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故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施计

故国梦 蓼沨君 2071 2019.07.13 07:30

  扶罗右手负在身后,在帐子里慢慢的踱步。乌塔熟知她的习惯,知道此时公主正在思考事情,千万不可打扰。

  乌塔看着扶罗一步慢似一步,似乎走了半日,才从帐子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她知道公主如今遇上了难题,等闲不好解决。

  “砰砰砰……”帐子外传来震天的声响,扶罗猛地一惊,转头看向乌塔:“怎么回事?”

  “回公主,新单于当选后,照例都要在子时放半个时辰的烟花,再接受四部俟斤朝贺,想必外面正在放烟花呢。”

  乌塔明白扶罗自当上乌弋的公主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赶上乌弋推举新单于,很多规矩是不知道的,是以仔仔细细地给她解释着。

  “朝贺?那我要不要去?”扶罗大为着急,自己现在虽说不上灰头土脸,可到底仪容也好不到哪儿去,如果自己这幅模样去参加朝贺,自己丢人就算了,只怕连累父王和娘亲也要被别人嘲笑。

  乌塔极力憋着笑,“禀公主,照咱们乌弋的规矩,这个仪式除了单于和四部俟斤参加,也只有大阏氏和郅都王子必须参加,其余人是不用去的。”

  扶罗不由自主松了口气,想想也是,要是自己也必须参加,只怕自己回帐时,乌塔早就急疯了,哪还有闲心去给她查看大周使者的帐子。

  “那这朝贺之礼要多久?”

  “大约要一个多时辰吧。”

  扶罗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那大周的使者要不要去?”

  乌塔不明白扶罗为何这么问,还是回道:“若是大周使者要去,单于是不会反对的。可大周使者若是不去,单于也不能强迫人家。”

  不肯去?不,大周使者抢在这个日子里到达乌弋,只怕不光是为了联姻,这更像对父王一种无声的支持。既然如此,大周使者不光要去祝贺,只怕是整个使者团都要前去,所以那人才那么急切地要摆脱自己的纠缠,这样才能在子时前能及时返回营帐,不耽误了使者团的行动。

  想到这,扶罗登时双眼一亮,只觉得豁然开朗,太好了,这倒真是帮自己的大忙了,这下那人只怕无所遁形了!

  “乌塔,你平日里跟大巫祝手下的护于丘最是要好,可能从她手中要点药出来?”

  乌塔听扶罗的声音陡地拔高,说话又快,看来是不知又想出了什么法子,低头道:“只要不是太多,应该不难。”

  “太好了,”扶罗连连点头,“你马上去大周使者团的帐子去看看,如果使者团全部都去父王那里去了,你找到护于丘从她手中要一些离魂草和醍醐花,捣碎成汁,把这汁水涂在大周使者团睡觉的毡帐上,记住,一个也不能漏下。”

  乌塔大惑不解,她不知扶罗为何一直跟大周使者团过不去,可是她素来惟扶罗命是从,也不多问,当下答应了一下,赶紧出帐去了。

  扶罗跟着步出帐外,抬头望向半空,见远处遥遥的升起无数璀璨明亮的烟花,映得半边天空亮如白昼,引得众人纷纷引颈观看,啧啧称赞。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乌塔才匆匆地返回帐子,“公主,都做好了。”

  “你做的很好,”扶罗赞赏地点头,“明日一早,记得给大周使者的奶茶里加上些鹤望兰,知道了吗?”

  乌塔越听越糊涂,她真的是闹不懂公主到底意欲何为,不过自己是个奴婢,只有照办的份,于是端了一盆清水,边伺候扶罗梳洗边答应着:“知道了,公主,很晚了,您先歇下吧,照规矩明日一早您还要去给单于大阏氏贺喜呢。”

  扶罗折腾了一整天,也觉得浑身疲累至极,终于撑不住躺了下来,乌塔拉过薄被小心翼翼地盖在她身上,轻手轻脚地走出帐外,却听身后扶罗轻哼了一声,略带得意地道:“明天可有好戏看了。”

  一宿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乌塔服侍扶罗更衣,穿上如意卷云银丝圆领朝服,头戴鎏金银冠,足蹬簪金黑靴,腰系金银蹀蹀带,颈上带了一串琥珀项链,把她柔软的长发细细梳理好了,编了几条辫子,又在她脸上抹了些香粉。

  扶罗闭着眼睛,任由乌塔伺候,只是梳妆完毕,准备步出帐子时,才问道:“昨晚吩咐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公主放心吧,奶茶已经送过去了。”

  “大周使者也会一早到父王的王帐去吗?”

  “昨日听说,单于体恤大周使者团远来不易,又闹到这么晚才能歇息,嘱咐今日可以不必一早过去,睡足了再说。”

  单于的王帐内,鲜于裒和桓少筠端坐在上首,下首坐着乌贪訾、蹋顿和那离,郅都和扶罗给父王娘亲道过喜后就坐在了最下首,众人说说笑笑,热闹非凡。

  扶罗人虽坐在此处,心早就飞到了大周使者团的帐子里,那人今日就要原形必露了,她倒要瞧瞧,到底是谁。

  郅都跟扶罗说了几句话,见她满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以为她是恼他昨日突然定亲一事,黯然神伤,可脸上还是堆着笑,“扶罗,你今日怎么不理哥哥了?”

  “我什么时候不理哥哥了?”扶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不知该跟他说些什么,只好胡乱找了个话题,“怎么不见东离部俟斤素古延呢?”

  郅都还没说什么,倒是他身旁的阿史那轻蔑地笑了:“昨日推举新单于,除了他之外,其余三部俟斤都拥父王继续当单于,你是没见他当时那个脸色,阴沉地就要下雨了,今日一早就派人来说了一声,东离部杂务缠身,他率人先回去了。”

  正说着,帐外侍卫来报:“禀单于,大周使者来见。”

  鲜于裒忙道:“快请。”

  梅慎行率十几人鱼贯走进帐子,一齐鞠躬行礼:“见过单于。”

  鲜于裒满面笑容:“多谢梅侍郎,难为众位这么早起身过来,快坐下喝杯奶茶,吃点点心吧。”

  梅慎行又向在座的三部俟斤拱手行礼,惹得三部俟斤纷纷站起还礼:“梅侍郎客气了,不敢当。”

  梅慎行这才率众坐了下来,马上就有侍女给端上茶水和乳酪,放在每一个人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