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故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是他

故国梦 蓼沨君 2216 2019.07.01 06:00

  已近子时了,寨子内处处一片死气沉沉,偶然有鼾声从屋内传出,扶罗来到那间小屋前,“毕剥,毕剥”轻轻敲了两下门。

  门应声而开,白衣公子长身玉立,站在门前静静地瞧着扶罗,白玉般的脸上虽无甚表情,可漆黑如墨的眼中却隐隐透出几分期冀。

  扶罗进的屋来,见她命人送来的饭菜还是原封不动的摆在案几上,倒是几个新鲜瓜果被吃了个一干二净。

  哼,防人之心不可无,倒当真是谨慎,不过也太小瞧她了,扶罗心内一声嗤笑。

  扶罗忽然感到一阵灰心,可事到如今也计较不了这许多,把手中的夜行衣往床榻上一丢,“你身上这件白衣太过乍眼,想顺利出去,换这个吧,换完后我们就出发。”

  扶罗立在门外,抬头望着昏暗阴沉的天空,月光隐没,连一颗星子也找寻不到,漫无边际的黑色如冰水一般,浸透了整个灵轵。

  夏天还没开始,可暑意却浓了起来,瞿瞿的蝉鸣声此起彼伏响起,叫的人心烦意乱。

  门后吱呀一声,那公子推门出来,对扶罗一揖:“多谢姑娘。”

  扶罗登时一惊,这声音怎得听起来这般熟悉,倒像是在哪里听过一样。

  那公子一身黑衣,翩然而立,见扶罗愣愣地瞧着他,眼中也是一亮,却一闪而逝。

  “姑娘,怎么了?”

  扶罗一个激灵,居然盯着那位公子出了神,不禁俏脸一红,“跟我来。”

  黑衣公子随扶罗在寨内穿行,寨内守卫森严,没走多远两人便停下来,躲在暗处等巡夜的人过去,如此这般走了一刻钟,终于来到了寨门处。

  两人刚接近寨门,守门的守卫就大声喝道:“谁?口令!”

  “河山。”扶罗对守卫道:“是我,开门。”

  守卫借着昏黄的火光也看清了两人,立刻道:“是,小姐!”

  一阵尖锐刺耳的“轧轧---”声中,十尺高两尺厚的寨门缓缓推开了。

  黑衣公子唇边浮起一个浅浅的笑容,脸上多了几分佩服的神色,对扶罗又是一躬:“如此,多谢姑娘了。”

  正想举步离开,扶罗在身后轻笑:“灵轵寨四面环水,公子是打算泅水而过吗?”

  黑衣公子倏然转身,扶罗也不跟他废话,一马当先走在前面,黑衣公子急忙跟上。

  环着寨子的是一片茂密的林子,林中的蒿草几乎有半人高,白日里走在这里都觉费力,更遑论夜晚漆黑一片。扶罗却对这里熟悉得好似自己的掌纹,连火折子也没点亮,只是左一拐右一弯,两人就穿出树林,来到一处码头。

  这码头甚是小巧,只是用条石砌了几级台阶,通到水中,水边影影绰绰,桩子上似乎绑了一条小舟。

  黑衣公子极目远眺,层层波纹泛起水光,借着星星点点的微光,这片水域居然看不到尽头,难怪自己方才会被如此打趣。

  扶罗解开绑在桩上的绳子,“公子,上船吧。”

  黑衣公子轻轻跃上小舟,这小舟这略略沉下少许,却没有半分摇晃。扶罗冲黑衣公子微微一笑,心中赞许。

  扶罗拿起竹篙,用力一撑,小船顺势向前荡去。

  湖上晚风徐徐,送来了不知哪里来的阵阵清香,让人顿觉胸襟一爽。

  扶罗手执双桨,缓缓划水,口中似无意地问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不敢当,在下名唤甫君凌。”黑衣公子平平板板地道。

  甫君凌?扶罗脑子迅速运转起来,没多久,她肯定在自己短短十六年的记忆里,既没听过这个名字,也没见过这个人,

  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他的声音这般耳熟,仿佛在哪里听过一样。

  扶罗绞尽脑汁也无济于事,心中不由烦闷不已,手中的桨也跟着缓慢下来,甫君凌见状,接过扶罗手中的木桨,“姑娘累了,我来帮你吧。”

  扶罗也不拦他,就见他拿起桨,学着扶罗的动作,在水中拨水,可小舟却好似个顽皮的孩子一般,欺他是个新手,不但不再前行,反而在水中团团打转。

  甫君凌不由甚是尴尬,扶罗抿嘴一笑,拿回他手中的木桨,笑道:“甫公子只怕不像我这样自小在水边长,想来是不懂划船,还是我来吧。”

  “我一个男子汉,竟让一个姑娘来干活,当真混账得可以。”

  扶罗听他的话语中居然含了一丝郁郁,不禁展颜一笑。

  小舟拐进了一条支流,虽说是条支流,水势竟也不小,再前行了几里,只见一片片菱叶铺在水面,仿佛一团团绿莹莹的纨扇,一面接一面,一直连到了天边去。

  扶罗对甫君凌道:“甫公子几日未曾好好用饭,这水中的菱角极是香甜,你自己剥几个填填肚子吧。”

  甫君凌见身畔的菱角确实甚是新鲜滑嫩,随手摘了一把,细心地剥去菱壳,把光洁的菱角分了一半给扶罗,自己也塞了一枚进嘴里,跟着轻轻点了点头。

  天上的乌云渐渐散去,广袤的苍穹上,繁星璨璨犹如漫天明珠,在远阔的天际上,一钩浅浅的弯月,月色极是明亮,从墨黑的天边一直流淌倾斜到人间来。

  天地间一片寂静,只余下哗啦啦的划水声,原本与翩翩佳公子月夜一道在湖上泛舟是多少文人雅士争相描颂,可扶罗却觉得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甫君凌傲气逼人,对人冷淡异常,甚是不喜。

  眼看快到湖边,扶罗纵使再不愿与他多说话,可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困扰了一路的问题:“敢问甫公子,以前可曾来过灵轵?”

  “灵轵是个人杰地灵之地,甫某无福,居然是这几日才被人绑来这等人间福地,有幸一游。”甫君凌语气平平地道。

  扶罗心中极是不舒服,正想反唇相讥,却听甫君凌又道:“这山寨虽只有上千人,可寨子在岛上,四面环水,寨子里的布置处处仿照军营,想必地方上的官府围剿,已吃了不知多少次败仗了吧?”

  扶罗心中怒气陡升,原来他竟真把这灵轵寨当作落草为寇的土匪窝了。

  突然,小舟轻轻一震,原来岸边已到,甫君凌跃上岸去,扶罗灵机一动,船桨伸入水中,狠狠一拨,一片水浪跟着扑向甫君凌。

  甫君凌方在岸上站稳,水浪接踵而至,他躲闪不及,被兜头淋了个透心凉。

  扶罗泼水后,双手紧握船桨,浑身紧绷,准备对方反击。不想甫君凌反而哈哈一笑:“多谢姑娘,否则甫某可就真的回不去了。”说完,飞身跃向前方,几个起落,不见了踪迹。

  扶罗如遭重击,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是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