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大侠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人间仙境,绝望谷底

江湖大侠令 田花猫 4241 2018.03.19 20:02

  秦回安跟着这名黑衣女子不停地跑,生怕因为自己身上的内伤而掉队。况且朝廷的那物件,此时还在这名女子身上,而且这名女子好像也不会杀自己。

  后面十几里处,便是使者大臣和两名黑衣人。三人武功都不弱,别说以一敌三,就是以一敌一秦回安也不见是他们对手,想要脱困,还只能智取。

  经过一个晚上的彻夜奔跑,总算到了山脚。他们可不敢怠慢,还是拼命地向山顶冲去。后面不远处就是三名追赶他们的恶徒。

  在鄯州和益州之间,共有十一座山峰组成,又称龙门山脉。这组山脉,其实是由中间九座很大的山峰组成,又叫九峰山。从益州城出来,向西北方向百六十里,至此奇峰地依天,耸然峙列者九,实为彭邑诸山之冠。九峰东北白清龙、朱雀、火焰、天牙,中日背光,西南曰仙人、黄龙、元武、白虎诸峰,迤逦蜿蜒。九峰云雾缭绕,高入云天。古蜀人在尚未认识日地关系的时候,还以为高峻挺拔的九峰挡住了日月运行的去路,称九峰之间的峡谷为“日所入”的“蒙谷”,即太阳休眠之所。九峰山由火焰峰、白虎峰、背光峰、元武峰、仙人峰、朱雀峰、长年峰、天牙峰和龙峰九座山峰组成。九座山峰层峦叠嶂,如同墙垣横亘天际。上九峰山有六条山道可登,主要山路有三:从慈竹湾经祖师殿上顶,从二仙桥上顶,自长河坝经龙口、龙石坪上顶。九峰山重峦叠嶂,怪石林立,云雾蒸腾,林海苍茫,时有大熊猫、金丝猴等珍惜动物出没其间。而这九座山峰之中的垭口处又有一座很小很险很独特的山峰,又称飞来峰。也是九峰山最高峰。

  只要他们逃过这飞来峰,这名黑衣女子声称的接应人员,便在这飞来峰南面山脚等待着他们,自然也就安全了。

  由于危机随时可能发生,秦回安和这名女子不敢有一丝松懈,他们竟然在正午时分便抵达了最高峰的飞来峰。来到这气宇轩昂的地方,身边一片片云海,美丽极了。

  他们到此处已经精疲力尽,只能在此处稍事休息。不过这上面海拔相对较高,可没有什么吃的,连野果、野菜之类的食物都没,眼下只能想办法找点水解解渴。

  向东处有一斜坡,那里有个洞口,洞门湿漉漉的,里面应该有水可以解渴。秦回安和这名女子慢慢地挪步到洞口,秦回安用手摸了摸,果然很湿润,里面一定有水。

  秦回安在附近捡了几支枯木,身上扯下衣服一角,把这些枯木捆绑起来。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快速把枝头引燃。秦回安拿着临时做的小火把在前,黑衣女子在后,两人一前一后挤进洞口。

  这是一溶洞,顶上还有一些水珠滑落。大自然的惊奇无时不有,想不到这么高的山体内部,还有水珠滴落,也不知道这水珠是从何而来。这溶洞地势向下,越往下内部空间越大。终于靠山体的一侧,有一个水缸大小的池子,里面囤积了许多水。

  秦回安见状,立刻靠近,用手舀了一掌水尝了尝,清甜可口,不过这水很冰冷刺骨。秦回安立刻说道,“来,这水不错,先凑合喝点去渴解乏。”

  这名女子慢慢凑了过来,秦回安继续提示道,“小心,这路比较湿滑,而且这水很刺骨。”

  黑衣女子不想被秦回安这样关心到,心里为之一震。不过她很快调整心态,跑了足足一晚加一个上午,的确很累很渴。

  她刚走到池子边,就感觉到踩烂了什么。这个溶洞,看似全是石壁,其实大部分都是假象,这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钙化物,根本经不起人体重量的踩踏。这个小水池,周围其实也是钙化物形成,本来秦回安站在这里就几乎到了钙化物的崩溃零界点,现在这名女子一来,它抵受不住两人重量,立刻便垮塌了。

  两人霎那间被钙化物池子的坍塌而绊倒,顺着这湿滑的水流,两人迅速跟着水流倾泻而下。火把掉在湿滑的地上也熄灭了,周围顿时一团漆黑。

  两人在黑漆漆的洞内,顺着湿滑的水流,极速下滑,期间跌跌撞撞,被磕碰得眼冒金星。好一会功夫两人从一洞口,顺着下滑水流的惯性被扔出。

  这是?瀑布?悬崖?两人还没来得及细看周围,跟着周围水流直接快速坠落。良久,两人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丢进一个大池塘,强烈的高速冲击加上冰冷刺骨的潭水使两人瞬间就失去了直觉……

  …………

  秦回安轻轻眨了眨眼睛,意识逐渐恢复,自己全身疼得厉害。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好像躺在一处简单搭建的草棚里,此刻正睡在大草堆上,这是哪儿啊?他想动一下,结果全身疼得厉害,稍事调整了一下,也强行忍着疼痛慢慢坐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草棚另一方躺着一名妙龄女子,她眉目清秀,鼻翼傲挺,嘴唇微弱,此时看起来没有血色。虽然不是国色天香,但也很耐看,是个不错的姑娘。额头处有一处撞击的伤,可能是当时在溶洞踩烂了池子跌入这里在黑暗的山洞里磕碰的吧。她身着黑色的夜行衣,不过面纱早已不在,难道她就是那名和自己共患难的女子?她到底是什么人?

  秦回安起身看了看周围,不对啊,他记得最后一个印象便是和这名女子一起从天上山洞掉入一冰冷刺骨的池潭,便没有了知觉。而现在他和这名女子好好得躺在这,难道是有人救了他们?一定是的,不然这草棚怎么解释?不过到底是谁救了他们的呢?

  秦回安冷静下来后,忍着剧痛,缓缓站起,仔细环顾了四周。

  这里景色优美,奇花异草,蜜蜂蝴蝶围绕着周围的花丛草地嗡嗡作响,再仔细看看,这里似乎便是人间仙境。秦回安闯南走北也到了不少地方,这种地方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的确是美丽极了。

  这时这名女子也慢慢醒了过来,她轻轻摸了摸自己受伤疼痛的额头,又看了看身边的秦回安,喃喃道,“秦大哥,这里是哪儿啊?”

  秦回安听到她声音便知道她也醒了,立刻附身说道,“姑娘,你醒了?我也不知道咱们这是在哪。”

  这姑娘好像知道自己蒙面的方巾不见了,脸红低下了头,小声道,“秦大哥,你…干嘛用这种表情看着人家,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秦回安被姑娘的气质吸引,听到她这样说,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连忙退后几步低头道,“不敢。姑娘误会了,在下…”

  就在这时,这名姑娘摸了摸身上,急道,“糟了!”

  “怎么了?”秦回安关心到。

  这名姑娘着急道,“江湖令不见了。”

  秦回安赶紧安慰道,“可能掉在池潭里了吧,待会我们去找找。”

  “池潭?”对啊,她这时才想起来,好像自己和秦大哥是掉进一个很深很冷的池子便失去了知觉。直到此时才醒来,那这里是?

  她忍着剧痛,翻身起来观察着周围环境。这里…这里好像是一个山谷,不过这个山谷很大,有百亩地大小,四面环山,其中三面显得绿色阳光、春意盎然,而北面那片山则显得湿冷阴森。

  他们所待的地方好像是正中央,搭了二个棚子,周围都是半人高的草丛。在靠近山体的外围一圈,是许多树木。树木有大有小,小的就是树苗,大的简直是参天大树。唯独北面没有多少植被,而北面也不时传来阴森寒冷。

  秦回安不愧是羽林卫出身,身手虽比不得武林中人,但行军侦查本事也不容小视。他和这姑娘再次熟悉环境看到北面时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说道,“北面山体下面好像有一个人坐那。”

  姑娘顺势望过去,“哪儿啊?”

  秦回安正要从腰间抽出佩刀,却发现早就不见了武器,只能随手找了根木棍慢慢朝北面挪去。这姑娘身上又摸了摸,果然自己的武器、机关套也被下了,只得跟着秦回安,草棚边拾起一根半个手臂粗木棍慢慢走去。

  虽然慢,但是两人也愈走愈近,眼前视线也逐渐清晰起来。这北面果然坐了一人,这名姑娘不得不佩服秦回安的侦查能力和视力很好,这样也能被他看准。而这人衣冠不整,蓬头散发,可是气场却很强。他是背对着两人的,而他面前则是一个大水潭,北面山体不长植被,是因为从上面一直有水珠滑落,所以整个山面都是湿滑的。而这些水是冰冷刺骨的,所以连苔藓藻类植物都不长半毛。他们瞭望了这面山的山顶,一望无际,直灌云海,这微弱的水流也直冲云霄。从远处看,这潭池水,就像是这面山哭泣而堆积的池子一样。

  这名女子到是胆大,立刻凑近了拱手作揖道,“感谢前辈救命之恩,还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才能出去呢?”

  这名蓬头散发的人缓缓道,“绝望谷。你们是出不去的。”

  听声音,好像是个老者,此时,秦回安以为这人会有什么所图,立刻摆好架势,旁边这名女子伸手阻隔了下秦回安,继续问道,“既然前辈有心救我们,还请前辈明示,我等还有事要办,他日必来感谢前辈的大恩大德。”

  不过这人却做出古怪行为,他小声道,“嘘……先别说话……等一下……”

  “可是前辈……”还没等这名女子说话,池潭里开始发出剧烈震动,平静的水面立刻动荡起来。而且愈来愈强烈,众人脚下都感觉有点微微震动。

  逐渐水面震动变大,波浪乱晃,突然窜出一条手臂长的大鱼,这人立刻站了起来。一个逾越直奔向池水。奇的是此人轻功了得,蜻蜓点水,脚尖只在水面沾了一下便可行云流水一般在水面飞驰。这大鱼才窜到半空,这人已经来到它面前伸手轻轻一拍,这鱼就飞向秦回安和女子处。这时水面一条接这一条的飞鱼窜出,这人只选大的,一条接一条把这些鱼拍到岸边秦回安和女子处。不消片刻,震动停止了,这人才又奔回岸边。整个动作犀利无比,行云流畅。

  看得秦回安和这名女子是目瞪口呆,这人是哪号人物?江湖竟然有如此强的绝世高手,这名女子虽然年纪不大,但行走江湖数年,现在武林叫得上名号的人也不多。这人武功如此了得,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隐居于此。

  这人盯着他们,吼道,“看什么呀看,还不快捡起来,不然咱们吃什么呀?”

  他们才回过神,只见此人大约六十来岁,灰白的长头发,长长的胡须,但都很凌乱,全身也是残旧不堪。他们立刻捡起地上被这前辈拍来的鱼。

  这名前辈见他们捡鱼,高兴得说道,“你们真是福星啊,这一来,就带来这么多鱼,这足够咱们吃好几天的啦。还有还有,你们想出去啊?”

  他们听到此处顿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这名前辈继续道,“没用的,贫僧已经被困在这里二十多年了,都还没想到什么方法出去呢。”

  贫僧?他是和尚?还吃鱼?

  “知道为什么叫绝望谷吗?因为贫僧早就对它绝望啰!”说着,他抓起一条还活蹦乱跳的大鱼,直接就往嘴里塞,一口咬下很大一块鱼肉,这条大鱼因为疼痛顿时在他手里乱蹦,被咬出部位鲜血直流。

  秦回安和这名女子看在眼中,料想这老和尚还要吃鱼,而且竟然要吃活物,一定不是善主,因此要多加小心才是。

  “二十年了……二十年了……终于有人可以陪我说话了!哈哈哈哈……”这和尚大吼道!

  想不到这名和尚还有点疯,可能这几十年都是他一人生活在这,太过孤独了吧。

  就这样他们三人带着这些鱼回到草棚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这名女子在草棚旁边拾啦一些柴火,赶紧在空地支起一个小火堆,把几条相对较小的鱼用树枝从嘴巴插进去,然后插在地上围了火堆一圈。火堆最上面搭了一根刚才他们出棚子带在身边的木棒,这木棒把最大的那条鱼从嘴巴插到尾巴,横架在火堆上。看着还挺有胃口的。

  和尚大笑道,“小子,你福气好啊,讨了个这么能干的媳妇!哈哈哈…”

  秦回安立刻低下了头,被说的不好意思。

  棚子外正在烤鱼的姑娘也听见了,身子微微一颤,脸上露出微笑继续摆弄着大家的晚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