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故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跟踪

故国梦 蓼沨君 2073 2019.07.11 20:00

  到底是扶罗的侍女,也不好说太多,阿史那狠狠瞪了乌塔一眼,“你方才怎么在外面待了那么久?”

  乌塔规规矩矩给两人鞠躬行礼,战战兢兢地回答:“刚刚王帐里传出消息,新单于还是咱们单于,我,我听着高兴,就跟着众人一同唱了会歌。”

  新单于还是咱们单于,听着平日里本就不善言辞的乌塔被自己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阿史那不禁疑心自己是否骂的过头了,却见扶罗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扶罗,怎么了?”

  “喔,没什么。”扶罗见阿史那在自己眼前缓缓挥动右手,忙捉住她的手,展颜一笑。

  “你瞧你,发什么呆啊,没听乌塔说吗,你父王又被推举为单于,咱们出去跟着众人庆贺一下吧。”

  扶罗却另有一番心思,微微打了个呵欠,“阿史那姐姐,我有些困了,就不去了,你去瞧瞧热闹吧。”

  阿史那见她确实神色有些困倦了,点了点头,“好,那你先歇息吧,我找阿爹去了。”

  阿史那正要起身往帐外走,乌塔急忙追问了一句:“阿史那格格,您今晚要不要在公主的帐子里歇着?奴婢也好有个准备。”

  从前阿史那来到都密,几乎都是跟扶罗睡一个帐子,当然也有不方便的时候,也会安排阿史那住在其他的帐子里。

  阿史那想了片刻,摇了摇头,“还是不了,扶罗睡眠轻,我怕等会我回来了,又把她吵醒了。你放心,都密肯定会安排阿爹跟我的住处,你就别操心了。”

  扶罗顿时松了口气,她倒是真怕阿史那还是像以前那样要跟自己一个帐子睡,那可就不好办了。

  阿史那一走,扶罗顿时站起身来,急匆匆地也向帐外走去,乌塔奇怪地问道:“公主,您不是要歇下了吗?”

  “看好帐子。”扶罗来不及跟她多说什么,三步并两步地冲出了帐外。

  扶罗绕着自己的帐子转了一圈,在离帐门西北方三丈处停了下来,见地上已长过小腿的蒿草倒了一大片,像是有人在这里蹲了很久的样子。

  适才她跟阿史那在帐内说话,明明听见帐子响动了一下,必然是有人在帐外偷听,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扶罗见地上的足迹一路往西南而去,也跟着追了过去,那人的步伐明显比扶罗大了许多,瞧足迹是向着营火的方向而去,尽管明白抓住偷听人的指望不大,可还是赶了过去。

  这个偷听的人倒是聪明,知道往人多的地方躲避,这样被发现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扶罗暗自腹诽着。

  此时已近子夜,营火周围的人潮已然不比方祭祀完毕时,可今日到底是乌弋一年中最重要的三节之一的拜月节,又加之刚刚推选了新单于,还是有很多人围着营火畅饮美酒,载歌载舞,璀璨辉煌的灯火下,处处是人头攒动比肩接踵,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扶罗也知不可能找出偷听之人,还是认认真真在人群中寻找了一番,最终无果,只得放弃。

  扶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望着四周欢声笑语的众人,不知为何,胸中突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凄凉,虽然身旁人流熙熙攘攘,可却没有一个人能明白自己,她不想再待下去,可也不知该去哪里才好,于是信步由缰,向着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去。

  扶罗一路浑浑噩噩,也不知自己想去什么地方,好在每次拜月节整个莫何川草原到处都是灯火,扶罗一路行来,倒也不致在黑暗中胡乱摸索。

  忽然,扶罗听到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立即停步,侧耳细听,那声音却顿时消失了,扶罗心知有异,大踏步向前走了几步,猛然转身,身后依旧是一片空旷辽阔的草原,没有半个人影。

  扶罗冷笑一声,伸手握在腰间,大声喊道:“究竟是哪位在跟踪扶罗,还请现身出来一见!”

  无人应声,更没有人从草丛中钻出来,偶尔一阵劲风刮过,絮絮的蒿草随风摇摆,发出沙沙的摩擦声,一波一波的像海浪般此起彼伏随风倾倒。

  扶罗知道自己今晚遇上了高手,偏偏自己这会又落了单,心中难免有些惴惴不安,可她向来胆大心细,没过多久就镇定下来。

  她举目一望,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已走到了巫闾山边上,此时整座山已空无一人,她回头看了一下,还是空荡荡地杳无人烟,随即急速奔了几步,闪身躲在巫闾山一块突出的巨石后。

  扶罗幼时常常跟随郅都和阿史那来巫闾山边玩,照乌弋的规矩,非祭祀之日,任何人不得上山,三人也只能在山脚下玩耍,是以山边的每一处地方,她都了如指掌,此刻她藏身在这块巨石后,可以把外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而自己完全不被发现。

  果然,大约过了一盏茶时分,不远处的蒿草中站起一个人来,瞧身形是个高瘦男子,身着黑色襜褕,面上也蒙着黑纱,看不清楚面目。

  那人在原地站着一动不动,似乎在犹豫应该继续寻找还是原路返回,不过片刻,那人继续向巫闾山边走来。

  那人在乌弋山旁一通乱找,可一来天色太暗,巫闾山地势又复杂,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扶罗,那人绕着巫闾山转了一圈,又返回原地,正转身要走,忽听“呼”的一声响,一根鞭子凌空劈了过来。

  那人大吃一惊,腰间使力,后退了一丈,这才看清,原来是扶罗不知什么时候从巫闾山中跃了出来,手中握了一条长约一丈的碧玉色软鞭,手法奇快,见那人躲过了这一鞭,手腕反转,软鞭竟倒转回来,那人侧头撤步,又过了一鞭。

  扶罗见他身手极为敏捷,武功似不在自己之下,微微一笑:“阁下倒是好胆识,单枪匹马居然敢在乌弋跟踪我?”

  扶罗说的是大周话,那人并不理会,反而加快脚步向前奔去,忽然听到身后扶罗一声冷笑:“阁下既然随梅侍郎来我乌弋出使,当知我的身份,怎敢孤身一人跑到我帐外偷听,还一路跟随我到此,就不怕我把你交到梅侍郎那里,讨要一个说法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