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故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建议

故国梦 蓼沨君 2129 2019.07.04 07:30

  滹沱河发源于大周南部一个名为绍浔小镇上的一口古泉,一路向南历经芸州、尤田,在崇至折而向东,最终注入大海。

  滹沱河横贯东西几千里,也成了大周与乌弋天然的分界线,滹沱河以北是大周的国土,以南则是乌弋的地盘。

  “砰、砰”小小的木舱门上响起了轻轻的扣门声,扶罗起身开门,见郅都端着食案走了进来,在案几旁坐下,道:“罗儿,你从早起就没吃东西,这眼看着都中午了,多少吃些吧。”

  扶罗实在没有胃口,可又不忍拂了哥哥的好意,只得在稍稍清淡的几碗菜中挑了几筷子,就不吃了。

  郅都见她如此食不知味,自然也知晓她的心事,却不知该怎么相劝,只好在她身畔不做声地坐着。

  扶罗趴在窗上,状似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景象。

  郅都也跟着看过去,天空分外高远阔朗,干净得仿佛洗过的琉璃镜般,大团大团的雪白云朵漂浮在镜上。碧空下,两岸青峰如黛,夹着清澈湛蓝的江水,似一条硕大无匹的丝绸铺陈在天地间,与远方蔚蓝天际相接,水天一色,几无尽头。

  郅都忽然听见一声几乎轻不可闻的叹息声,憋了两天的话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罗儿,那个甫君凌到底是谁啊?”

  扶罗猛地回头,郅都见她眼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心中一痛:“哥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着,要是父王赶在单桓使者到达乌弋前把你许给了那个甫君凌,你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扶罗苦笑了下,又叹了口气,把师娘当日对她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大周元帅跟公主的儿子?”郅都惊诧莫名,跟着就明白妹妹为何叹气了,“这确实难办了。”

  何止难办,是根本没法办,扶罗心中自嘲道。

  乌弋有大周三分之一大小,国力也不算弱,大周朝廷素来也不敢小瞧了这个邻居,可那只是国家层面上的。普通的大周人是瞧不上乌弋的,总是觉得这里不过是茹毛饮血的荒蛮之地,根本就没有大周人愿意跟乌弋人婚配,更遑论血统高贵的皇亲国戚,只怕就是他愿意娶自己,父母也不会答应吧。

  “那要不要我劝父王派使者去跟大周皇帝提亲试试?”郅都犹豫着道。

  “千万不行,”扶罗显然对这个法子思量过,是以郅都一提出来,她就立刻否决了,“莫说大周皇帝绝不会应允,父王这么做会引起单桓的猜疑,这法子绝不可以。”

  是啊,这法子绝对不行,乌弋跟单桓鼎足而立,都盼着跟大周拉近关系,好压对方一头。大周自然不傻,也明白两国的心思,可大周不愿给任何一国有可乘之机,对待两国一直都是一碗水端平,其实对大周来说,坐山观虎斗是最好的法子,毕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若是乌弋贸然去大周提亲,大周若是允了,就要许给单桓一门相当的亲事,好平衡两国的关系,可大周历来打心底瞧不起两国,能省一事是一事,肯定会想法子回绝。

  若是回绝了,单桓不知要编排出多少笑话来,这倒也罢了,只怕单桓会疑心乌弋试图用和亲的法子来对付自己,以后两国的关系只怕更糟。

  郅都又何尝不知此法不可行,可眼睁睁地看着如同仙女般的妹妹嫁给那个檀莫槐,毁了她的一生,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

  强自忍了良久,终于还是把心底憋着的话说了出来:“妹妹,哥哥倒是有个法子,可以绝了那个檀莫槐对你的心思。”

  扶罗立时转过头来,迫不及待地问道:“什么法子?”

  郅都一咬牙,“回乌弋后,我私下探探父王的口风,若是他根本就不同意单桓的提亲便罢了,若是父王有这个意思,我就说出我想娶你,打消父王的念头。”

  扶罗惊异地望着郅都,郅都结结巴巴地道:“妹妹,你,你别误会,我,我不是那个,那个意思。若是来日父王真的,真的把你许给我,我答应你,你,你,你若是不情愿,我,我绝不会强逼于你。他日你有了意中人,我必与你合离,让你去跟意中人在一起。”

  扶罗心中甚是感动,她知道郅都这番话是发自肺腑之言,不由地轻轻握住郅都的手:“哥哥对我的好,我永远记得,可这样做,对哥哥你不公平,我不愿意你这么做。”

  “又说傻话了不是?”郅都轻轻抚摸着扶罗的秀发,“小时候看到我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不由分说就抢了去,那时怎么不跟哥哥说公平呢?”

  扶罗见郅都眼中都是盈盈的笑意,也不由地扑哧一笑,因为自己是汉人,小时候乌弋的孩子都疏远自己,只有郅都喜欢哄着自己玩,那个时候自己简直就是哥哥身后的一条小尾巴,哥哥走到哪,自己就跟到哪,不论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哥哥都是一笑置之。

  “谁让你是我哥哥呢,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啊?”

  扶罗歪着头爱娇地说着,郅都还像小时那般勾起右手手指,在扶罗挺直的鼻梁上轻轻一刮,扶罗咧嘴做了个鬼脸。

  又过了片刻,郅都还是提起了方才那个话题:“妹妹,你真的不用哥哥去父王面前说说吗?”

  扶罗细细想了想,坚定地摇摇头,“不用,一来父王未必就会应允了这桩婚事,再来,就算父王真的被逼到没有法子同意把我嫁给那个檀莫槐,我也会想法子让这桩婚事做不成。”

  郅都知道妹妹极其聪明睿智,自小精灵古怪,鬼主意不断,可那些都是些小事,牵涉到两国关系的大事,她到底能想出什么法子来,法子到底有没有用,郅都还真是拿不准。

  郅都看着妹妹伏在舱窗上,静静地玩赏着窗外的美景,脸上的神情似乎轻松了不少,心中的担忧也跟着放下了些,可到底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算了,不管妹妹答允不答允,回乌弋后还是赶紧私下谈谈父王的口风吧,毕竟还有七八天的时间,单桓使者才能赶到,这几天的时间里,见机行事吧。

  郅都也转头望向窗外,见水流愈来愈急,湍急奔腾,波浪翻滚着涌向前方,这是滹沱河中最险峻之处,名为凌石渡,过了凌石渡,再有半日就可回乌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