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故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下风

故国梦 蓼沨君 2039 2019.07.12 20:00

  忽然,前方传来“扑通”一声,跟着又是“哎呀”一声,扶罗抿嘴一笑,跟着飞速奔了过去。

  原来扶罗方才在跟那人交手中,故意露出破绽,那人急于逃走,就猛攻这个方向,也向着这个方向而逃。扶罗明白他的心思,不过是想甩开扶罗后再回住处,扶罗轻身功夫不及他,等到她赶到使者团居住的帐子那里,他早就装模做样地歇下了,神不知鬼不觉。

  可惜那人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事,他不是乌弋人,不了解草原上的地理形貌,扶罗故意把他往东南方向赶,就是知道不远处有个泥淖,白日里或许还看得清楚能顺利避开,可深夜中即使有灯火,也是影影绰绰,再加上甩开扶罗的心切,也顾不得这许多,才着了她的道。

  扶罗赶到泥淖前,见那人正在软泥中拼命挣扎,却越陷越深,这泥淖本是草原上的一条河流,左转右弯却没能注入江河湖海,最终在此处汇成一个湖泊,不知为何逐渐干枯,形成了一个方圆二里的泥淖。

  扶罗原本也不想要他的性命,站在岸上沉声道:“这泥淖里的软泥有至少有十丈深,你不要再挣扎了,越挣扎陷得就越快。”

  那人果然听从扶罗的劝告安静了下来,呵地笑了一下:“公主好本事,是在下输了。”

  扶罗并未理会他的恭维之辞,继续问道:“你回答两个问题,我就救你上来,否则就留你在此自生自灭。”

  谁想那人虽身陷险境,脑子却不糊涂,冷哼一声:“我知道公主想问我什么,不外是我到底是谁,为何要跟踪你,原本我也可跟你扯个谎,可我不想欺骗公主,请恕在下不能说。”

  扶罗转身就走,可也不敢走远,虽然他跟踪自己,可到底不能放任他不管,让他活活淹没在这泥淖中,只得又转身回去。

  没想到刚接近泥淖边,那人居然腾空而起,泥淖中跃了出来,无数泥浆从天而降,宛若下了一场不小的泥雨。

  扶罗大吃一惊,跟着玉鞭挥出,卷向那人的身子,那人身在半空,抓住鞭头,用力一扯,借力使力,居然飞出了四丈开外。

  那人一落地,跟着双袖一甩,左足一点,瞬间飘出了十丈。

  扶罗大为惊诧,不禁惊呼,“凤凰三点头?!”

  扶罗在灵轵学艺时,曾听师父师娘提过,江湖上有一门极其高深的轻身功夫,凤凰三点头,可在瞬间移出十丈,让人难以追击。只是这门武功虽然厉害,可是非常耗费内力,会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使出来,看来那人不愿再跟自己纠缠,只想迅速离开此地。

  扶罗奋力追了过去,却见那人几招过后,早已在几十丈开外,昏暗的灯火下,扶罗只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遥遥地传来一个声音,“公主,在下告辞了!”

  扶罗明白自己已无法追上他,略略想了一下,当即展开轻身功夫,沿着那人退走的路线追了过去。

  灯火实在太过昏暗,扶罗在地上捡了十几根粗枝条,拔了几棵蒿草,制了一个简易的火把,从怀中掏出火折子,晃亮点燃了火把。

  视线一下子亮了开来,扶罗举着火把,在地上仔仔细细地寻找着,那人虽然硬是从泥淖中冲了出来,可身上的泥水是去不掉的,这一路追来,果然见地上散落了不少泥巴。

  可追了不到一里地,扶罗突然发现地上有一摊黑乎乎的东西,左手拎起来一看,居然是一件黑色襜褕,想来那人也是发现了这个,才脱下了襜褕抛在此地,以免自己的行踪泄露。

  扶罗只觉得胸口堵了满满一口气,却无法发作出来,她恨恨地把火把摔在地上,举足踏灭了,展开轻身功夫,向自己的帐子奔去。

  扶罗一冲进帐子,就对守在帐子里的乌塔喊着:“乌塔,你去帮我办件事。”

  乌塔傻愣愣地看着扶罗,一言不发,仿佛跟不认识自己一般,扶罗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一番,这才发现自己跟那人缠斗良久,身上的衣衫已污秽不堪,而他从泥淖中跃出时,带出的泥水也淋了自己一头一脸。

  “乌塔,快过来,我有事要你去做。”扶罗顾不得自己仪容不整,连连向乌塔招手,示意她赶紧过来。

  乌塔立即回过神来,迅速走到扶罗身边,附耳听扶罗的吩咐。

  “听明白了吗,快去!问清楚了马上来回我。”

  乌塔虽然大惑不解,不明白公主为何要她这么做,可她还是立时答应:“是,公主,奴婢这就去。”

  扶罗暗暗松了口气,乌塔是六年前从娘亲身边调过来伺候自己的,平日里爱玩爱闹,也不怎么会说话,倒是办事很稳妥,从不多嘴乱问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是个颇让人放心的侍女。

  扶罗见帐子里放了一桶清水,想来是乌塔预备着自己梳洗歇息的,忙忙得洗干净了手脸,翻出一件交领藕荷色窄袖袍子换上,坐在毡毯上等着乌塔回来。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乌塔才走进帐子里,扶罗立时起身问道:“怎么样,查出是谁了吗?”

  乌塔摇摇头:“回公主,使者团一共住了二十个帐子,奴婢私下问遍了守在帐子不远处的侍卫,都说没看见有人只穿了里衣回到帐子里的。”

  “那是否还有没回帐子的人?”扶罗怀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不想乌塔还是摇头:“奴婢要侍卫找了个借口,进帐子查看了一下,二十个帐子里共一百零三人,没有少一人。”

  是啊,想想也是,那人一身武功,想避开侍卫的视线溜回帐子,虽不能说轻而易举,可到底也不是多难的事。

  扶罗重重跌坐在毡毯上,呼呼地喘着粗气,方才她一路疾奔回来,都没觉得这么累,而今晚跟那人一番斗智斗勇,却始终落在对方下风,她开始感觉疲累不已,也甚是烦闷。

  不行,必须把那人找出来,谁晓得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又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否则何必这般鬼鬼祟祟行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