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穿越就被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阴阳尸

穿越就被宰 小心滚水 2012 2021.01.10 00:17

  林正已经坐着飞机离开泰国,而在某地的下水道中,此时有三名降头师正在作法。

  下水道里有不少牛头骨火,四周挂满着用鲜血书写的符箓。

  一老两少,三个降头师正站在一口大锅前。

  老者全身刻有血红色的经文,额头中间的金色竖痕,让人感到妖异。

  “师傅,时辰到了。”

  身后的年轻男女出声提醒到。

  老者双手掐法决指向面前的大锅,法力灌注在沸腾的水中。

  锅里的水污浊不堪,隐约有两具尸体在当中。

  “将九十九个淫.男和贱.妇的精血一起倒下去。”

  “是师傅!”

  男女将手中的两盆血水通通倒入大锅中。

  男弟子忍不住好奇问到:“师傅,到底阴阳尸是什么呀?”

  “是天下间至阴至毒的妖怪,是降头术中最高的境界。

  这个阴阳尸不仅可以变男,也可以变女。刀枪剑戟都伤不了它,力大无穷,不怕阳光,不怕火烧。

  而且是人鬼神三界之外的妖怪,所以很多术法对他都不能发挥作用。

  它以人的脑汁作为养料,每吸一个人的脑汁,或者是跟人交合,都可以得到那人一切的知识和本领。

  炼一个阴阳尸是任何一个降头师一生的梦想,它如果听我的话,我就是世界上最有权利的人!”

  “是不是很难炼啊?”

  既然这么厉害,以前也没见师傅提过,女弟子知道想要炼制阴阳尸肯定不简单。

  “一定要有一对真心相爱的男女,他们的心肠一定要很毒辣,而且在同一时间一起死。

  在死之前内心还要有一股怨气,最困难的就是,要他们本身一定得是降头师才行。试问哪一个降头师死了肯被别人炼呢?”

  听完这么一说,确实需要满足的条件太多了,难怪这次师傅听到大师兄和二师姐的消息后连忙将尸体给偷回来。

  “一个钟头之后,阴阳尸就会结茧。”

  老者开始打坐恢复刚才耗费的法力,男女则是有些紧张的盯着锅中。

  慢慢的锅中的水越来越粘稠,而且转变成血红色。

  一个小时后,原先锅炉的位置,已经变成一个长两米高一米的椭圆形肉球。

  肉球上有一些粗壮的经络,还在慢慢蠕动,看起来很恶心。

  原本闭目的师傅,终于睁开眼睛。

  “它要出世了,过来帮忙。”

  三人走到肉球跟前,男女弟子好奇的打量着。

  突然,师傅向后退了一步,两只手用力抓住男女弟子的头发,脸上浮现出恶毒的表情,将两人的头向着肉球按下。

  肉球中有两个脑袋破壁而出,居然是金莎和乃密。

  看见近在眼前的脑袋,他们毫不客气的享用起师弟师妹的脑汁。

  年轻男女的惨叫,伴随着师傅的笑声,让本就阴森的下水道,更显恐怖。

  “付不起,我忘了告诉你们,在它出世之后,要吃两个男女有道行的脑汁,作为它的第一餐。哈哈哈哈哈...”

  “如果七日之内能够吃到一个十灵时出世少女的脑汁,它的魔法就更加无边,以后九天十地,诸魔诸神都不可以制服它了,哈哈哈...”

  两个弟子脑汁已经被吸食一空,整个肉球也被无形的力量分成两半,一个赤裸的身形蹲伏在地上。

  “嗯?”

  看见地上只有一个人,老者有些不解。

  地上的人抬头看向老者,露出懵懂的表情。

  “师傅。”

  “金莎,怎么只得你一个,你应该是阴阳同体啊?”

  女人站起身,摇了摇头,向着师傅走去。

  “我不知道,乃密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只得金莎一人,老者自语:“难道我的炼法出了错?”

  “你没炼错!”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只见金莎转过身去,双手将后脑的头发拉开,出现一张乃密的脸孔。

  “啊!”

  老者吓的向后退了一步。

  “你错的,是根本不应该炼我们出来!”

  说完后一根蓝色骨刺,从老者的胸膛处,穿心而过。

  “我们每吸一个人的脑汁,就能拥有他的思想,小师弟一向恨你,很想杀你。现在我也拥有这种杀你的思想。”

  乃密一口咬破老者的头骨,尽情的吸食着脑汁。

  金莎的也露出享受的表情,舌头舔了舔嘴角。

  “我们一定要去找一个十灵时出生的女孩子,吸了她的脑汁,我们就是魔中之魔,哈哈哈...”

  …………………………………………………

  深夜,警长正坐在家中翻看报纸。

  妇人从厨房中端着水杯来到桌前,将水杯放好。

  “喝杯咖啡吧。”

  “好。”

  放下报纸,警长走了过来。

  将壶中的咖啡倒在杯子里,刚刚倒满,玻璃杯就碎裂成几瓣,咖啡洒在桌子上。

  “啊!”

  妇人在收拾玻璃时不慎被玻璃割伤,警长将她的手拉过来检查情况。

  “哎呀,小心一点嘛。”

  “这几天我老是眼皮会跳。”

  妇人有些担忧,脸色也很差。

  “我过几天就要升职了,你眼皮还跳?”

  警长笑着说到,可是妇人并没有开心起来。

  “你也知道那些降头师,他们是有仇必报。”

  “你放心啦,我叫师傅在这里安了神位,你要是心里不舒服的话,就去拜一拜。”

  “嗯。”

  妇人走到神坛前,点燃三支香。

  神坛上有老君瓷像,和寺庙里的佛像。

  妇人诚心祈祷后,将香插入香炉中。

  “吼!”

  屋外传来难辨男女的吼声,神坛上的老君像也突然炸开。

  站在跟前的妇人被一块碎片插入咽喉,哀嚎着倒在地上。

  警长急忙抱着地上妇人。

  “老婆,老婆!”

  此时屋里的灯光突然熄灭,窗户随着一声巨响,全部炸成碎片。

  大门应声倒地,门外出现乃密的身影。

  从大门外进来,乃密的脸孔一会是金莎,一会又变回乃密。

  “你好吗,你这个吃屎狗。”

  “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

  掏出手枪,六发子弹在最短时间内,全数击中阴阳尸。

  可是对方却毫发无伤。

  从墙上取下威力巨大的雷明顿散弹枪,警长对着乃密的胸口狠狠开了一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