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故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试探(上)

故国梦 蓼沨君 2192 2019.07.15 20:00

  扶罗虽然喜欢在桓少筠面前撒娇,可当着阿史那的面却极少,因为阿史那自小便没了娘,扶罗怕她见了心中难免不好受,是以每次两人一同见桓少筠,总是规规矩矩地坐着说话,亲昵中刻意带着一丝疏离。

  可是今天扶罗一反常态,不光对着桓少筠撒娇,也冲着阿史那撒娇,桓少筠自然明白她的心意,她是想让阿史那觉得,她不仅仅是因为两部族的利益交换才跟郅都定了亲,而是这个家里所有的人早就把她当作家人一样。

  桓少筠亲热地拉着阿史那的手,故意白了扶罗一眼,“你说的没错,如今我有了这么好的儿媳妇,我自然高兴,哪像你,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嫁出去了,更不会把娘亲放在心里了。”

  阿史那性子爽朗,也不似汉人女子那般娇羞,被扶罗取笑了几次,也不再似刚开始那般不好意思,反倒对桓少筠笑了笑,“大阏氏,扶罗对您孝顺得很,日后就算嫁出去了,还是您最好的女儿。”

  桓少筠满意地点点头,“还是阿史那会说话,以后不必再称呼我什么大阏氏,就跟郅都一样,唤我母亲即可。”

  阿史那爽快地答应:“是,母亲。”

  三人正自说笑,帐外侍女扬声道:“大阏氏,郅都王子求见。”

  “快请。”

  门帘掀了起来,郅都阔步走进来,见到扶罗和阿史那都在这里,楞了一下,跟着给桓少君鞠躬行礼,桓少筠满面笑容,“好了好了,一家人这么客气做什么,快坐下吧。”

  郅都在两人的对面坐下,桓少筠笑着问他:“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怎么不在你父王身边侍候呢?”

  “回母亲,父王昨晚几乎闹了一夜,他累得很,今天晚上还要设宴款待俟斤们和大周使者团,只怕又要闹到很晚,趁着这几个时辰无事,他先歇一阵子。”

  扶罗突然问道:“哥哥,大周使者团里那个马将军没事吧?”

  “没什么事,”郅都不以为意地道:“伺候的人回来说,他已经恢复了,现已睡下了。”

  也是,如果他真有什么事,只怕父王不会这么踏踏实实地去休息的。

  桓少筠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含笑道:“扶罗,你对这个马将军的事倒是挺上心的。”

  “好奇问问嘛,”扶罗生怕众人看出些什么,忙转换话题:“娘亲,哥哥跟阿史那姐姐的婚礼定在什么时候?”

  “昨天我听你父王说,等大巫祝给两人排了生辰就会选日子,大约会定在年底了,赶在过年前给他们完婚。”桓少筠说着,突然想起一事,“郅都,这两天,你有没有去单独拜见一下你未来岳父啊?”

  郅都淡淡地道:“我一直忙着,还没得空去呢。”

  “那正好,难得这会有空,你父王歇下了,娘这里也用不着你伺候,阿史那也在,你俩赶紧过去吧。”

  郅都听桓少筠这么说,倒也不敢反驳,只好站起身来,恭恭敬敬打了一躬,“那娘亲好好歇着,儿子先去了。”

  桓少筠笑着点点头,阿史那也起身告辞,两人一道出了帐子。

  扶罗见两人都走了,主动凑到桓少筠身前,依偎着她,“娘亲,哥哥跟阿史那姐姐的婚事定在了年底,那大周公主的呢,定在了什么时候?”

  “你父王既然选择一碗水端平,那自然是一同成亲了。”

  “娘亲,哥哥跟阿史那姐姐年底成婚的时候,我想跟着哥哥一道去迎亲,成不成啊?”

  桓少筠正剥着荔枝,听扶罗这么说,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讨好的神色,顺手把一粒刚剥开的洁白荔枝塞进她的口中,“行了,你这么拐弯抹角地问,不就是想知道你父王同不同意单桓的提亲吗?”

  扶罗鼓着腮帮子,重重吐了一口气,撅着小嘴,哼了一声,“好了,好了,娘亲最厉害了,什么事都瞒不过娘亲。”

  桓少筠见扶罗侧着头,她头发极多,鬓边许多飞扬的短发都垂了下来,于是伸手替她捋了上去,不禁想起十四年前,在路边看见尚在襁褓中的她哇哇大哭的样子,那时自己尚且自身难保,可也不知为什么,看见这个孩子就觉得说不出的有缘,硬是抱着她上了路。

  “娘亲,娘亲,您在想什么啊?”扶罗跟她说了几句,见她始终在出神,轻轻摇晃着她。

  桓少筠猛地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神游太虚了,轻轻叹了一口气,“罗儿,你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扶罗心中一股暖流沁了出来,淌满了五内,打自己记事起,娘亲就唤自己罗儿,她知道这是汉人的习惯。自从娘亲嫁给父王后,在别人面前,她开始照着乌弋的规矩唤自己全名,可是无人之处,她还是一声又一声的罗儿。

  扶罗点头沉思半晌,“父王是不是也想让我嫁给哥哥?”

  桓少筠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轻声问道:“罗儿,你不愿意是吗?”

  “嗯,”扶罗明白娘亲是在跟她说心里话,既然没有别人在,她也不再绕圈子,“在罗儿心里,哥哥就是哥哥,罗儿不想嫁哥哥。”

  扶罗说完侧了一下头,鬓边那些纷纷扬扬的短发又滑落下来,桓少筠爱怜地伸手帮她抿了上去,柔声问道:“郅都有什么不好,让你这般排斥他?”

  扶罗摇摇头,“哥哥很好,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不管他喜欢还是不喜欢,只要嫁了他,他一定把她当做家人一样关心照顾,就像当初阿史那的姐姐那样。可是娘亲,我就是没法子爱他,也不想嫁给他。”

  桓少筠沉默了半晌,又叹了一口气,“可是你也不能这么一直蹉跎下去,眼见着你就要十五岁了,跟你年纪相当地位相当的乌弋男子也没有几个了,合适的更是凤毛麟角,你真的要把自己生生变成老姑娘,才不得不屈就吗?”

  扶罗不解地问道:“娘亲,罗儿不明白,女子为何一定要屈就?如若不喜欢,罗儿宁愿独身一世,也断不会嫁自己不爱之人。”

  桓少筠断断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一番豪言壮语来,大吃一惊,伸手在她头顶轻轻摩挲了下:“你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想法?”

  “娘亲以前给我讲过卓文君的典故,她为了心爱的人,不顾自己是相府千金,可当垆卖酒。心上人变心后,她不讨好,情愿相决绝,那时我就想,做女子当如此,绝不自轻自贱,要照着自己的心意而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