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汉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如何赚钱? 上

大明汉帮 三世枕上书 3521 2019.05.31 21:00

  “哎呦,小孙孙!!快让叔爷抱抱!!”

  伴着一道有些尖锐的公鸭嗓,刚刚跨进家门口的杨伟一下子被一个小老儿一把抱了起来,“叔爷好。”杨伟赶忙换上一副乖巧的表情,跟一个乖宝宝一样任这名小老儿上下其手摸个不停,等这名面皮上皱纹不少,却没有哪怕一根须根的小老儿摸够了,杨伟这才被放下来,任对方牵着他的手往正屋走去。

  正屋里已经摆上那张吃饭用的大方桌,桌子上已是摆的满满当当,刘大山张翠翠还有刘花英三姐妹,再加上刚刚进来的一老一少,刘大山让那小老儿做了正位,而他则跟他的义子杨伟在对方的左右手作陪,其次才是张翠翠跟刘花英三姐妹她们。

  “哈哈哈……”

  “叔父,来。”

  “哈哈,好。”

  “哎,别光看着啊,侄媳妇,孩子们,快吃。”

  “唉,哎!”

  直等到小老儿招呼一群人动筷,刘大山杨伟他们方才开始吃喝起来,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刘大山陪着他的叔父刘荣连喝三盅,刘荣喝完酒夹了口菜,看着桌子周围这一大家子,不由得很是感慨:“这才是老夫这年纪应该有的生活,哎~~~”

  “叔爷,”杨伟在一边再给刘荣满上酒,嘴上乖巧的说着:“您老要不就出来跟我们一起过得了,那里面有什么好留恋的?”

  刘荣用左手摸着杨伟的小脑袋瓜,眼神溺爱的看着杨伟,嘴里道:“乖乖小孙孙啊,那里面可不是你想出来就能出来的,进去了,这辈子再想出来,可就不是自己说了算喽……”

  刘荣语气有几许无奈,杨伟刚才只是想顺口安慰一下对方,没想到这几句话惹得刘荣更是感慨几分,不过好在刘荣心态转变的很快,他话锋一转:“小孙孙啊,上次叔爷给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啊~~~”杨伟那张浓眉大眼很是讨喜的小脸蛋秒变成一张苦瓜脸,他一脸苦兮兮的看着刘荣,语气极是苦闷的道:“叔爷啊,小孙孙我真的天生不适合读书,我,我一看到那些四书五经,我就犯困啊我。”

  “胡说,”刘荣好笑的抬手刮了一记杨伟的鼻头:“你这个三岁就能认字的小神童会怕读书?”

  “呃,”杨伟真不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才好,这时刘大山也说:“伟儿,你叔爷说的对,要想将来出人头地,你还得读书才行!”

  “呃……”

  杨伟这个郁闷啊,他总不能跟他们说他学的是理科,爱好的也是理科,这文学对他来说,前世的语文就只是刚刚及格,更不用说这世的四书五经了,他也看过,可实在是看不下去。

  (沉默是金吧。)杨伟不开口了,反正任他们怎么说,他就不去私塾,不过杨伟也是时常感叹这时代文人的崇高地位,就连他义父这个纯粹的武夫都要他走文路,也许,这就是明朝将来灭亡的根本原因?杨伟若有所悟。

  “大山你看看,”刘荣拿手指点着“沉默不语”的杨伟,对刘大山说到:“这孩子又来这一套,哎,算了,你这孩子从小是个有主意的主,管不了,管不了噢。”

  张翠翠这会笑眯眯的替她这“十世”的儿子说话了:“叔父,伟儿既然不愿意读书,就随他去吧,依我看,我家伟儿可比那些读书人知书达礼多了,你看看京城里那些读书人,哪个不是鼻孔朝天看人?”

  “哎,也罢,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刘荣无奈说了一句,这时刘花英三姐妹已经吃饱了,她们跟刘荣行了礼后,张翠翠就带着她们出了正堂,“说吧,”刘荣看着刘大山,道:“吃完这顿家常饭,年前老夫可就出不了宫了,大山你不是说有事要跟老夫商量?”

  “叔父,”刘大山一指对面:“是伟儿这孩子有些事想向您请教。”

  “哦?”刘荣看向在他左手位的杨伟,他可知道这孩子从小就古灵精怪,一脑袋的鬼点子,“小孙孙,有什么事想跟叔爷请教啊?”

  “叔爷,我想知道如何让一个人进宫。”

  “……”刘荣没想到杨伟会问出这么个问题,他看看此时正认真看着他的杨伟,知道面前这从小就有自己主意的孩子不会无的放矢的瞎问,“……什么人?”

  “是一个孩子,”杨伟把王小六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完,最后他补充道:“叔爷,我不是说让这孩子现在就进宫,我是说等到三年后,叔爷有没有办法让他进宫陪一个人。”

  刘荣听着听着大感奇怪,“陪谁?”

  “太子的第五子,朱由检,我让小六进去,就是为了陪他。”

  刘荣心里更加奇怪了,这小孙孙不但要把人弄进去,而且还要把这个人安排到指定的人身边,而这个指定的人,只是个没娘没任何势力的皇五孙,他不奇怪才怪。

  “小孙孙,这太子的第五子,你认识?”

  “孙儿不认识,”杨伟抬头看着刘荣,小脸蛋上写满了认真:“叔爷,你别问我为什么,我只想知道,将来怎么才能把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安排到那朱由检身边去?”

  这时刘大山在一旁沉声开口:“叔父,这孩子从小做事就出人意料,他必有他自己的理由,您老就别问为什么了。”

  “……好吧。”这世上唯一的亲人都这样说了,刘荣也就不再问为什么,

  他仔细想了想,然后说到:“要想让一个十一岁大的孩子进宫,并且把他安排到皇五孙身边,这事说难,很难,说简单,也简单,”刘荣抬起右手,竖起食指,接着再张开中指跟无名指,接着道:“一万两银子,五成的可能,三万两银子,九成九的可能!”

  杨伟微微皱眉,问:“叔爷,怎么讲?”

  刘荣沙哑着他那公鸭嗓解释到:“老夫在宫里没什么地位,以老夫的能耐,这辈子在宫里怕都是个绿衣的命,可老夫的义兄却是个有能耐有野心的主,只是苦于没有活动的银子,一万两,能让我这义兄有希望在三年之内当上内廷其中一个衙门的掌班,而三万两,他肯定能做到!”

  “叔爷,”杨伟听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您老这义兄当上内廷衙门的掌班,就能把人安排到那皇五孙身边去?”

  “嘿嘿,你们是不认识老夫这义兄,此人讲义气,有能耐,前几日他扒上了皇长孙的乳娘,正打的火热,呃,咳咳,”刘荣突然觉得这话说给杨伟这小孩子听不好,“呃,那个,皇长孙现在与皇五孙生活在一起,感情极好,他又对他的乳娘极为依赖,有他开这个口,要个人过来给他弟弟当伴当,嘿嘿,要是给他自己做伴当,皇长孙是做不了这个主的,不过给他弟弟么,他就能做。”

  “哦。”虽然有些绕,杨伟算是听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三万两银子就是刘荣那义兄往上爬的活动经费,而作为回报,就是把王小六安排到朱由检身边。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付出才有回报,不过要三万两!!这大大超出了杨伟的预期,一时间他有些沉默,这么多银子,不好弄啊。

  刘荣见他沉默不语,以为这孩子八成已经被这么多的银子吓住了:“小孙孙啊,你要单单只是想让人进宫,用不了多少银子,叔爷跟人说一说,”

  “不!!”杨伟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叔爷,三万两就三万两!!不过叔爷这事可不能跟您那义兄说,等到您老那义兄有这能力的时候,您装作随口提一句就行了,可千万别,呃……”

  杨伟一时不知该如何说,不过刘荣已经懂了,他摸摸杨伟的小脸蛋,笑到:“真是人小鬼大,放心,叔爷知道到底哪边才是自家人!!”

  “嘿嘿,”杨伟赶紧卖卖萌,逗的刘荣一阵开怀大笑后,他才继续说正事:“叔爷,孙儿跟干爹商量了几个挣钱的法子,也不知哪个法子好,您老见多识广,您给把把脉?”

  “看看,”刘荣可惜的摇摇头,就冲这少年老成的一番话,这孩子将来不去混官场可惜了,“把你的法子拿出来吧,老夫虽没有大能耐,可在宫里打混这么多年,眼光还是有的。”

  杨伟刚要起身去拿,刘大山已经起身出了门口,他只得重新坐下,陪着他这个干爷爷说话,说着,杨伟随口问了一句:“叔爷,您老这义兄叫什么啊?”

  “哦,此人姓李,名进忠。”

  “哦。”杨伟对这名字没什么印象,后面他只是跟刘荣聊些家常,过了一会刘大山双手捧着个小箱子走了进来。

  “叔父请看。”

  刘大山把箱子中的东西一一摆在桌案上。

  第一件物事是一张还冒着热气的面饼,刘荣拿起一看,里面卷着些肉菜,杨伟在旁示意他尝尝。

  “嗯~”刘荣拿起尝了一口,“味道不错,嗯,这里面有肥肉片子,嗯,这辣味是什么,难道是胡椒?不像,茱萸?”刘荣又摇摇头:“也不像,不过这味道倒是不难吃,不,慢着,”刘荣慢慢嚼着,他只觉这有点酸有点辣的味道很是开胃,越吃越香,不知不觉,他竟把这一张怕有大半斤重的卷饼吃完了。

  刘荣有些意犹未尽的舔舔刚才拿卷饼的手指,好奇的问到:“大山,这味道是?”

  刘大山指指杨伟,“叔父,这是伟儿发现的。”

  刘荣心想果然还是这孩子,他看向杨伟,杨伟开口问:“叔爷,这卷饼味道怎么样?”

  “嗯,不错。”刘荣确实觉得这卷饼的味道真不错,而且里面还有肥肉有青菜,就这一张卷饼他就觉得吃饱了,杨伟又问:“叔爷,您老看我要派人沿街卖这卷饼,一份这样普通的卷饼要十二文一张,能卖的出去吗?”

  “嗯,”刘荣缓缓点头:“十二文对京城的普通百姓来说委实不贵,你这生意应该能做,不过,小孙孙,如果这是你要发财的路子,叔爷不建议你做。”

  杨伟疑惑的看着刘荣,刚刚还说能做,怎么转眼间就又不能做了,刘荣拿干净的麻纸擦擦油腻的双手,缓缓说到:“叔爷也不问你这味道是怎么回事,叔爷只问你,这味道可是你的独家秘方?”

  “是啊,叔爷。”

  见杨伟点头承认,刘荣缓缓摇头:“伟儿啊,这买卖不能做,你要是做了,咱们家,可就要家破人亡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