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足坛潇洒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黑色三分钟

足坛潇洒哥 二胖的监护人 2145 2019.09.05 17:14

  巴黎,世界浪漫之都。

  在这里,你能够目睹埃菲尔铁塔的雄伟,能够见证卢浮宫内千万艺术品的光辉,能够品尝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能够见证一出又一出属于艺术、文雅、历史、浪漫的奇迹。

  能够置身巴黎,是每一个文艺青年都梦寐以求的事情。近年来,无数的中国年轻人奔赴巴黎,只是为了能够呼吸这里的空气、享受这里的蓝天、憧憬这里的浪漫。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一个垂头丧气的中国小伙子无关。

  身材健硕、头发锃亮的他,正坐在巴黎著名跳蚤市场——雅克市场中的一个小酒馆里,苦闷地喝着基尔酒。

  基儿酒(le Kir)是一种混合了黑茶荐子甜酒及白酒的调酒,尽管喝起来非常甜美,但其实这类调酒所用的基酒,都是较次等的白酒。因为加入了水果甜酒,才让人觉得美味无比。

  这个年轻人名叫李凌,他是中国《体坛周报》的“资深记者”,其实也就干了两年,一半时间都在扛机器、帮忙提包,毕竟是实习生嘛。

  好不容易转正了,工作走上正轨了,收入提高了,房价下降了。

  女朋友却跑了。

  “对不起,我们之间可能并不合适。”

  恋爱三年的女友冷漠地向着李凌说出了这句决绝的话,接着蹦跳着坐进了路边的宾利车里。

  李凌安慰自己,她并不是贪财,只是喜欢50岁的大叔而已。

  失恋的李凌魂不守舍,主编强行给他放了假,让他出来旅旅游、散散心。

  结果来到巴黎,到处都是恋爱中的、刚刚恋爱的、正要恋爱的、想要恋爱的男男女女,到处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息。

  李凌更难受了。

  他只好躲进了雅克市场,让一群散发着狐臭的大叔包围自己,这样才觉得安心了不少。

  这家小酒馆名叫“我的叔叔于勒”,这本是巴黎著名作家莫泊桑的一个短篇小说,却被拿来当做店名,着实有些奇怪。

  李凌的法语还不错,能够听懂来来往往的客人在嚷嚷着什么。

  现在已经是晚上7点20分了,雅克市场的人却还是很多。

  那些没有固定摊位、只能用一张桌布在地上摆放自己家商品的,已经走了,留下的全都是租赁了廉价店铺的商店,供附近居民区的人晚上出来溜达、游玩。

  现在,“于勒”酒馆里挤满了说话粗俗、头发油腻、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也有不少年轻人,嘴里叼着香烟,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讨论着女人。

  “于勒!”

  一个胳膊上纹着船锚的大胡子闯了进来,冲着吧台后面的瘦弱老板嚷嚷道:“老规矩!”

  原来这个老板,真的叫于勒啊!

  李凌有些好笑地看着老板,那大胡子抢过遥控器,按了两下。

  “维克托!前两轮老规矩咱们可都打平了,今天你还来老规矩?”于勒笑道,给维克托上了一大杯扎啤。

  “好!双方球员入场!”

  嗯?

  听到这个熟悉的讲话方式,李凌扭头看向悬挂着的电视机。

  屏幕里正在播放的是一场足球赛,李凌看了看比赛双方的名字。

  巴黎圣日耳曼vs洛里昂。

  对对对,今天还是比赛日呢。

  李凌换了个姿势,准备看一下很少关注的法甲。

  巴黎是首都球队,应该挺厉害的吧?

  李凌负责的板块是国内足球,平时工作已经很忙了,加上女朋友的事,他这个夏天很少看有关巴黎圣日耳曼的新闻。

  他只是知道,巴黎引进了拜仁弃将皮萨罗,不知道这场比赛会不会登场。

  李凌正这么想着,突然,镜头给到了看台上的皮萨罗。

  “巴黎新援皮萨罗今天坐在了观众席上!不知道接下来,皮萨罗能否很好的融入巴黎呢?”

  “你说的中国人在哪里?”皮萨罗朝着镜头挥了挥手,和旁边的德尔加多低语着。

  “替补,他刚刚才入选一线队,怎么可能这么快登场。”德尔加多小声道。

  这样啊。

  那看来今天是见不到他咯

  皮萨罗靠在椅子靠背上,裁判也吹响了比赛的哨音。

  对阵洛里昂,勒冈在心里的预期是稳稳拿下三分。

  结果比赛开始之后,巴黎的表现让他大跌眼镜。

  “比赛刚刚开始3分钟!洛里昂前锋布哈尼(Bourhani)就打入一球!!他利用巴黎后卫的松懈!从耶佩斯(Yepes)和姆托沃(Mvoto)中间插了进来!这对巴黎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

  李凌差点笑出了声,刚刚两个中后卫面对边路传中,竟然一个盯防布哈尼的都没有,全站在原地起跳。

  结果姆托沃冒顶,布哈尼当着耶佩斯的面将球顶了进去。

  朗德罗显得相当无奈,对方在距离球门只有6米的地方大力头球,他能怎么办?

  看着两个懊恼的中后卫,勒冈只能摇头叹息。

  “这球......”张扬挠了挠头,这球怎么能防成这样啊。

  萨科在旁边也是嘀嘀咕咕:“两个白痴,要是我,绝对不会让他进球的。”

  瞬间,于勒酒馆爆发了一阵骂声。

  李凌有幸在瞬间领教了巴黎从古至今的各种叫骂词。

  “都说了!让叽哩咕打首发!勒冈这个白痴就是不肯!”维克托显然对主教练相当不满,喷着啤酒泡沫嚷嚷着。

  其他的酒客也是摇头叹息,看来球队有机会终结两轮不胜了。

  用失败去终结。

  丢球之后,巴黎迅速组织起反击,卢因杜拉表现的相当活跃。

  球队落后他反而显得有些高兴,因为终于到了他临危救主的时候了。

  在这种情况下帮助球队获得胜利,就不信无法打动勒冈的心。

  如此一来,自己的主力位置岂不是稳了。

  “这里这里!”卢因杜拉朝着后场要球,耶佩斯给到中路回撤接应的保莱塔,葡萄牙人已经老了,他的爆发力远不如当年。

  现在的保莱塔,只能凭借着经验去踢球。

  可惜,进球后的洛里昂士气大振,竟然在巴黎的主场开始对主队进行前场逼抢。

  保莱塔运动能力下降那么多,哪里顶得住客队的冲抢。

  一时间巴黎球门前风声鹤唳,多亏今天朗得多状态不错,高接抵挡之下,勉强保住了0:1的局面。

  卢因杜拉在前场看的心急,这球怎么就是过不来啊!

  可惜,他必须顶在最前面,没法回撤给队友支援。

  卢因杜拉的豪情壮志在洛里昂的连番冲击下,一点点的消磨了,他只能无奈地看着对手在自己门前肆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