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穿越就被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风叔

穿越就被宰 小心滚水 2061 2020.12.26 00:12

  来人眉宇间自有一股正气,特别是两条浓眉,足足有普通人两倍粗,算得上是奇人异相。

  “叔叔,你怎么来了?”

  阿莲从前台出来,手自然的挽着男人的胳膊,就像一个邻家女孩和长辈一样。

  “我之前一直忙着查案,今天路过正好接你回家。你们这公司名字挺奇怪的,是做什么业务的啊?”

  男人说话一板一眼,可以看出平时是个很严肃的人。

  “老板说公司是帮人解决超自然事件的,什么妖魔鬼怪啊,都在我们业务范围内,老板没准和您一样也会道术唉。

  不过开业几天都没有客户上门。”

  正在这时其他人也准备下班,除了阿银不在,剩下的人都来到前台。

  好奇的看着阿莲的叔叔,特别是阿莲的那句“和您一样也会道术”,让敬休起了兴趣。

  “叔叔我给你介绍,这位是阿仪,和我一样是前台人员。

  这位大叔叫天残,旁边那位是总经理,我们都叫他虾哥。最后一位是我们的老板,休哥。

  我旁边这位是我叔叔,大家都叫他风叔,是一位阿Sir,今天来接我下班。”

  阿莲给大家做了介绍,风叔还是一副古板的面孔,让她有些尴尬。

  “风叔您好,我叫敬休,刚才听到阿莲说您会道术?不知道方不方便详细说下。”

  “只学过一些皮毛,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就拉着阿莲离开公司,看见老板被晾在原地,其他人都在偷笑,没想到阿莲的叔叔这么不给面子。

  敬休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物,长相和电影里的演员是不太一样的,只能说有六分相似。

  而阿莲的叔叔,应该是一位剧情人物,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毕竟会道术的警察,在敬休记忆里是有几位的。

  看见其他人都准备下班,敬休把天残叫了过来。

  “别急着走,陪我去跟踪阿莲他们。”

  “跟踪他们干嘛,我今天晚上和别人约了大富豪,没空啊。”

  “你敢不来,信不信我把你打成猪头,以后一分钱也不给你。”

  对比一下双方之间的武力,天残很从心的选择了妥协。

  因为员工都会填家庭住址,所以敬休很容易的找上了门。

  电梯门刚打开,就有一股浓烟飘来。

  楼道里有一间屋子大门敞开,门口有衣物在燃烧。

  “叔叔,救命啊!”

  阿莲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敬休二人快速赶到楼顶。

  只见阿莲被一根麻绳绑在半空中,风叔正冲过去准备将她救下。

  麻绳突然带着阿莲向风叔撞了过去,两人滚作一团,阿莲的头部撞在地上直接昏迷过去。

  一个全身黑衣,打扮的和忍者一样的妖艳女人,与风叔远远对峙。

  见敬休二人到来,风叔连忙说道:“帮我照顾阿莲,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

  说完就向黑衣女子冲去,四周的黑色幕布飞出,将风叔困在了正中,也挡住了敬休等人的视线。

  “阿莲我来照顾,你去看下风叔,如果他顶不住你就出手。”

  敬休想看下这个风叔到底有什么本事。

  天残用轻功飞进中央,看见有其他人进来,黑衣女子神色更加凝重。

  能够一跃过三米高的幕布,来人也不是普通人。

  “小心点,她是九菊一派的妖人,已经入了魔道。”

  开了那么一家公司,风叔相信里面的员工应该是有点本事的。

  “小子,你自己能解决的话,我是不会插手的。”

  天残不是来帮忙的,只是敬休要求他过来而已。

  不等两人说完,黑衣女子将手中的菊花抛出,花朵落在石板上时,居然将石板洞穿。

  接着快速旋转,花瓣从花朵上脱离,撒在每一块地板上。

  地上的砖块就这么凌空飞起,向着风叔和天残撞去。

  风叔两只手化作残影,将飞来的砖块一一接住。

  而所有飞向天残的砖块,都被护体真气打的粉碎,从头到尾动都没动一下。

  砖块好像源源不绝一样,而风叔也看出阵法的核心,就是插在中间的那朵菊花。

  躲过飞来的砖块来到电灯旁,将灯泡打碎后,风叔拉着电线用电流将菊花毁掉,砖块也终于停了下来。

  见阵法被破,黑衣女子将斗篷取下,手结外狮子印。

  斗篷从地面慢慢升起,化为一巨大火球,向着天残飞去。

  “旁门左道!”

  运起天残神功退,一脚将飞来的火球踢成碎片。

  落地后的碎石却又重新凝聚成火球,向着天残飞来。

  火球在空中变成了火网,想要将天残包裹住。

  风叔连忙拿着一面古朴铜镜,来到火网前。

  铜镜中有金色龙影显现,金光照射在火网上,将其打的四分五裂。

  黑衣女子见铜镜如此厉害,想要避其锋芒。

  扔下一颗弹丸,随着烟雾一起消失在原地。

  见敌人用了隐身术,风叔将铜镜立于地面。金色龙影再显,指出了黑衣女子的藏身之处。

  风叔连忙拿着铜镜追去,一阵烟雾过后,敌人又再度隐身消失。

  就在风叔想重新利用铜镜侦测时,黑衣女子突然从一旁冲出,抢走了铜镜。

  女子拿着铜镜与风叔相隔十余米,还不等她说些什么。拿着铜镜的双手处有白烟冒出。

  就像是积雪遇上了烙铁,两只手指的皮肉都在融化,只剩下黑漆漆的骨头。

  女子疼得惨叫,连忙把铜镜抛出,被风叔飞身接住。

  白烟再次冒出,也失去了女子的踪迹。

  此时风叔正准备追出去,却有一男人从幕布处走了进来。

  将铜镜照射在对方脸上,可是男子的表情却没有任何改变。

  “哼,我不是道术中人,这镜子对我没用的。”

  男人知道镜子对女子有克制作用,所以招招都是向着镜面打去。

  风叔害怕镜子受损,将镜子重新放回皮箱内。趁风叔躲避男人攻击时,一根麻绳突然将皮箱卷住拉走。

  黑衣女子打开皮箱后,拿起身旁的砖块,狠狠将镜面敲碎。

  再次望向镜子,不料镜面下居然是金色经文,照射在女子脸上,让其皮开肉绽,发出惨叫。

  男子见状连忙抛下风叔,将镜子从女人身前拿开。

  此时的女子面部溃烂,双眼泛白,好似地狱中的恶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