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故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出使

故国梦 蓼沨君 2024 2019.07.09 07:30

  众人齐声欢呼,纷纷向鲜于裒和乌贪訾道贺,大声起哄:“单于要赐酒赐肉!”

  鲜于裒满面笑容,大手一挥:“来人,再去宰牛杀羊,把存着的美酒也搬上来,今日在场的人都要酒足饭饱才许走!”

  众人轰然叫好,整个莫何川草原都为之震动,成千上万的人手拉手,围着郅都和阿史那高歌舞蹈。

  郅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声不出,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着手中的那块白玉,这块玉佩是扶罗亲自交到他手上的,扶罗的话,还隐隐约约地响在耳边,可从今而后,扶罗真的就只是自己的妹妹了。

  “单于,单于---”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声响亮的呼喊,郅都迅速分开围着的人群,迎向声音的来处,众人也纷纷停下歌舞,翘首望去。

  “哒哒”的清脆马蹄声中,一匹青马疾驰而至,奔到近处,马上乘者猛地伸手扣青马的辔头,青马一声长嘶,忽的腾空立起,马上的人应变奇速,伸手在马背上一按,跃下地后在地上翻滚了几下,避开了马蹄的践踏。

  郅都奔上前去,扶起地上的人,关切地问道:“罕仲大哥,受伤了么?”

  罕仲来不及回答,爬起身来又急匆匆地奔到鲜于裒的身前,单膝跪下,呼呼喘着粗气,“禀单于,大周使者求见。”

  大周使者?!

  众人面面相觑,惊讶莫名,大周派使者出使,倒也不算什么罕事,可从来都会先送来国书告知对方,商定好出使的日子,甚至还会私下透漏些使者会提的事情,好让被出使国事先做好接待准备。

  这次大周使者来访,没提前告知也就罢了,居然还赶在乌弋推选新单于的日子来,这般出使,纵然不是绝后,也绝对算是空前了。

  鲜于裒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却很快反应过来,吩咐罕仲道,“快,摆驾迎接大周使者。”

  罕仲忙不迭地答应,鲜于裒正要下令草原上的乌弋人摆开阵势,却远远听得一人朗声大笑,“我等不请自来,于乌弋佳节之际叨扰单于,已属不该,怎敢再劳动单于派人迎接?”

  话语一落,只听奔腾之声大作,匝地烟尘中,一队人马疾驰而至,约莫有上百人左右,人人皆是一身灰色曲裾深衣,只有领头一人身穿紫色官服,胯下骑着黑马,黑马精神抖擞,奔驰有力,速度极快。

  奔到近处,上百人一起下马,手持旌节走来,两面玄黑色的门旗上用黄金线绣着硕大的“周”字,其上盘踞着两条黄金雕铸的飞龙。大周崇尚水德,不光门旗,连龙虎旌也是玄黑色。

  扶罗一听使者是从大周而来,顿时想起了那个令自己牵肠挂肚的甫君凌,师娘说他是大周元帅和长公主的儿子,如此说来他是皇亲国戚无疑了,那这使者应该知道他的近况吧。

  该怎么样不着痕迹地向使者打听呢?

  扶罗正暗暗盘算着,鲜于裒早已率领众人亲自迎接大周使者向王帐走去,顾不得再多想,忙疾步跟上。

  阔朗的王帐内,双方分宾主坐下,鲜于裒命人献上新鲜的熟牛羊肉和马**茶酒,笑道:“大周是天朝上国,一啄一饮自然比我乌弋不知要精致多少,这些粗陋的饭食,就算是我乌弋人欢迎尊使远道而来,还请尊使不要嫌弃才好。”

  两国原本语言不通,每次出使双方各有通译,可鲜于裒跟桓少筠成婚十数年,尽管汉话不能跟汉人相提并论,却不赖于乌弋的汉话通译。

  那使者是个精瘦男子,瞧年纪大约四十来岁,一脸精明之气,听鲜于裒这般说,忙一拱手:“单于真是太客气了,早就听闻单于精通汉话,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不知尊使贵姓,如何称呼?”

  “在下贱姓梅,草字慎行,大周礼部侍郎,此次蒙陛下厚爱,特命下官率人来贵国出使。”

  礼部侍郎?

  扶罗越发困惑不解,即使她从来不关心乌弋的政事,可也知道以前来乌弋出使的大周官员多是吏部兵部的官员,还从没派过礼部的人来出使,这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了。

  为什么大周皇帝此次一改往日的规矩,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鲜于裒也是颇觉意外,不过倒也不好多问,对梅慎行道:“梅侍郎今日来的巧,我乌弋四部俟斤全部齐聚于此,容我跟梅侍郎一一介绍。”

  因为鲜于裒精通大周话,此次通译全都没有说话,使者团这边倒没有阻碍,可乌弋这边能听懂大周话的,除了通译,不过桓少筠郅都扶罗三人,其余人都是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鲜于裒冲通译一打眼色,通译会意,把四部俟斤挨个跟梅慎行引见一番,又用乌弋话跟四部俟斤说了一通,大伙互相见礼,忙乱了一阵。

  这一番客套,扶罗并未留意,她正低头思索,不知为何,总觉得对面的使者团中有一道锐利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逡巡,她猛然抬头,向使者团处望去。

  尽管王帐地方宽阔,可到底也无法容纳下这百来号人,此刻留在王帐内的不过十几人,其余人早被鲜于裒命人引至其他帐中招待。扶罗细细打量着十几人,多是三十多岁的男子,自己无一相识,照道理他们也不该识得自己。

  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万没想到,她这一番举动居然没逃过梅慎行的双眼,梅慎行冲扶罗微一点头,“不知这位姑娘该如何称呼?”

  “这是小女,名唤扶罗。”

  梅慎行双手交叠,缓缓倾身:“原来是扶罗公主,失敬失敬。”

  扶罗站起身来,还了个万福礼,展颜一笑:“梅大人,您原道而来,是我们的贵客,不必这么客气。”

  梅慎行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赏,鲜于裒心中更是得意,却不行于色,只是淡淡的,“不知梅侍郎今日来我乌弋,到底有何见教?”

  梅慎行起身向鲜于裒一揖,“回单于,陛下命我等前来,是特意给郅都王子提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