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文学艺术 风清河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七三章

风清河畔 悬崖小松 1857 2020.09.19 18:18

  第一七三章

  玉娇禅心高境界

  了缘受益实非浅

  玉娇这一问,却让了缘想了许久,最后红着脸说道:“婶婶,你真是高人,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也无典籍经书可查。”

  玉娇又说道:“其实这问题我也不知道,但可推测。世人都认为和尚高僧摒除了七情,其实非也,高居庙堂之人心灵系的是天下苍生,黎民之苦,他们非但有情,而且是大爱。”

  众人见她如此说,便将目光都留在她的脸上,似有不解之意,玉娇轻呡一口茶后说道:“为什么三月三七月七都定为老佛生日?因为这两个日子都是中华民族的情人节,三月三是远古的上已节,从西周一直到北宋,都是当时的情人节,从南宋开始,情人节又变成元宵节,到了明朝中期,由于戏曲的繁盛,天仙配深得民心,于是7月7日便成了我们中华民族第三个情人节,佛生于情人节,告诉我们佛是普度众生,大情大圣的化身,我相信这肯定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元素。”

  众人听来是一知半解,了缘禅师听来却是汗颜不已,自己一心礼佛诵经,在道行与悟性上与玉娇婶却是差之甚远。

  世间的万物之理皆通,只要有灵性悟性,即便不修行,也能登堂入殿。

  她忽然想起出家前,在精神病院时太上老君渡化他时说的话:大河,你有仙缘,有佛缘,你的肉身是仙人所救。

  此念头一出,他再看玉娇婶婶时,更觉得她身上光芒暗涌,气若仙人,于是便随口说道:“玉娇婶婶,原来你是神仙临凡,难怪太上老君他...”

  玉交忙岔开他的话说道:“你现在是了缘禅师,出家人不打诳语,这无根无影的话可不能信口而来,世上哪有仙人?”

  虽然先时在佛像前那怪异的现象令她费解,但她从来不信鬼怪神佛之说,更不会联想到自己是仙人投胎,这种无稽之谈。

  场面又复平静,辛初端来热水瓶替大家添水,冬英回想起往日寿才曾打过他,便一直没有动杯。

  辛初便问道:“寿才媳妇,你怎么不喝茶?在这里喝的是佛茶,不但能静心,还能消灾健体。”

  玉娇见他目不视人,一脸平和,语气平静面相也很是超然。

  便对冬英说道:“你就喝吧,这是佛前大师的身旁,的确要比外面干净的多,你也要放下俗念,尽心的品品它,要做到心中有佛。”

  荷花见他们父子这般,感觉怪怪的,毕竟是宗亲近支,于是便生出一些情愫来,看着大河远离凡尘的那份虔诚的向佛之心,不觉黯然,见辛初这如枯木般活着,更是让人感到心酸。

  便对辛初说道:“今天老佛生辰已过,下午随我们一起回去吧!”

  辛初忙说道:“下午香客们走后,我要留下来帮忙打扫,明天早上回去,现在天气这么热,河水又不深,渡船谁都可以撑一下,迟些回去也无妨。”

  了缘禅师也说道:“就让这位施主在佛前多多忏悔吧,平生罪过实在深重,现在虽已忏悔,也需多行善事,方可修得来世。”

  他们父子的这番对话,若在平常人家说来,那是多么滑稽可笑的事。但在这佛堂清净之地,他们那份虔诚的神情,听起来确实平静自然,玉娇忽然感悟到世上能悟到入空门的大多都是两种人,一种是至情至圣之人,而另一种则是曾经大恶之辈,一切全靠机缘度化,常人是很难跳出人伦纲常红尘之外的。

  午后不久,玉娇他们便顺路回家,了缘大师执意要送她们一程,南山寺山门外是千级的石级,也是玉娇她们回家的必经之路。

  了缘伴在玉娇身边,神情漠然依依而行。如果此时他没有身着袈裟与一个和尚头,谁能看出他是一个出家人?都认为这是一对人间情深的母子。玉娇万万没想到,这孩子对自己这么耿耿于怀,她对身边的人说道:“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那是一种执着与高度。了缘禅师!要做一个真正的高僧,不是你通多少经文,或刻意的装出一份清高,而是你骨子里藏着多少大爱,对国家社稷的热爱与心忧,对天下苍生疾苦的怜悯,以度人向善为已任,如果碰到大灾大难的苍生,你要用化缘来的善钱去普度他们,多给人间播下爱的种子。人生本来就是修行!不管你是红尘中高贵还是失意的众生,或是方外修行之人,能不能修成正果,便是看一个人的善与爱...”

  一条长长的五里长岭,玉娇一路与了缘说着话,而了缘却是听的多点头也多,却很少开口,因为他在聆听着教诲,彩霞忽然说道:“玉娇嫂子,先时你在功德箱中投下五元钱,你为什么不留名啊?别人三毛五毛的都要登记着自己的名字。”

  玉娇笑道:“我们修心是修一个爱心与善心,徒留空名意欲何为?行善积德不是作秀,凭己之力,行善及人,让人间变得更有情,更美丽。”

  话虽如此,但人世间有几个能真正彻悟,了缘禅师在谷底处与她们作别,凝望着自己最尊敬的人,消失在山边的树荫的路上。

  天气虽热,但在这条树荫般般的山路之中,却不时有清风徐来,身心都如清水浸泡过一般的舒适,刚才玉娇也是见大河这孩子慧根俱佳,便以自己的人生感悟与哲理来点拨他,也希望他能真正修成正果,造福苍生。不以虚名注目为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