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故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口风

故国梦 蓼沨君 2154 2019.07.05 07:30

  趸船靠岸的时候,天空才蒙蒙亮,郅都和扶罗牵着马匹,一早就等在船边,身后一群人牵着骡子大马,骡马背上都负着扎得结结实实的货物,显然是要到乌弋做买卖的大周商人。

  趸船靠岸了,两人飞快地牵马下船,飞身上马,纵马奔驰而去。

  约莫过了四个时辰,两人来到了广袤无垠的莫何川,七月的光景,川上的蒿草已没过了脚踝,漫天漫野的一直延伸到天边,草原上无遮无拦,风很大,随风倾倒的蒿草一波一波的像海浪般此起彼伏,宛若置身在一片绿色的海洋中。

  沿着莫何川疾驰了二十里,突然远处蒿草丛中露出一支马队,领头的骑手遥遥望见两人,不由地大声招呼着,人人都是满脸兴奋,头前那人早就纵马奔过来,到了近前一跃下马,对两人鞠躬行礼:“郅都王子,扶罗公主。”

  两人勒住了马,郅都问道:“罕仲,你怎么在这?”

  罕仲裂开大嘴笑了:“今日是我带队巡逻的日子,没想到会遇见王子公主。”

  乌弋民风淳朴,极少有坑蒙拐骗杀人害命的事发生,平素也没有太多的侍卫巡守,就连单于王帐附近也不过是每日一队侍卫守卫,看来今日就是罕仲当值。

  郅都点点头,“父王母后还好吧?”

  “单于大阏氏都好,”罕仲恭恭敬敬地回答,突然想起一事,“两位赶紧回帐子里换一下衣裳吧,眼瞧着天就黑了,今天是拜月节,按规矩整个部族的头领都要齐聚莫何川欢庆呢。”

  灵轵在大周境内,为了方便行走,兄妹二人皆是身着汉服,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郅都与扶罗一提缰绳,两匹马瞬间四蹄翻飞,疾驰而去。没过多久,便来到了自己的帐子,左右瞧瞧无人,偷偷溜了进去。

  扶罗一进帐子,就见自己的侍女乌塔娜正坐在毡毯上,托着腮打盹。扶罗也不出声,悄悄脱下身上的粉色石榴裙,翻出一件碧水青直领窄袖长袍换上,散开如瀑长发,对着镜子细细编起了辫子。

  正自忙乱着,帐帘一掀,一个衣饰华贵的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侍女,那女子嗔道:“怎的这次去灵轵待了那么久?”

  乌塔娜立刻被惊醒了,懵懵懂懂地瞧了下帐内,唬了一跳,忙对着那女子鞠躬:“大阏氏。”上前接过扶罗手中的杨木梳,轻柔熟练地给她编织发辫。

  扶罗也知此次实在在外待得太久,着实有些不像话,可她更知母亲的性子柔,只要在她怀里撒个娇,说几句软话,就保管无事。至于父王,对母亲素来千依百顺,只要母亲这里混过去了,他更加不会追究。

  果然,乌塔娜一放下梳子,扶罗就一下子扑进桓少筠的怀里,扭着身子,娇声道:“娘亲,女儿也不想留那么久,可是你也知道,师父师娘的寨子,事情本来就多,他二老又不管,女儿看着也不好不理嘛。女儿错了,以后再不敢了,您就别生气了,娘亲一生气可就不美了。”

  桓少筠伸手扶住额头,无奈地看着赖在自己怀中撒娇的女儿,怎么也不明白,这个女儿在灵轵寨就如同领袖般存在,寨子上上下下数千人对她惟命是从,可一来到自己身畔,就如同几岁孩童一样,真真令人哭笑不得。

  身后侍女想来是见惯了这一幕,都低着头嗤嗤直笑。

  桓少筠瞪了扶罗一眼:“你也是十四岁的人了,换做其他人,都有孩子了,你倒好,还在装孩子。”

  扶罗嘻嘻一笑:“谁让娘亲疼我呢,我在娘亲面前永远是个孩子。”

  “看来真的要听你父王的话,找个婆家好好管束你了。”

  扶罗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面色瞬间沉了下来,不再说话。

  桓少筠只觉得怀中的女儿身子一滞,也不再冲自己撒娇,全然不似往日,不禁奇怪,“怎么啦,说到你的痛处,就索性装哑巴了?”

  桓少筠见扶罗沉默不语,以为自己口气过重,伤了女儿的心,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刚想宽慰几句,耳边突然传来极轻微的话,“娘亲,我想单独跟你说句话。”

  桓少筠登时一怔,低头瞧去,扶罗整张脸都埋在她的怀里,双臂搂着她的脖子,倒似在外受了气,回家跟母亲诉委屈。

  桓少筠情知有异,吩咐侍女,“都在帐外候着吧,我跟公主单独说说话。”

  侍女鱼贯走出帐子,扶罗才坐直了身子,双手拉着桓少筠的手,“娘亲,父王是不是真的要把我嫁出去?”

  桓少筠不解其意,“这孩子这不是说傻话吗,当然要把你嫁出去,你见过哪个女子终身独处的?”

  扶罗见母亲根本没弄懂她的意思,也不绕圈子,直接了当地道,“父王是不是打算许了单桓的求亲?”

  桓少筠从来不知还有此事,大吃一惊,“你怎知单桓要来跟你父王求亲?”

  扶罗没想到母亲对此全然不知情,不禁轻轻蹙眉,哥哥定然不会欺骗自己,这样看来,父亲并未把这个消息跟母亲提起,而是仅仅透漏给了哥哥知晓。

  “难怪你哥哥亲自去灵轵接你,想来是他知道了此事,才特意去的吧。”桓少筠见扶罗不回答,稍稍思索了下,恍然大悟,跟着却紧紧皱起眉头,“单桓来求亲,不会是那个檀莫槐吧?”

  扶罗俏脸一沉,桓少筠顿时明白了,连连摇头:“绝对不行,那个檀莫槐,贪婪暴虐,好色成性,你嫁过去岂会有好日子过,说句不好听的,与其你嫁给他,倒不如嫁给你哥哥。”

  “娘亲!”扶罗拖长声音不依不饶。

  桓少筠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扶罗光洁的额头一下,“你少跟娘亲装傻,连你父王都看出来的事情,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扶罗楞了一下,“父王也看出来了?”

  “可不是,你还真以为你父王整日忙着乌弋的政事,就顾不上你们两个小鬼的心事了?”

  扶罗倒没注意桓少筠口中的戏谑之意,心中一直暗暗思量,原来父王早就看穿了哥哥的心思,那这次一定是他故意把单桓来求亲的事透漏给哥哥,逼哥哥和自己做决定,这样看来,父王对单桓的求亲也是不愿意的,如果父王是这样的心思,这事的转圜余地就更大了。

  她正想着,突然帐外侍女扬声道:“王后,郅都王子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