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汉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下不去手

大明汉帮 三世枕上书 4054 2019.06.07 21:00

  “走吧,回家。”

  有生以来第一次杀了人,杨伟的心中有些烦闷,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可曹新王景两人却让他等等,杨伟就看见两人在这些尸体上扒拉着什么,他忍不住问:

  “二叔,你们在找什么?”

  “找银子。”

  曹新理所当然的回到,说话间,他从杨伟用短刀杀的那具尸体的怀里搜出两块碎银子,杨伟估计得有七八两。

  (这不就是发死人财……)杨伟有些愣神,这时五小已经兴奋的跑了过来,他们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地上这两具尸体,董婉问杨小七有没有事,杨小七微笑着摇摇头,“老大,你真厉害!!”赵北曹大壮田大毛王小六,四小此时都用万分景仰的眼神看着杨伟,饶是杨伟现在心中有些不舒服,还是被四小看的不由有些得意,就连杀人后的烦闷也消去不少。

  “小北大壮,还有小七,你们三个帮着二叔五叔呃,从那些尸体上搜银子!”

  杨伟这时有些想通了,既然杀都杀了,再发点死人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赵北曹大壮两人终究跟着杨伟天天在刘大山手下苦练技击,两小又近距离看过凌迟这样的酷刑,对尸体已经不是怎么害怕,杨小七更是干脆,杨伟刚说完,他已经跑到不远处那六具尸体上摸索开了,毕竟他带着董婉一路从天津乞讨到京城,这些年光饿死在路边的饿殍都见得不少了,这几具尸体真不算什么。

  人手一多,很快就从八具尸体上搜出将近二百两银子,曹新王景两人把银子包起来,直言这都是杨伟的战利品。

  “那侄儿就多谢两位叔父了。”

  杨伟没有推辞,他知道这是两位长辈对他的厚爱,“走吧,回家。”

  一行人经过这事后,虽然毫发无损,可能够快些回到城里终是好的,到了城门,曹新从怀里掏出二两银子,亮出锦衣卫铁牌,指着杨小七董婉两人,跟城门官说笑了两句,“家里缺两个干活的,出去找了两个。”

  守门的百户垫了垫手中足有二两的碎银子,顿时眉开眼笑,心里直呼这两个锦衣卫兄弟会做人,这少年跟那小个子一看就是要饭的叫花子,“你们俩小子,这回可遇到贵人了。”

  说着,这百户挥了挥手,一行人就这样进了外城,到了宣武门,曹新明显跟宣武门的守门百户很是熟悉,不用亮牌子,一行人就畅通无阻的进了宣武门,进了内城。

  到了家,杨伟把两小安顿好,吃过午饭,刘大山把杨伟单独叫到他的书房。

  “上午的事,你做的很好!”

  刘大山很是欣赏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义子,杨伟先让五个孩子跑到曹新王景两人那里去,一方面是为了孩子们的安全着想,另一方面,他却也把自己置入了绝对危险的境地,可结果一个仅仅满十岁的半大孩子,独自一人杀了两个匪类,义,勇,智这三个绝好的品质出现在他这义子身上,刘大山听曹新仔细讲完整个过程,他实在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义父,您过奖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这次多亏了三叔,弩机可是起了大用。”

  杨伟沉稳的回着话,白净的小脸上现出几丝成熟与稳重,刘大山见状暗自点头,经过一场生死历练,他这义子,确实更加成熟了。

  “本以为你之前说的是孩子话,如今看来,”刘大山缓声沉吟着:“首先这人你找对了方向,从明天开始,我亲自带人陪着你去城外找。”

  “多谢义父。”

  “只不过,你叔爷说的有道理,在这京城,没有靠山你什么都做不成,咱们刘家没权没势,为父也不认识什么有权有势的人家,你叔爷在宫里努力挣扎了大半辈子,也没个地位,这靠山,为父惭愧,只能靠你自己去找了。”

  说着,刘大山一张刚毅的脸上极为罕见的露出一丝惭愧的神色,杨伟见状忙说到:“义父,您千万别这么说,要没有干娘跟您,孩儿的性命在十年前怕是早已经没了,这十年孩儿多亏了是您的义子,享福享了十年,孩儿现在不小了,也该到了独立的时候了。”

  这真是一个仅仅十岁的孩子能够说出来的话?刘大山暗自感叹,他这义子真的是优秀的不像话,他现在越来越相信,当初观音大士下凡说的那一番话看来是真的,他这义子,看来真的是被上天所眷顾的人。

  一时间刘大山想了很多,想的有些感慨,只听到对面他这义子继续说到:“义父,我准备先收二十个家丁,到时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杨伟说出他的担心,毕竟这是天子脚下,他这义父是锦衣卫不假,可也只是个小旗,虽然一个小旗就能管着一个牌坊的地盘,在整个京城好像就刘大山这独一份,可终究只是一个小旗,他这一下子收了二十个城外没有任何身份的人做家丁,万一被有心人盯上,万一有人告他个图……

  “伟儿你想多了,”刘大山此时有些哑然失笑,“京城大户人家有时一下子在城外招上百甚至几百个家丁都没人去理,你这仅仅招二十人又算什么?”

  “哦,那孩儿就放心了。”

  杨伟放下心之余也有些好笑,也是,他现在可以说是什么都算不上,有谁会去注意他这个小孩子?

  好笑了一会,刘大山这才正了正面色:“伟儿你找得这些人,为父到时会替你训练他们,只不过,单单靠武力,在京城可万万行不通。”

  “孩儿先多谢义父。”杨伟先谢过刘大山的支持,经过在对方手下一年多的训练,杨伟知道刘大山教的这所谓技击,实实在在是真正的杀人技,有他教导自己未来那些家丁,杨伟不能再放心了。

  至于那所谓靠山,杨伟这些天早已有腹案,只等过了年那份西城区上到官府,下到普通人家的那份基本资料到手,他不信凭着自己前世掌握的那么多超前的知识,凭着自己主动的去寻找,他会找不到靠山!!??

  (mmp,老子还真有些心虚。)杨伟虽然有信心,可还是暗暗有些犯嘀咕,毕竟他前世也没勾结过什么有权有势的人家,这辈子要勾结,甚至巴结那些权贵,他还真有些不知怎么做,不过面上他倒是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对面的刘大山见了,还以为他这义子早已经想好对策,不由心里又是一阵感叹,不愧是将来要位列仙班的人啊。

  只见杨伟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说到:“义父,其他的您不必担心,只不过有件事,孩儿想请您先抓紧办了。”

  “唔,何事?”

  “孩儿见外城几处庄子里有蒙人养有下奶的母牛,孩儿想请义父买下至少两头母牛来,义父您看?”

  买两头下奶的母牛?刘大山暗暗纳闷,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没什么问题。

  “行,义父明天就给你去买。”

  “多谢义父!”

  。

  。

  。

  草长莺飞,时间很快到了万历四十四年的春天,咸宜坊一条胡同,锦衣卫小旗刘大山刘家前院,大上午,院里二十三个年纪过不了十六岁的少年,每人手里拿着一杆六尺长枪,在依然有些凉的春风中,嘴里呼喝连天,脚下发力蹬地,身形前冲,手中长枪先是端在腰间,接着少年们双手发力,把手中的长枪恶狠狠的刺出去,被精铁枪头刺中的木靶当即发出一阵好似不堪重负的“哆哆”声,“收!”在一边负手挺立的曹新大喝一声,“虎!!!”少年们嘴里呼喝着,参差不齐的各自收回手中的长枪。

  曹新见状,不由不满的皱起一双浓眉,“打!”

  “是!”

  在他挥手发令间,一旁的王景与刘大山旗下老七孙海两人当即上前两步,走到站成两排的少年们面前,手中尺半长,棍头上包着皮子的短棍扬起,“啪~啪~啪~”短棍有力的打在少年们伸出的双手上。

  “…………”少年们站得笔挺,咬牙强忍着手心上的痛苦,一人两棍,打完后,曹新又是大喝一声:“起!”

  听到号令,少年们连忙捡起放在脚边上的长枪,神奇的是,刚刚还有些疼痛的手心,在握住长枪的一瞬间,竟好似不痛了。

  “刺!”

  “虎!!!”

  “收!”

  “虎!!!”

  前院少年们的嘶吼声,好像感染了在后院苦练的赵北曹大壮田大毛王小六刘红英这五个孩子,只见这五个孩子各自劈砍着手中老树条,嘴里也在呼喝着:“杀!!!”

  前院后院,都在挥汗如雨,杨伟趁着年关城外大雪纷飞,一共收了二十三个无路可走的少年家丁加一个丫鬟董婉,俱是在宛平县衙户房书吏的见证下,心甘情愿签了卖身的死契。

  “哞~~~”

  蓦地一声牛叫,穿插在少年与孩子们的嘶吼中,这声牛叫出自后院东厢房一旁一座显然是新进搭起的牛棚里,四头牛乳奇大的母牛,正悠闲的在棚里吃着暖春新鲜的草料。

  “义父,下手吧。”

  “为父……下不去手!”

  东厢房里,杨伟光着一条膀子坐在一张方凳上,刘大山张翠翠两人站着,此时都是一脸犹豫加不安的表情,刘大山右手边有一张方凳,凳上有一个热气腾腾的铜盆,一把三寸小刀正泡在铜盆里。

  此时的刘大山,一张刚毅的脸上尽是纠结,完全没了平时的处变不惊,杨伟这时把铜盆里的小刀捞出来,拿一条干净的手巾擦干,作势递给刘大山,仰头看着对方,微笑着道:“义父,动手吧!”

  刘大山好半天都不接杨伟手中的小刀,憋了半天,他终于憋出句话:“要不,师妹你来?”

  说着,他伸手就要把张翠翠拉过来,张翠翠此时竟如受惊的兔子一样,噌的一下子离得刘大山远远的,连连摆手,“师哥,我,我可下不去手!!”

  说着话,她一脸心疼的看向一脸坦然的杨伟:“儿啊,要不咱不割了吧?”

  “娘,”杨伟表情轻松的说着:“孩儿都跟您二老说过多少遍了,这东西真能预防天花,你们就放心吧。”

  放?放什么心!!刘大山张翠翠夫妇两人此时这心里真是七上八下的,古往今来,谁听过拿刀子割开人的胳膊皮,把那牛乳上长的脓疮里的浆液,涂在伤口上的!!??还,还说这畜牲身上的脓疮浆液能预防那要命的天花……两人怎么想,怎么都不可能!!

  此时杨伟举着刀的右手都累了,对方还不敢接过去,“……义父,娘,你们不给我割,我自己割了啊?”

  说着,杨伟作势就要“自残”,“不要!!!!!!!”张翠翠吓得尖声惊叫着,赶紧跑过来一把把杨伟右手上的小刀给夺过来,她这时已经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杨伟,哽咽着道:“儿啊!!咱,咱千万别犯糊涂啊,这牛身上的疮液,抹在身上可是会死人的啊!!!!!!!”

  杨伟顿时让哭了个满脸花的张翠翠搞得有些哭笑不得,“娘,我都问过了,那些蒙人妇女挤奶的时候得过这牛痘,死不了人的,这东西真的能预防天花!!”

  “真,真的?”抹把泪,张翠翠仔细想了想,还是摇头不信,“娘不信!!”

  “…………你们再不动手,我就真自己割了!!”

  杨伟实在是等的不耐烦了,在他的计划中,这预防天花可是大招,对认识他的目标“靠山”可是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说着,他就要自己动手,“不要!!!!!!”张翠翠赶紧拿着小刀后退,杨伟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这干娘,同时心里油然升起一股感动,“娘,孩儿真的没事!!”杨伟故意小脸一扳:“你们要是再不下手,我真自己动手了!!”

  “…………好吧。”刘大山张翠翠两人见杨伟如此坚决,他们还真怕这孩子改天自己偷偷动手,毕竟也不能天天看着他不是。

  “我割了?”刘大山忍不住问。

  “割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