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穿越就被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被俘

穿越就被宰 小心滚水 2022 2020.11.27 08:54

  “这位大哥,您能说普通话吗,小弟我不是本地人。”敬休一个字也没有听懂,如果不是看到对方黑头发黄皮肤,甚至觉得是在和某个不知名小国的人在交流。

  “西巴,啊巴,乌拉拉。”

  对方几人眼神交流后,一个拿木棍的汉子再次说出了让敬休崩溃的鸟语。

  这TM怎么交流?敬休头都大了,在一阵比划后还是没有让对方明白自己需要帮助的意图,也有可能是他们并不在乎。

  最可怕的是,敬休发现五个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凶狠,甚至摆出了最容易挥舞手上武器的姿势。配上彪悍的长相,着实让人心惊胆颤。

  不得已,敬休用最快的速度高举双手,表明自己没有威胁,希望能争取到更多的沟通机会。豆大的汗珠,沿着鬓角留下,根本不敢去擦拭。

  看到敬休的动作,五个人不仅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慢慢形成一个圆圈,把敬休给围在了中间,就像是在围捕一头受伤的野兽。

  汗液分泌的更快了,可是现在不敢有一丝丝的多余动作。“各位大哥,小弟我只有一个人,初到贵宝地,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请大家见谅,小弟我现在就离开。”

  虽然知道对方不一定能听懂,但是除了求饶以外,敬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特别是在脚受伤的情况下,就算想逃跑也没有机会。

  五个村民没有任何反应,正对着敬休后背的一位汉子,紧了紧手上的木棍,突然向前踏出一步,用力向敬休的后脑打去。

  “砰”

  两眼一翻,甚至惨叫都没有发出,敬休就干脆的扑在了地上。脑袋上肉眼可见的肿起了一个血胞,不停的有血液从后脑沿着头发滴在了草地上。

  村民用脚踢了下,见没有反应后,才由斧头村民领路,其余四人抓住四肢,向村子走去。

  村外发生的事情早已吸引了许多村妇和孩童的注意,在把敬休抬回村子后,甚至有调皮的小鬼把敬休脚上的一只皮鞋给脱了。

  剩下的衣服还不等其他孩童去抢,就被五个村名脱了下来。西服,西裤,保暖衣甚至连袜子也没有留下,之前被小孩抢走的皮鞋也被拿了回来。留下两个人看管只剩一条内裤的敬休。拿斧头的村民和其余两人一起朝村中最大的木屋走去。

  “村长,有外来人到村子了!”

  不一会木门从里面推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从里面走出。皮肤上的沟壑很深,脸色已经是黄中泛着黑,可是给人一种健康精干的感觉。

  和其他村民不同的是,老者头上有一块黑灰色的布巾把头发给扎上,不像其他村名只是用草绳。可以看出布巾已经很破旧,但是却很干净,老者肯定是十分的爱惜。

  “村长,早上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个没见过的人在向村子走来,身上穿的是没见过的衣服。我们走上去后,这个外来人说的话我们都听不懂,我问他是什么人,来干嘛的,他也听不懂。”

  “他好像是想要我们帮忙,可是我们没法交流,又不能把他这样带进村里,所以猴子就把他打晕了,现在丢到村口那。您看下应该怎么办?”

  村长没有回话,正在仔细的研究敬休的西服和皮鞋。特别是皮鞋,简直是360度的观察,还用手伸进去摸了摸。

  这种做工精细的衣服和靴子,是他第一次见到。虽然不像府城贵人身上穿的绫罗绸缎,可是赵粮就觉得眼前的衣服更加的值钱。特别是那双不知是什么动物皮料所做的靴子,虽然被泥土弄脏了,可是可以看出做工十分考究。如果拿去府城的当铺,至少能换来全村人一个月的口粮!

  “你们去把他抬到我这来,这个人身份可能不简单。再派几个人去周围打探一下,看下周围有没有人在找他,如果有人的话,千万不要贸然去接触,马上回来通知我。叫各家把小孩都关在屋里,男人把家伙都准备好,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知道了!”

  不一会就有几名村民把敬休抬到了村长家。留下了把敬休爆头的猴子和另外一名村民一起看守,其他的汉子被分派到村子周围打探情况。全身只剩一条内裤的敬休,像一头大白猪一样被绑在床上。

  时间慢慢过去,外派出去的村民也在陆陆续续的回到了村里。当月亮挂在高空时,最后三名村民也回到了村里。有几间木屋点上了油灯,妇人和孩童留在家里,男人们则聚集在村里的空地处。

  拿着斧头的赵广是最后回来的三人之一。

  “村长,东方那边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我们村子本来就很偏僻,紧挨着冤鬼林,虽然是林子外围,但是平时也基本不会有外来人路过,至少不会是一个人。现在这个人就像是突然出现一样。我们除了在他出现的地方发现一些痕迹外,再深入林子就没什么发现了。”

  赵粮听后觉得很是麻烦,周围没有其他外来人,那就基本排除了还有其他同伴的可能。虽然是奇装异服,但是用料也是上等,做工更是精细。白花花的身体也可以看出平时是养尊处优惯了,和自己这种人不一样。

  那现在应该怎么处理呢,赵广说语言不通,那就没法交流,而且猴子把他打伤后,如果就放他离开,也有可能遭到报复,到时候可能整个村子都会遭殃。

  想到这里村长赵粮的眼神也坚定了下来,似乎有了某种决定。

  “阿广,你去和其他人准备好干柴,然后把那个外来人绑在水井旁边的木架上。”

  “村长你是想?”

  “事情解决后,你亲自去给我每家每户去说,就说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能传出去,从来没有其他人来过村子,特别是那些小崽子,谁敢乱说,我劈了他!”

  赵广也被村长的戾气感染,脸上不自觉露出凶狠的神色,点点头表示知道。

  月亮慢慢隐入乌云当中,似乎知道将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