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汉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殿下,你好吗

大明汉帮 三世枕上书 4025 2019.06.30 21:00

  大院里有刘大山曹新等人坐镇,很快少年家丁们的训练重新步上正轨,赵北曹大壮田大毛王小六四小的训练也重新开始,他们跟往日练的一样认真,只不过经过昨晚一场厮杀,不管是少年家丁们还是四小,稚嫩的脸上或多或少都多了些沉稳。

  杨伟兴匆匆的出了大院往一条胡同那边走,一边走,他一边在脑中计算着将来怎么联合亓华他们,现在就去找亓华?不好。这边刚死了几个人,你就去找人家联合,对方不多想才怪,时间最少也要半年后,等这事或许有的一些风波传闻过去再说。

  “对,不能现在,”杨伟小声自说自话:“那亓华的女儿什么模样,性格如何,我得提前弄清楚,对了,就让花英她们去探探底。”说着话,杨伟到家了,“娘,我回来了。”嘴里喊着,杨伟刚刚跨进家门口,张翠翠跟刘花英三姐妹早就一溜烟从后院跑了出来。

  “儿啊,没事吧!?”张翠翠一脸焦急之色,几步上前就是在杨伟身上好一阵摸索,刘花英三姐妹跑过来,站在那看着杨伟也是一脸的关心之色,她们听说杨伟没事,不过没有亲眼见到人,这心里终是放心不下,张翠翠仔仔细细上下摸索一阵,确确实实没有任何伤口,她这才放下心来,杨伟此时心里暖暖的,“娘,大姐二姐小妹,我没事,你们看,我这不好好的么。”

  “儿啊,以后,算了,没事就好。”张翠翠本来想说以后咱们老老实实过日子,别去想着折腾那些权势与金银,不过想想她这儿子一向的表现,还不如不劝,儿子想成为大人物,是好事,做母亲的虽然担心,也只能支持了。

  “大姐二姐,你们先带着小妹回屋,我跟娘去东厢房单独有些话说。”

  “好。”

  三姐妹转身回了屋,杨伟拉着张翠翠的手,两人进了东厢房,坐定后,杨伟这才笑眯眯的说到:“娘,有件事,你得答应孩儿。”

  儿子没事,张翠翠心情挺高兴,见杨伟笑模笑样的小脸蛋,她更高兴了,张翠翠拿手亲昵的揉了下杨伟的小脸蛋,笑着说:“有啥事还得让娘给你做主?”

  “娘,是这样……”

  杨伟有点兴冲冲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娘,只要娶了亓华的女儿,对咱们家委实全是好处,”说着说着,杨伟见张翠翠这时脸色好像不如刚才明朗了,他还以为对方是担心自己娶不到亓华的女儿,于是杨伟接着说出他刚才想出的计划:“娘,你不用担心孩儿娶不到他女儿,凭孩儿的本事,这种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我还不是手到擒来,只要大姐她们跟他女儿打打交道,为我探探对方的性格喜好,到时我一准能把她拿下!”

  “娘,你看如何?”说完,杨伟巴巴的看着面色好像不是太好的张翠翠。

  张翠翠刚才还笑眯眯的,此时却是一脸沉静,她看了看眼巴巴看着她的儿子,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杨伟大失所望。

  “不行,娘不同意。”

  仿佛兜头一盆冷水浇上,杨伟意外的看着张翠翠,不禁愕然道:“为,为什么啊?”

  张翠翠这时脸色好严肃的说:“儿啊,你娶了那亓华的女儿做正妻,花英她们怎么办?”

  (???????)杨伟的小脑袋蓦地一阵短路,娘亲这是啥意思?什么花英她们怎么办?不会是……

  刘花英文静,刘翠英泼辣,刘红英英气,更重要的是三姐妹都是美人,听张翠翠这语气,将来自己长大了,这三姐妹就是自己的女人了?哎吆喂,杨伟这心里噌的小鹿滴溜溜似的乱撞,真真是又兴奋又激动,以前没怎么往那边想,现在听干娘这语气,三姐妹将来都是他的人了,想着想着,杨伟看向此时一脸笑吟吟的张翠翠,有些不确定的问到:“娘,你是说,大姐二姐还有小妹,将来,都,都是我的媳妇?”

  “小傻瓜,”张翠翠一脸笑吟吟的说着:“花英将来会做你的正妻,翠英红英将来做你的平妻。”

  “我,我,我,我,我……”那一世何曾有过,不,想都不要想的艳福生生砸在脑门上,杨伟此时兴奋的有点晕,激动的他不由得起身来回在东厢房里走动着,(mmp,老子这辈子活得值了。)

  来到这里十一年,虽然因为年龄小,对外接触的不多,不过杨伟还是知道这时代男人的正妻只有一个,既然花英将来要做正妻,那亓华的女儿就不能做自己的正妻了,可人亓华是百户,义父这边只是个小旗,百户的女儿,甚至北镇抚司提刑千户的外孙女,万万没有给自己做平妻的道理。

  (可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不能就此轻易放弃,亓华那边将来对自己助力很多,放弃了,太可惜了,杨伟来回走动了一刻钟之久,方坐回原位,脸上重新换上一副笑眯眯的面孔,看着有点紧张又有点希冀望着他的张翠翠,“娘,亓华的女儿,一定要娶到!!”

  “…………”张翠翠心里顿时泛起一阵苦涩,还没等她再多想,她就听到杨伟接着说到:“不过不是我娶,孩儿另有人选。”

  呼~张翠翠情不自禁的吐出口长气,看来儿子还是同意自己为他做的这个主的,将来女儿跟自己这个十世转生的儿子亲上加亲,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只不过她没说出口,本来她想要等到杨伟满十三周岁再说,没想到今天差点翻船,幸好是虚惊一场,张翠翠放下心事,不禁好奇的问到:“儿子,是谁啊?”

  “小北。”

  杨伟说的斩钉截铁,想来想去,论长相,论机灵,论口才,四小里面就赵北最合适了,曹大壮长相太憨实,不适合,田大毛太小,长的跟个小猴子一样,含苞待放的少女是不会看上这种小屁孩的,王小六,不用提了,就赵北了。

  论长相,杨伟不得不承认,赵北长的比他好看,脑子也不笨,嘴也活,到时教这小子几手,应该能把对方拿下。

  “还别说,”张翠翠一想,也是同意:“小北这孩子长的俊俏,人也机灵,嗯,娘看行,就他了。”

  “对,就他了。”

  “阿~嘁!”练习中的赵北,纳闷的抬头看了看天上这毒辣辣的日头,嘟哝到:“奇怪了,这大热的天,怎么会打喷嚏,啊~嘁!啊~啊~嘁!”

  。

  。

  。

  匆匆半月已过,天气眼看入了秋。

  西城兵马司胡同指挥使李季府上,后宅正厅。

  “老爷,”李豹站在厅中,对坐在正北位上的李季禀报到:“这半个月,那边一切如常,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唔,下去吧。”

  “是。”

  等李豹退下去后,李季独自坐在那沉思,不一会儿,厅中响起他的自言自语。

  “看来真的是因为那天花方子惹得祸,不过看来事不大,嘿,总共就十万两银子,想预防千古难题的天花,那方子能便宜的了?即便那杨伟没说实话,挣一半银子就不错了,五万两,为了这点银子,这眼界也太小了点,……不过,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是小心为上,那边,以后不能去了,只是,可惜啊……”一声叹息,在厅中悠悠回荡。

  。

  。

  。

  太子朱常洛居住在慈庆宫,穿过慈庆宫后,左右东西,前后南北坐落有,西面前承华宫,后昭俭宫,东面前奉寰宫,后勖勤宫。太子朱常洛的大小老婆孩子就住在这里。

  落日余晖,为勖勤宫殿前的琉璃瓦盏抹上一层深红色的霞帔,宫中东偏门外,落日拖长了高大宫墙下一男一女两人的影子,影子东斜,间或重合交织在一起,片刻后,终是有些依依不舍的分开。

  红艳艳的霞光下,看清了,是一个绿衣宦官跟一名此时在霞光下,显得有些娇媚的宫女,再细看,那名绿衣宦官涂脂抹粉,脸上白的瘆人,却还是能看出正是杨伟的干爷爷刘荣。

  刘荣深情款款的望着宫女,右手手心上托着一个看上去很是精致的小盒子,“霞妹,这是为兄托人弄进来的胭脂,也就只有芙蓉斋的胭脂,才能配得上霞妹这样的可人儿。”

  芙蓉斋的胭脂可不便宜,这么一小盒,怕是就得要五十两银子,宫女此时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喜滋滋的接过刘荣右手上的胭脂盒,脸上都笑开了花,“多谢荣哥。”

  “嗳,这是哥哥应该做的。”刘荣又说了一大堆我想你,时时刻刻都想你,恨不得天天跟你在一起的情话,紧接着他看了看四下还是无人,猛地又是霸气的把宫女搂在怀里,上下其手,过了好一会,两人才又重新整了整各自有些凌乱的衣冠,刘荣抬头看了看天色,不早了,他从怀里又掏出一个薄皮包袱,大约巴掌大小,“霞妹,你看。”刘荣说着把包袱递给宫女,他大大方方的把包袱解开,宫女好奇的翻了翻,见只是一些五颜六色的画像,她只听到情郎在那说到:“这里面是皇五孙殿下想要看的什么小人书,是哥哥我好不容易弄来的,殿下不想让别人知道,霞妹,此事只有你知我知,这事就拜托你了。”

  宫中皇子公主甚至才人选侍贵妃皇后等深宫众人,好奇外面的尘世,托人偷偷带外面的东西进来,这本是常事,何况这确确实实就是一本什么小人书,这可是情郎第一次求自己办事,宫女想了想,点点头:“好吧,荣哥你交给我吧。”

  “霞妹,你真好。”

  “唔,荣哥。”

  刘荣忍不住又是上前一阵你依我侬,可把宫女哄的心花怒放,看着刘荣这张白粉脸下显现出的男人气概,宫女有些痴了,宫中那些老公一个个比自己还扭扭捏捏,哪像她这个情郎这么有男人气概,私下里,那花样还多,哎呀,宫女越想越害羞,羞死人了。

  皇宫大内,终是有诸多不便,两人腻歪一阵,依依不舍的分开,真不能再腻歪下去了,刘荣不舍的拉着宫女的手,道:“霞妹,一定要多保重,我抽空就来看你。”

  “嗯!”宫女重重的点点头,小心的把包袱放进怀里,又把胭脂盒小心的放在长袖后的兜里,这才抬头依依不舍的看着刘荣,“荣哥,我回去了。”

  “一定要保重。”

  “嗯!”

  “吱呀~砰!”偏门打开一条缝,又砰的关上,只留下痴情的望着宫门的刘荣,过了会,刘荣也是转身就走。

  “这孩子真神了,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对男女之事懂得这么多?那合房之乐他竟然也懂!嘿嘿,老夫还从没如此扬眉吐气过,只不过,他为什么对这个皇五孙这么上心?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啊……”

  。

  。

  。

  深夜,做完一天的功课,朱由检小脸有些疲惫的上了床,刚刚躺下,“咦?”枕头底下好像有东西?朱由检蓦地一步光脚就下了床,只见他小脸严肃的看着床头,寝室静谧,动静皆无,过了好大片刻,他这才右手拿着盏油灯,小心的靠到床头,慢慢的挪开枕头,一个薄皮包袱静静躺在枕头下面,考虑了一下,朱由检还是把包袱打开了,借着明暗不定的灯火,喜羊羊与灰太狼七个大字映入他的眼睑。

  房间内蓦地响起一声短促的惊叫:“啊,真的……唔!”

  强自按耐住激动的心情,朱由检上前翻了翻这本小册子,他迫不及待的就着有些昏暗的灯光,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唔,哈哈哈,有趣,好玩,哈哈哈……”

  时间慢慢流逝,这本小册子很快就看到了尽头,朱由检不由有些意犹未尽,“嗳,好少啊,咦?”看完了,他本来想把这本小册子合起来,把这小册子跟上一本放到一起,可册子最后一页好像有不少小字,朱由检好奇心起,不由凑近细细端详。

  “殿下,你好吗,好久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