钟的时间过得很快,当勒冈派助理教练过来赶人的时候,李凌简直恨不得再续上一个小时。

  可惜,勒冈非常坚决,今天的采访只能到此结束了。

  李凌为了赶时间,只问了一些相当官方的问题。直到最后,他才提出了一个和张扬私人生活有关的问题。

  “在这里有没有交到朋友?”

  要知道,中国人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腼腆、内敛、中庸,这种性格在国外是很难吃得开的。

  就像当初的董芳卓,训练的时候话也不说,在场上也不和其他人交流,这样怎么可能进步啊。

  李凌对此也有自己的担忧,他生怕张扬变成第二个董芳卓,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天赋。

  没想到提起这个,张扬反而滔滔不绝道:“那可多了。我刚来球队的时候,就和青年队的帕托什成为了好朋友。当时我的法语还不是很好,只能连比划加猜的和他交流。还有多米尼克一家,我现在借住在他家,他和他女孩奥黛丽对我挺好的,我们是很好的朋友。还有叽哩咕,哦,是萨科,他一直缠着我叫我教他中国功夫,今天你们没来之前,我实在是拗不过他,教了他一套广播体操,你们可千万别戳穿我啊。嗯,还有还有、”

  马子昂和李凌笑着看向张扬,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了啊。

  采访结束时,张扬也有些意犹未尽。

  好久没和同胞聊天了,可把他给憋坏了。

  还是说汉语的感觉好,法语实在是太累舌头了。

  “张扬,这些资料我们马上发到国内,相信很快就能登在下一期的《体坛周报》上了。到时候,我带一份给你。”李凌收拾东西,对张扬说。

  “你们还会来吗?”

  “当然了。”李凌不顾勒冈不满的目光,语速加快道:“上面要求我们两个留在巴黎,负责对你跟踪报道,每一场比赛、每一个进球、你的每一次精彩发挥,都会传回国内。好好加油,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

  “好了好了,赶紧出去吧,你们已经超时了。”勒冈不耐烦地驱逐李凌道。

  “再见,张扬!”

  “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