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六明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回,刀剑两说

六明灯 金阆风 3066 2019.03.15 23:30

  人心,如同盛世的花朵,绽放出最美的颜色,凋零出最腐朽的气息。

  商加路的心,痛的感觉快要停止跳动,比身上的伤还要来得痛,鲜血渗透了衣裳,他不敢回头看,只因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商大侠,得罪了,但苏惊怜是青灯会的人。”身后苏惊怜小声说道。

  她的声音极其细微,哭腔中带着负罪的语气,小到只有商加路听的到,而且听的一清二楚,字字诛心,斩断念想。

  商加路低着头,迈出艰难的一步,青灯会里无人敢拦他,他踏着颠簸的脚步在众目睽睽下走向侯府。

  就在商加路转身刹那,一个青灯会帮众骑着快马赶来,与他擦身而过。

  来人持着青灯会令旗,在杨大海面前小声说上几句后,杨大海就号令所有人撤回青灯会,眼见今夜的一场纷争就要平息。

  商加路孤身一人驻足侯府前,眼神里满是落寞。

  ……

  一个身着飞鱼服的窈窕身影踏着绝世轻功落在西林村前,四处都是血腥味和乱战后的残骸。

  不管怎样相空儿都是女子,深夜见了这场面还是被吓的不轻,此地阴气逼人,她不自觉揉了揉发冷的手臂。

  商加路和她分开时两人定了计划,由商加路把丹药拿回去给张玉宣,他料定张玉宣拿了丹药会直接回京,便让相空儿假扮成锦衣卫等候在沿途上,伺机偷张玉宣身上的丹药,如此一来,可解除三方危机,又能再次夺回丹药,没曾想却被杨南天捷足先登。

  “都怪这该死的商加路,让本小姐一路跟着那些锦衣卫,他们的脚印到了此地就停止,话说这里真是怪可怕的。”

  一边说着话,相空儿脚步缓慢小心走着,忽然踩到一块黏糊糊的东西,借着微弱星光,她俯身查看,竟然是一滩快要干涸的血。

  相空儿吓的花容失色,几乎整个人都跳了起来,退后了两步。

  她俯身看了一圈,惊讶发现脚下早已没有可以立足的地方,到处都是白骨、血液、碎肉和刀具。

  犹如踏入一处炎域战场,人间炼狱,焚毁后的世界,是苍凉的一切,相空儿眼眶湿润了,她可以想象出来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的一场惨烈的斗争。

  相空儿只感觉自己呼吸慢慢开始沉重起来,心跳的很快,头皮发麻,见多识广的她也不曾经历过这般恐怖的事,进退两难。

  全死了!锦衣卫全死了!

  相空儿捂着嘴,正欲离开,一扭头发现一旁的水沟里,杂草丛生旁,有一只裸露在外的脚。

  她壮着胆子漫步走去,惊讶发现一个人躺在水沟旁,半张脸还泡在水里。

  “喂!你还活着吗?”

  相空儿用脚踢了几下张玉宣,不过张玉宣完全没有反应,她俯身颤抖着用手试探他的鼻息。

  断断续续甚是微弱,但却没有完全断气,似乎还有一线生机,若不是她追随来此,恐怕片刻后张玉宣就会死!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虽是个贼,但本性却不坏。

  数日后,张玉宣睁开眼,身体虚弱的已经不容许他乱动一下,只有意识保持着清醒。

  他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但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外面有些喧闹,看房里的装饰,自己应是身处某个客栈的房内。

  被砍断的手臂没有了知觉,取而代之的是层层布包裹着,身上的伤也都上了药,包括那身破烂不堪的飞鱼服,也被换成了一套新衣裳。

  “你终于醒了?”

  门被推开,正是她婀娜的身影进来。

  张玉宣勉强撑起一点身子打量着她,想说话,但却似乎难以开口,感觉喉咙里有口痰卡着,他急促呼吸两下,剧烈咳嗽起来。

  相空儿扶他躺下,嗔怪说道:“身体虚弱就不要乱动。”

  张玉宣抬头与她四目相对,左手捶打着床板勉强说道:“姑娘你为何要救在下,在下几十个兄弟都死了,让我张玉宣独自活着比死了更痛苦!更何况东西被抢,圣上也定会怪罪臣,在下......也是个废人了。”

  相空儿瞪了他一眼道:“你堂堂锦衣卫指挥师也太没出息了,我要是你就好好活着,去把失去的一切找回来。”

  “你......”

  此话触动了张玉宣,他左手捂脸,竟然啜泣起来。

  相空儿扯着张玉宣的衣领严肃说道:“本小姐没那功夫再照看你了,明日是武林盛会,本小姐要赶去瞧瞧热闹,你便是张玉宣吧?你的这身衣服,还有你的这条命,共计十万两。”

  张玉宣听过后有些无奈,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她。

  相空儿又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要想死?先把本小姐的银两还清!”

  张玉宣没有回答他,轻叹一声,扭过头去。

  相空儿把他的腰牌在他眼前晃了晃,笑道:“此物就是抵押,放在本小姐这,你便在此等本小姐回来!”

  “诶,不可!”

  张玉宣想起身阻拦,但稍有动作,便全身如同散架一般难受。

  “本小姐走的这几日,已经重金请了养安堂最好的郎中来给你诊治,你便在此安心休养吧。”

  相空儿说完便推门而出,扬长而去。

  ......

  封刀大会前一日,武林各门各派都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来到苍凉荒地中落刀山庄。

  山庄内火云亭,一个白衣俊朗的男人,正端坐在亭内抚琴。

  古十一迎面走来,身背分惜,神采奕奕,眉宇间已有宗师风范。

  见古十一前来,琴声戛然而止!

  “是十一叨扰了苏先生雅兴。”古十一作揖道。

  白衣男人站起身,举手投足间把文雅两字发挥的淋漓尽致,再加上他那张俊俏的脸,能叫天下女子都倾心不已。

  此人能文善武,精通音律琴弦,能通晓万事,使一把文儒剑,正是江湖人称青寒阙影,苏闻。

  他有一宝物名为圣阇,江湖传闻这件宝物能预知未来之事。

  正所谓惊梦阙影乱平生,琴音解忧圣言真。

  “无妨,本就是即性随手一弹。”苏闻道。

  古十一放声大笑起来,指着琴道:“十一不是苏先生的知音,但从琴声中听出金戈铁马般豪情。”

  苏闻笑道:“恐怕是此地刀气纵横,感染了琴音,此番封刀大会,苏某也是为了来见一个人,那是个懂我音律之人。”

  古十一道:“先生乃是当世奇才,十一有一事不明,请先生解惑。”

  苏闻摆手道:“但说无妨!”

  古十一顿了顿说道:“十一一直有个心头结,百思不得其解,十一觉得原本那持魔刀的黑衣人,是故意留刀与我,但却想不通他这样做,究竟有何目的。”

  苏闻仰头看天,突然笑道:“十一贤弟,若是你是那黑衣人,为何要留刀?”

  古十一沉吟片刻道:“若我是黑衣人……”

  他看向自己的手心,那是用来握刀的手,是他生命的全部,也是力量的来源。

  忽然间,古十一像是有所顿悟,说道:“我明白了,黑衣人就是想让我们将全天下江湖人聚集在一起。”

  苏闻微微一笑,拔出文儒剑。

  “十一兄弟,若能三招内,踏进火云亭,苏闻自当开启圣阇为阁下断未来。”

  此话一出,却有挑衅韵味,古十一虽还未成为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但却未免太过于小瞧他。

  年轻气盛的他,当下就拨出分惜宝刀,扬刀立威,霎时间刀气飞旋。

  “苏闻兄,多有得罪了!”

  说话间,分惜宝刀已经绽放刀气,配合山庄刀法寻刀诀「遍寻不获」,起招就妄图抢占先机。

  人、剑,皆是君子,苏闻的剑,是江湖中最为儒雅的剑,寒光一瞬,正是他成名绝学「千步诸家」。

  分惜刀气,所至之处,皆被文儒剑挡下,但看苏闻身形,竟能和剑同时幻化出百十个,令人惊叹。

  古十一收招,刚才一招他讨不到任何便宜,佩服说道:“苏先生的绝学独步天下,令十一好生佩服。”

  苏闻还是微微一笑,旋转剑锋回答道:“十一兄弟,还剩下两招。”

  古十一闭眼,右手举刀,左手握拳,招式一起,便是铺天盖地的汹涌气息,这怪异的招式便是他自创的「落刀十一」。

  此招速度突破常理又威力巨大,崔大亮和黑衣人都曾交过手,皆在此招上吃亏,今日为了能一借圣阇,古十一不惜动用这压箱底的一招。

  「落刀十一」只有一式,但就是这一式,能将一切斩断。

  古十一出招了,巨大的刀气席卷向火云亭,苏闻的身形不断变幻,残影重生,犹如同时出现几百个苏闻。

  剑势点在刀招上,发出叮当声响,两把神兵利器相交,各有千秋。

  火花四溅,刀剑两说,「落刀十一」竟然被卸的一干二净,古十一最为得意自信的刀招就瞬间被拆解了。

  以快制快,苏闻的剑,略胜一筹。

  古十一倍感惊讶,后退收招。

  苏闻一脸笑意,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摆手道:“十一兄弟,还剩一招。”

  “不必了,苏先生更胜一筹,再出一招也只会徒增笑话,先生武功十一佩服。”

  古十一还为刚才招式被破解耿耿于怀,扭头就走,心中暗想,若是刚才还能再快一点,输赢便会有不同的解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