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汉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诱 之

大明汉帮 三世枕上书 4061 2019.06.10 20:52

  听到问话,那孩子右边那汉子弯下腰,附在孩子的耳边说到:“少爷,整个咸宜坊就那几家人家,其他人家的公子不是太小,就是已经成年,其中只一家有个义子,年纪跟您差不多大,小的想,应该就是他了。”

  “哦,谁家的义子啊?”

  “就那刘大葫芦,听说他十一年前收了个义子,有传闻说他这义子从小就聪明绝顶,听说那煤球跟煤炉就是他那义子在五岁的时候发明的。”

  “我说李豹,”这孩子这时跟小大人似的,小脸上写满了不相信的训斥到:“你大小也是咱侯府的护院头领,怎么?那好用的煤球煤炉能是五岁大的孩子能想出来的?亏你想的出。”

  李豹嘎嘎干笑两声,其实他也是不相信这个传闻,五岁孩子就能发明那造福千万家的煤球煤炉?这怎么可能!!

  “不过,那刘大葫芦,我倒是听我爹说过,一个锦衣卫小旗,就能管着一个牌坊的地盘,全京城也就他这独一份,嘿。”刘大葫芦的义子,这义子身上又加上种种虚虚假假的传闻,这少爷越发对杨伟感兴趣了。

  “找个机会认识认识这小子。”

  这少爷低声在那自言自语,而笑得脸都僵了的张能,却似乎连身子都彻底僵住不动了,直等到杨伟离大门口没有几步时,张能才反应过来,眼见杨伟就要出这个门,他赶紧嚎了一嗓子:“贤,呃,大少爷慢着!!!!!!!”

  “……吓小爷一跳!”那少爷见杨伟就要走到大门口,本来他想跟对方打声招呼,可没等对方过来,院里那胖子好悬把他吓一跳。

  “这狗日的死胖子!”

  杨伟也被这好似杀猪一样的动静吓了一跳,他转身看过去,见张能侧头对身边一人小声吩咐了几句,那人连忙转身跑进后院,而张能则是几个大步赶紧走到杨伟身边,弯着腰又是堆起一张笑脸,说到:“大少爷,小人刚才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则个,请大少爷稍等片刻。”

  杨伟看了张能一眼,他心里多少明白,对方让手下进后院八成是去拿银子去了,当下他也不说破,先等等看,见识见识再说。

  那手下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很快那人就双手抱着一个小箱子出了后院,等到了近前,杨伟才发现这人似乎抱得有些吃力,张能示意手下把箱子放在杨伟身前,“咚!”箱子跟地面来了次有些沉重的撞击。

  张能弯下腰,作势打开那箱子,嘴里说着:“大少爷,这是小人一点小小的心意,请您务必收下,小人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大少爷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哗啦~”箱子打开,饶是杨伟心理的年纪已是过了而立之年,可还是不由的瞪大他那一双眼睛,就见箱子里,五十两一锭的银元宝,横四竖二,就是不知道下面有几层。

  张能见杨伟一双浓眉下的眼睛睁大,呼吸变粗,整个人定定的看着地上那箱子,心里自认为有谱了,他指着那箱子,笑到:“一千二百两,还请大少爷笑纳。”

  一开始失态后,杨伟很快回过神来,看着地上这一千二百两银子,杨伟默然半响,问到:“你一年能挣多少银子?”

  说着话,杨伟定定的看着对方,张能没想到杨伟会问出这个问题,一时间他心里有些,难道是这孩子,或者是那刘大官人看上自家这赚钱的营生,想夺过去!!??

  张能一张笑眯眯的胖脸上,各种表情瞬息万变,杨伟也不再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好半响,他才声音有些沙哑的说:“好叫大少爷知道,小人一年能挣个两千两左右,不过其中一千两,却是每年年关都准时送到大官人府上,小人年年,都没忘!”

  (不敢正眼看我,眼神闪烁,一年肯定不止两千两!)杨伟没想到这不入流的好汉帮一年竟能挣这么多银子,他知道这张能除了收保护费,主要是做皮肉生意,没想到这仅仅一个牌坊里的皮肉生意就如此赚钱!杨伟一时间还真有些心动,这皮肉生意,要是自己接手,配上前世那种包装与营销手段,想必真能做到日进斗金!

  (……我好歹也是一大老爷们!)杨伟有些失笑的摇摇头,真要是靠着做拉皮条挣那些皮肉钱,他怕是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张能说完,希冀的看着眼前这位能够决定自己大好前途的半大孩子。

  杨伟此时已拿定主意,开口道:“张帮主,这银子我不会要!以后好汉帮种种,与我父子二人再无任何瓜葛,你好自为之!”

  说完,杨伟再也不理此时已然有些呆若木鸡的张能,转身就向几步外的大门口走去,“走!”赵北曹大壮等人连忙跟上。

  看热闹的人群见杨伟大步向大门口走过来,这些普通人家急忙向外闪避,就只门口右侧那“少爷”跟他身边两个汉子没有动,那少爷反而上前一步,对刚刚跨过门槛的杨伟随手抱拳施了一礼,语气有些大咧咧的笑到:“这位兄弟,你刚……”

  刚刚杨伟张能两人离大门口就几步的距离,那少爷已经听见两人大部分的对话内容,在这勾阑胡同里,做什么挣得钱,他虽小,可也是知道的,他对杨伟不屑这婊子钱的举动很是欣赏,再加上他刚刚对杨伟已是有些好奇加好感,见杨伟跟自己就要照面,他刚要抬手打个招呼,没成想那杨伟左侧一个面如冠玉的小子突然冲前一步,对着他喝到:“你叫谁兄弟呢?这可是我们老大,你算老几?看你愣头愣脑的样子,你傻吧?”

  赵北本身没有父亲,这十一年间,把他带大的奶哥哥杨伟对他来说,就是亦兄亦父的存在,平时他对杨伟可就是崇拜的要命,可大门口这个傻不拉几的孩子开口就称呼他奶哥哥为兄弟,他当即就不中意了,上去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呵斥。

  “小北,住口。”杨伟早就看见大门口这两大一小的组合,两个大人一身彪悍气,这小的则穿着一身的锦缎,很明显不是寻常人家,他可不想莫名其妙惹麻烦上身,喝完赵北,杨伟转向那少爷,刚要客气的开口为赵北分说几句,可对方却已经气的大骂出口了。

  “好你个小兔崽子啊,”这少爷抬手戳指指着还比他高一些的赵北,一张英气的小脸蛋此时已经涨的通红,“今天小爷我就要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护院李豹跟另一个同伴此时颇有些哭笑不得,两人相互打了个眼色,双方都是小孩子,只要没闹出什么刀枪等利器,先看看再说。毕竟,那刘大山两人曾经听过对方过去一些传闻,讲实在的,他们对刘大山这些人,委实是佩服的很。

  赵北从小到大跟着杨伟可从没吃过亏,也是眼高于顶惯了,他当即骂了回去:“吆?还教训你爷爷我?来来来,今天你赵爷爷不把你屎都打出来,爷爷我跟你姓!”

  “你!”那少爷显然没想到对方这嘴这么利,他从小在府里可没人教他骂人的脏话,可赵北不同了,刘大山话不多,可平时出口成脏却是习惯之语,更不用他那些手下曹新等校尉了,再加上杨伟前世就不是个憨实的角色,平时带着的这几个小弟,也多少跟他学了几分前世国骂。

  “你什么你?瞧你那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熊色(shai),小爷一看见你,就知道你这孩子从小就脑子里缺根筋,哎呀不对,大毛你说,他是不是不是缺根筋,他就是一根筋啊?”

  “嘻嘻,我可不知道,我又不是他,你问他啊。”

  赵北跟田大毛两人一唱一和,可把这少爷气的当即就火冒三丈,“唰!”他撩起衣服下摆,腾腾后退两步到台阶下,戳指指着赵北,“兀那小兔崽子,你给我下来,今天我李承风,非要揍你个半死不成!!”

  “下去就下去!”

  赵北说着就要上前,“慢着!”这时杨伟一把把他拉住,自己几步到了台阶下,双手抱拳,施了个平礼后,笑容满面的说到:“原来是李家兄弟,久仰大名,只恨无缘得见呐,今日这一见,嗯,兄弟果然仪表堂堂,非凡夫俗子可比啊,”

  李承风,好刀枪棍棒,不好读书习墨。杨伟心中想着,嘴上一连串漂亮的奉承话过去,果然这小孩子脸色好看多了。

  “李家兄弟,刚才仅仅是一场误会,小北,过来,”赵北此时有点郁闷,今天他这大哥怎么了,咋对个陌生人这么热情?还久仰大名,他怎么没听过这傻不拉几的大名?

  赵北有些不情不愿的走到台阶下,杨伟一手抓着两人的手,“啪~”硬是合在一起,他分别笑呵呵的看了看两人,“你看,咱们年纪都差不多大,都是响当当的男子汉,刚才那点误会,咱们就此揭过如何?小北?”

  赵北见状,有些不情愿的冲李承风点了点头:“刚才,对不住了。”

  “唔,”李承风倒是挺爽朗的笑到:“这位兄台,刚才也是兄弟莽撞在先,兄弟对兄台亦是久仰已久啊,不想今日方能得见。”

  杨伟见对方那似模似样的小大人样,心中好笑,对方连他叫什么名都不知道还久仰,不过眼前可真是个好机会,当下他故作惊喜的大笑到:“哈哈,李家兄弟听过我杨伟的名字?”

  “嗯,是啊,”李承风此时一脸认真的在那胡说八道:“杨兄大名,兄弟早已久仰,今日一见,嗯,果然是人杰也!”

  “哈哈,说实话,我本来早就想去兵马司胡同认识一下兄弟你,可兄弟你们家这地位,唉,为兄委实不敢高攀啊!”

  连自己住哪,自家多高的地位都知道,对方果真的的确确是久仰自己!李承风更是满心高兴,他小脸通红的笑着:“嗳,杨兄切勿贬低自家,我李,呃,李某也是早就想认识认识杨兄这位人杰了。”

  真无聊。赵北在一边无趣的撇撇嘴,两人翻来覆去的就那几句话,真没劲。

  (可不能再尬聊下去了。)杨伟当机立断,亲热的握住对方的双手,笑容亲和的看着对方:“兄弟,现在为兄还有事要去办,这样如何,为兄家就在咱们坊南面的一条胡同,你到了那里一问便知,等你什么时候有空,兄弟可以来我家,咱们再畅谈如何?”

  “好!”李承风猛点头,学着他心目中大人的样子,拱手作揖,小脸肃然的说到:“既然杨兄有事要办,李某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为兄就告辞了?”

  “杨兄请!”

  杨伟说着,再施了个平礼,等李承风回完礼后,迈步就走,李承风此时还是有些小激动的看着已经走到几步外的杨伟,这时他听见附近还没散的人群里,突然有个八岁大的孩子喊着:“伟哥,你可好久没有跟我们讲故事了,什么时候再讲啊?”

  这孩子一说完,引得其他孩子七嘴八舌的说着:“是啊,伟哥,我还想听绝代双骄呢。”

  “我想听小李飞刀。”

  “我想听葫芦娃。”

  “伟哥,我想听那郭靖啊。”

  李承风此时一对小耳朵仔细的听着,这些嚷嚷的孩子啥意思?听他们这意思,这杨兄还挺会讲故事?

  真是天助我也!杨伟不着痕迹的瞥了眼在那竖着耳朵“偷听”的李承风,抬手示意这些孩子收声,“咳,”他故意大声说到:“也罢!最近事忙,确实好久没给你们讲故事了,这样吧,从明天开始,还是那个时辰在我家,准时开讲,大家伙有想听的,准时到啊!!”

  说完,杨伟大步流星带头向胡同口走去。(嘿嘿,不信你不上钩!)

  等杨伟走了,人群也准备散了,李承风蓦地几步走到刚才当先开口的那孩子身前,笑眯眯问他:“小兄弟,你刚才说的伟哥讲故事,是啥意思?”

  这孩子看见刚才杨伟跟李承风把臂言欢,他可不傻,知道眼前这比自己快高了一头的大孩子很可能也是大官人家里的孩子,“哦,这位少爷你不知道啊?伟哥儿讲的故事老带劲了,你听我说啊…………”

  “…………陆小凤,小鱼儿,郭靖,黄蓉,”李承风一双有神的大眼睛越来越亮,“太有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