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大侠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回:如此煎熬,新秀崛起

江湖大侠令 田花猫 4104 2019.02.22 04:16

  杭州城周围的叛军越来越多,第二批主力部队已经全部逼到城边,城北的谷梁纳达和城东的见闻大师因为一昼夜战斗的消耗也是寡不敌众,正逐渐退回到城内把守。反观叛军,虽然武功上还是万花楼和灵隐寺的人占优势,但叛军好歹也是正规军队,受过专业作战训练,这阵势临危不乱还越战越勇。

  最后坚守一整晚后叛军终究还是杀进城内,这数千人所到之处那是一片狼籍。他们冲进百姓家里肆无忌惮搜刮民财,对老人、小孩都毫不留情,看到妙龄女子更是露出惨不忍睹的兽形。整个杭州城在这夜晚陷入了地狱,陷入了绝望。顿时全城百姓的嚎叫声遍布全城,这绝望之声已经分不清是老人声音、小孩声音还是女人声音了,哭泣声听得让人是撕心裂肺。今天是杭州城最悲哀的一天,今日是全城百姓最苦不堪言的一天。

  叛军的烧杀抢掠,纵使嚣张气焰是越发的膨胀,现在这二千守城朝廷士兵和一千七百余万花楼门人以及一百多名灵隐寺僧人,这三千八百多人,现在战得只剩下一百余万花楼门人和三十多名僧人。其余的勇士全部战死在杭州城,尤其这最后一场群斗,更是所有守城的朝廷军士拼了最后一丝力气,才把仅剩的百余名百姓和这一百多号万花楼门人僧人都送进万花楼内做最后的坚守。

  剩下五千多叛军士兵在天微亮之时,已经把所有人逼退到万花楼,并且把万花楼围得是水泄不通。强攻数次后发现这万花楼的确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损失惨重后只得现在这样僵住。

  云飞龙此时已经站到了万花楼的大门前,他攻了数次不下,打算耗死里面这几百号人。他盯着这万花楼的大门,围墙有一丈五尺高,只要用轻功还是能轻松踏进去。可有几位士兵尝试过,上面全是扎手的铁荆刺,根本无法上手,倘若只云飞龙、文慧几人到是无妨,可只他们几人跳入定是被里面的人群起而攻之,乃不妥。

  而这正门更是用铜铁所铸,十分坚硬。就算用攻城车使劲撞也是于事无补。想当初这大门就为抵挡江湖流寇和窃贼偷入本派盗取武功秘籍而花大精力制作而成,大门上面还做有机关,只要没有万花楼进出大门的暗号而开门稍,一旦触碰便会中毒。此时正是大战在即,里面的人岂会轻易就打开大门自寻死路,就算叛军士兵用火烧,也只是烧红了大门而已,反而表面烫手更加无法触碰这大门无法进入。

  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为今之计只得困死里面的人,只不过这花的时间将会十分的漫长。万花楼内储备有一定的粮食,算上百姓也不过几百人,平时能供千余人食用半个月的粮食,这样下去没一两个月是耗不死里面的人,说不定反而叛军这边粮草先用尽里面的人还生活得好好的。

  天已经慢慢的大亮了,文慧禅师休息了好一会,已然恢复了功力。他这时站起来,叫人把受重伤的谷梁博和见智大师的尸体抬上来,杵在部队最前面。

  万花楼里面当然有放哨的人,他们从放哨口看见后,立刻禀报老门主谷梁翼和灵隐寺主持见闻大师。见闻大师得知师弟见智大师情况后,只是双目紧闭,口中一直念着“阿弥陀佛。”谷梁翼则雷霆大发,气得全身直哆嗦。谷梁纳吉见状,立刻用手捋着爷爷谷梁翼的后背,让他稍微顺顺气。而谷梁纳达知道自己父亲受此重伤,更是暴躁不安,非要冲出去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若不是守护谷梁纳尹和孙铃一身旁的何三哥和几名万花楼弟子抱着他,恐怕他都冲去打开大门救自己的父亲了。

  万花楼就建筑在西湖边上,不过整个门派有三分之一的接触面是和西湖临水,而这一侧的水域为方便种荷采莲下面全是淤泥,所以众人是没办法从这水路逃走的。剩下大半圈全是一丈五尺高的荆刺之墙。万花楼行云流水,江湖上做事雷厉风行,所以不需要第二扇侧门、后门、暗门什么的,想要进出本楼都只能从这唯一的正门出入。

  万花楼在江湖上那是赫赫有名,自然在杭州城更是家喻户晓,而它的占地还是比较广的。这万花楼里面自是有一定空间容纳这么多人,这正中间乃一座七层楼的高塔,这是谷梁家族的人参详武功之禁地。塔楼正面挂着很大的“万花楼”三个字的牌匾,这高塔基本上进了杭州城都能看到,而走到万花楼附近的人这牌匾上的字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塔楼后面则是后院,是谷梁家和众门派弟子生活、休息的地方,备用的食物也储存在这里。此时逃过一劫还活着的百余名城内的老百姓都暂时避难在此,由十余名万花楼弟子轮流维持秩序。塔楼面前是一个可以容纳上百人的练武场地,现在剩下的百余人除了几十人轮流看哨万花楼围墙内一圈外,其余所有人就都在此处休息调整了。见闻大师、谷梁家的几人都在塔楼正面的最上面的台阶上坐着观察着总体情况。这个大练武场直对着的是一个门厅,门厅正对着的,就是万花楼的铜铁大门。几名弟子在此轮流监视看哨。

  现在除了谷梁纳达救父心切,一直挣扎吵闹,何三哥和几名弟子抱住他外,其他人都静坐原地,以逸待劳,好作最后的拼斗。谷梁纳尹则紧紧依在哥哥谷梁纳吉身边,谷梁纳尹身边依次是爷爷谷梁翼和见闻大师。而孙铃一就在谷梁纳吉另一侧,此时她紧紧抓住谷梁纳吉的臂膀,虽然看上去又是紧张又是害怕,但她心里想着就算死也要和纳吉大哥死在一起。纵是和纳吉大哥在这与叛军争斗下丧命于此,于国于民于自己那也是无怨无悔了。

  谷梁纳吉看着大伯和见智大师的现状,心里也不是滋味。可他现在异常冷静的环顾门派内四周,在想着还有其他什么脱困的法子。自己到是大不了和这群杀人如麻的叛军同归于尽,但眼盲的妹妹,年迈的爷爷,身边的玲妹,甚至身后数以百计的百姓,可不能径自图痛快了断而撒手不管。更不知道现在贤弟秦天赐是什么状况,这经过一晚上的激斗,也没看到听到他们那边的动静。不过凭他那高强的本事,也一定不会被他们抓住或杀掉。吉人自有天相,贤弟一定不会有事,还是先考虑下眼前的问题才是紧要的。

  突然,守在门口蹲哨的万花楼门人来报,叛军那边传来消息,说若是再不打开大门,他们就一刀刀慢慢把现任万花楼楼主谷梁博割死在这万花楼的大门前。谷梁翼收到消息后又气血翻涌,恨不得和外面那群恶魔般的叛军同归于尽,但年迈的他还是冷静下来,绝不能为了一个儿子,而摈弃在场所有人和身后那数百的老百姓,只得强压住眼泪,痛心的低头不语。大家都望着这个年事已高,拥有当时“不败神话”的老人,希望他能做出决定。无论老楼主做什么,他们都追随,因为大家对老楼主是充满了信任和信心。反正都是一死,还不如光明正大轰轰烈烈战个痛快!

  就在大家注意力都转移的时候,在何三哥和几名万花楼门人看守下的谷梁纳达一发力突然挣脱了束缚,直奔向大门。这路径是他提前观测好了的,怎么走能巧妙躲避众人的阻拦,再加上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在谷梁翼身上,谷梁纳达在众人察觉时已然窜出何三哥等人的能力范围。何三哥带几人狂追,可因为谷梁纳达巧妙躲闪阻拦的一些人,反而后来追上的何三哥等人和这群阻拦的人跌撞到一起,顿时让谷梁纳达钻了空子跑了出去。

  何三哥等人再爬起追时,谷梁纳达已然冲到大门内侧,只几拳便将看哨几人打翻在地。他快速把弄门上机括,大门只听得咔咔几声,机关飞快便启动了。

  等在门外的人听到机括转动,迅速在青龙主帅云飞龙的指挥下,摆好阵势。他们早就做好了破门的准备,立刻把隐藏起来的冲撞车摆出来。

  门内的万花楼门人迅速把谷梁纳达扑倒,可惜大门已经解了锁。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叛军把早准备好的冲撞车使上,万花楼大门直接被撞开。门口几人被这强大的外力撞飞了出去。

  这变化竟在片刻之间,塔下众人只得眼睁睁看着谷梁纳达这一系列操作。大家在这瞬间,纷纷把放松的神经又紧绷,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演变成了最后的大决战!

  谷梁翼更是诧异不已,想不到自己的大孙子竟然会为了救他父亲也就是自己儿子,做出这么愚蠢的事。虽然他理解这个孙子救父心切的孝心,可在这大是大非前面这种拿捏不住失态轻重的家伙终究是不行的。谷梁翼悔恨莫及,这样不但要搭上万花楼总楼所有门人性命,还让全城剩余的百姓和灵隐寺僧人赔上性命,更是让万花楼今后在武林中蒙羞。人固然有一死,在这国家生死存亡之际,门派之争远是不及的。即使声明再差,在这紧要关头做出了利国利民的事它就是好的门派,这些人也都是有正义感的好汉们、大英雄们。可反之,纵使江湖地位再高、武林威望再好的人,也不过是国家的历史上的罪人罢了。这败坏门派风气,给祖宗脸上抹黑的事比死更是难受。

  于是,谷梁翼决定,什么“不败神话”的虚名都不重要了,自己也要出来一战。至少要维持万花楼这一派在武林中仅存的一点威望。希望世间日后谈起万花楼,至少也为朝廷战斗过而不蒙羞!

  谷梁纳吉见爷爷脱去棉衣外套,知道他要亲自上阵,赶紧拦住,“爷爷,您这是要干什么?”

  “还能做什么。吉儿,你身子不行,带着妹妹和你朋友赶紧退到后方保护百姓去。能不能活下去还不知道呢,咱们谷梁家的人绝不做孬种!”说着,正欲起身。

  谷梁纳吉拦住自己的爷爷,忙喝道,“爷爷……此战关乎到我们万花楼的生死存亡,我怎可退缩?眼下这种情况,孙儿自不能让爷爷您身冒此险。”说着,谷梁纳吉借住拉着爷爷的手,送了一股真气过去。

  谷梁翼被孙儿的话感动,这才是万花楼人该有的骨气。同时自己被拉扯的手上,顿时传来了一阵暖暖的气流。这是谷梁纳吉输送了一丁点的真气给爷爷,也是他向爷爷证明自己的实力。谷梁翼也是大惊,没想到这个从小就体弱多病的孙儿身上竟然有这么高的内功修为,平时因为他的体弱多病而对他疏远,却不想这孙儿竟在冥冥之中学了这么上乘的内力。

  谷梁纳吉是想让爷爷对自己放心才这样做,他转头望向孙铃一。孙铃一领会他的意思,她对他努力点点头,示意不用管自己,自己会照顾好自己,让他放手一搏。然后把谷梁纳尹靠得更紧了,让他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妹妹。

  此时谷梁纳吉面对远处迎面而来的敌人们,丝毫没有一点退缩。顿时运足内力,使真气游走全身。

  叛军以云飞龙和文慧禅师为首,已经突破进万花楼大门,这最后防线被叛军击破,顺势涌入大批叛军士兵。而受重伤的谷梁博和见智大师的遗体被抬到最面前,这显然是搓掉这剩余人的锐气之计。

  谷梁纳达被撞翻后,迅速爬起,不管其他人将来怎么评自己,此刻他只想救出自己父亲。从小父亲就教导他要做个有孝心的人,父亲教自己读书写字,练武偷懒时被他严厉教诲,爷爷谷梁翼更是视他为眼中宝,集齐了谷梁家的所有优点,这些顿时涌入谷梁纳达脑海。所以谷梁纳达必须救自己的父亲,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名声、武功,甚至自己性命都可以不要,但一定要救回父亲!他从地上努力爬起后,离这群人最近,他立刻扑向自己父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