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大侠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回:神功三经,辗转曲折

江湖大侠令 田花猫 4227 2018.03.22 20:02

  三个?云三娘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难道这江湖令还有什么更大的秘密吗?

  老和尚解释道,“少林自三百年前开派祖师佛陀跋陀罗的成立而正式在嵩山建立。距今刚好二百年前,达摩祖师传给弟子独臂大师慧可大师三本经书。一本佛经书《楞伽经》,那是梵文,翻译过来便是《般若经》或者《金刚般若经》。另一本便是上乘的内功武学,叫《洗髓经》。当时达摩祖师广度佛法,也和我中原道教有过交流,通过结合我们中原道教养身提气之道和达摩祖师家乡柔术瑜伽之术,创建了独有的少林外家功夫也就是第三本《易筋经》。”

  秦回安和云三娘对三本经书其实早就听有所耳闻,只是这种具体的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传说,原来是这么回事。

  老和尚饮了一口酒,接着道,“这三本经书,一本是佛教经书,一本是内家武学,一本外家武学。但三本都是梵文,很多人都看不懂,就算是我佛教中人,也要有一定资历和学识的高僧才能读懂。所以当时慧可二祖把三本梵文经书翻译出来后,便一直供奉在藏经阁。而这原版的三本经书,由当时达摩从家乡带回来的带机关的铁盒锁住,放在达摩洞。不过……”

  “不过什么?”云三娘问道。

  “你们也知道,前任周武皇帝大肆发展和推崇佛教,让原本中原第一大教道教和佛教之间产生了许多误会。终于在四十年前爆发了一场道佛两教的战争,其中受到最大对抗的两个门派便是华山派和少林寺。那场战斗把达摩洞也烧毁了,当然现在也重新修缮了。但是这保管经书的铁盒因为焚烧的高温而变了形,并且其中一个被华山派抢走,至今未归。后来朝廷出面调停,为了巩固道佛两教的和平发展,这就算是信物留在了华山派。少林派得到朝廷更多的封地扩大了寺庙面积。其实原本此事就此打住,也就没什么了。但是二十年前……”

  “是前辈出事的时间吗?”云三娘关心地问道。

  “是啊,我寺居然发生了一起离奇被盗案。达摩洞还剩两个这江湖令,居然掉了一个。我大师兄义奖方丈惭愧得很,我与义空二师兄都不忍大师兄那样自责,于是都主动请命下山追查这失踪的经书。”

  云三娘大惊道,“原来前辈是义悟神僧,难怪您失踪二十多年,原来在这里啊。”

  “你一个女娃还知道我的来历?”义悟老和尚不免有些吃惊。

  “现任方丈为慧觉大师,但您等的名号,我们武林中人谁人不知?江湖上提及您等的名号,真是望尘莫及啊。”云三娘崇敬道。

  “慧觉?想不到一晃二十来年,都到了师侄一辈接管少林寺了……哎……不知道义奖师兄和义空师兄怎样了……”义悟老和尚发出感叹。

  云三娘露出不开心的表情,低声道,“义奖神僧早已圆寂……义空神僧也一直没有踪迹……现在只得见您一人……”

  “啊!~~都是贫僧的错,被困在这一毛不拔之地,到现在还没完成使命!啊!”老和尚吼着,一发飙内力爆开。震得旁边秦回安和云三娘身体难受,全身颤抖!

  待他情绪稍好,两人才缓过劲来,稍事调整一下,云三娘问道,“那前辈您是怎么到这绝望谷中来的呢?”

  老和尚仰天凝望着星空,隔了一会,低声说道,“二十年前哦不对,看我脑子,这都忙活了快一年了……咳咳……在二十一年前的某个清晨,打扫卫生的一名小和尚发现达摩洞的其中一个铁盒江湖令不见了。在当时可是引起了全寺的高度关注,整整找了三天三夜。可惜最后都没了结果,要知道,驻守达摩洞的可是我寺一等一的高手,能从他们手中盗走这令牌,武功一定非比寻常。”

  云三娘疑问道,“能从武功高强的高僧面前悄无声息地盗走这令牌,这说明此人武功要么已到登峰造极之势,要么就是内贼做的。”

  老和尚夸奖道,“不愧是鬼脑云木楠的女儿,脑子果然好使。不错,当时我师兄弟几人和其他堂院首座分析后,一致认为要么出自哪位江湖高人手笔,要么是咱们自家内盗。可是守护达摩洞的几名高僧一口咬定失窃当晚没有见过任何人也没有发生任何事,而且有资格靠近此处的各院各堂首座们都有人证证明不可能来到此处。而方丈义奖师兄和义空师兄更不会盗这经书,因为我们三人早就把上面的武功全学会了,所以盗走也没意义。”

  秦回安这时接话道,“那就说明这个江湖令是被江湖上其他门派的人盗走了?”

  “当时能做到不让我少林护院高僧一点察觉都没的其他门派的高手,全天下不出五位。凌云阁阁主飞龙云在天。万花楼楼主不败神话谷梁翼。华山派掌门金灵玉几子道人。”

  云三娘收起笑容,“爷爷云在天已经死了十多年了……”

  “什么?凌云阁阁主已经云游了?”老和尚不曾想过武林号称飞龙的凌云阁阁主已经死了?要知道飞龙这称号是怎么得来的,他手上有二绝,其中一绝便是轻功,他的轻功如果在江湖上称第二就绝没有人敢称第一。很多人和他对招,基本不用露第二个绝技,便会败在他轻功之下。而第二样绝技,混元凌霄功,这是一种极罕见的内功,它是可以酝酿储存的,随着战斗时间累积会越来越强。或者随着修炼时间,内力会愈来愈强势。要说能在几名僧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盗走江湖令,飞龙老先生一定能占得一席之地。不曾想到,他已经……

  因为老和尚说有五位高手可以做到,而他只说了其中三位,于是秦回安问道,“那另外两人呢?”

  老和尚笑道,“我们只是从武功层面上来分析,是这五人,但从实际来讲另外两人盗走的可能性很低。”

  云三娘问道,“这两人为何不可能?”

  老和尚道,“我说过只是从武功角度上讲这五人有能力对吧?因为这两人其中一人按照当时江湖令被盗的时间来看,才不过十岁左右。”

  “十岁?”

  “十岁?”

  秦回安和云三娘都是一惊,江湖上竟然有如此之事?还能有这奇人?区区一个十岁孩童,他便能有这种造化?等下,二十一年前便十岁,那他此刻不过三十岁左右,在江湖一定很有名气,怎么没在江湖上听过?他是谁?

  老和尚摇头道,“说来惭愧,这小孩轻功很一般,内力也很一般,唯独他的兵器使得很犀利。用刀用剑都是一流,十岁便获得剑圣称号。”

  秦回安怎么突然感觉很熟悉此人一样,“他是不是很少出剑,一出剑必有死伤?平时身上带着两样武器,一把刀一把剑?”

  云三娘和老和尚同时感到吃惊,这不问江湖之事的羽林校尉难道还知道?老和尚道,“不错,难道你小子知道?”

  秦回安苦笑道,“当然知道,所以他没有在江湖上走动呢,的确,如果是他的话不可能盗取江湖令。”

  最聪明的云三娘此刻到被两人的话搞的迷迷糊糊的,急忙叫停道,“我说,你们到底在说谁啊?”

  老和尚道,“剑圣裴旻。”

  ”裴旻?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云三娘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秦回安补充道,“左金吾大将军,也就是左羽林军大将军,统管皇宫内的禁军,保护皇宫安全的第一猛将。会使用各种武器,最擅长的是刀和剑,尤其是剑,他剑法出神入化。就在前几年,他的母亲去世,他请画圣吴道子为他母亲作画,吴道子知道他剑术高超,故意让他舞剑才肯为他亡母作画。为表孝心,他当即脱去孝服,持剑起舞,‘走马如飞,左旋右抽’,突然间,又‘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室而入’。被抛起数十丈高的剑,竟然能用手持的剑鞘接住,使其直入鞘中,真是剑技绝招。当时,几千名围观者为之震惊,赞叹不已。吴道子也被那猛厉的剑舞气势感动,画思敏捷,若有神助,于是挥毫图壁,飒然风起,很快一幅‘为天下之壮观’的壁画就绘成了。”

  “哦,这人就是他啊?前几年我也有所耳闻。难怪觉得这样耳熟。”云三娘终于想起是谁,转念一想,又问道,“那还有一人呢?”

  “还有一人就更不可能了,他原是我方丈师兄收养的孤儿,从小学了很大本事。可是他这小子自从下山回来后变得暴躁不安,最终被我方丈师兄废了眼睛,希望他不在危害世间……”

  云三娘惊道,“前辈你说的可是吐蕃国无目禅师文慧法师?”

  “哈哈哈,就是他。这小子,原名慧文,居然想颠倒他的人生改名叫文慧了啊?我当时只知道他逃往吐蕃国了。”

  “他的事我们知道的很少,而且他几乎没在中原出现过,再加上他双目失明行动不便,所以前辈你把他也排除在外了?”云三娘问道。

  “哎……事与愿违吧…”

  秦回安继续问道,“那前辈您又是怎么到这个地方的呢?”

  老和尚此时端起酒碗,大干了一口,缓缓说道,“当年得出这个结论,贫僧和义空师兄便请命分别到凌云阁,万花楼调查。方丈师兄本人则亲自前去华山派咨询。因为我和凌云阁有所交际,所以我便去的凌云阁。”

  云三娘又不解道,“可是我凌云阁在黔州,从嵩山少林寺到黔州根本就走不到这九峰山啊,照理说到了黔州继续向西才是这飞来峰的嘛。”

  老和尚尴尬道,“问题就出在这里。当时我年少气盛,还没到黔州凌云阁时,我发现了我被人跟踪。如果是你们,会不觉得奇怪吗?”

  “所以前辈想办法把此人引了出来?”云三娘问道。

  “看吧,果然年轻都会犯这个错误。贫僧当时也是这样想的,其实换做现在,我应当将计就计,要让这人把后面真正的幕后黑手勾出来才对。只把这个黑衣人引出来是没用的。”听得出老和尚的语气是十分的懊恼和悔恨当时的做法。

  片刻,义悟老和尚继续道,“在当时,我的武功也能进江湖前二十名吧,也算是个高手吧?所以派来跟踪我的人,武功自然也不会差太多,至少懂得隐藏自己气息。没想到,此人轻功还不错,当然,和你爷爷飞龙比还是差一截。但我轻功很一般,和这人比真是逊色一些,我好不容易把他逼出来,想问他为什么跟踪我,结果他就逃。他跑我就追,可是我怎么也追不上;我一停他也停,反正跟我保持一点距离。当时年轻气盛,就不服这口气,谁知就这样你追我赶不知不觉中路过黔州还没到凌云阁就来到了这九峰山飞来峰。原来这里早就是他准备好的陷阱,我就被他困在了这里,这一困就是二十一年呐……哎……”

  秦回安这时给老和尚倒了一碗酒,自己也端起酒碗,云三娘也举起自己的酒碗,秦回安说道,“前辈,这下咱夫妻留在这儿陪您。倘若有生之年还能出去,我夫妻二人绝对助你找到骗你受困之人。”

  云三娘道,“您多次救我二人性命我们无以为报。倘若出不去,我们就在这里陪您一辈子,到时给您送终。倘若能出去,一定为您讨回公道,我还可以调动凌云阁的能力帮助老前辈。”

  老和尚突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咱们可真是忘年之交啊……咦~~不如咱们结拜吧!”

  秦回安立刻放下酒碗,“这可不行,您是前辈,我们怎么能和您结拜呢?不可不可。”

  老和尚怒道,“你怎么那么迂腐?我都不介意你还介意?怎么?和老子结拜,你还看不上了?”

  秦回安坚决道,“不行,什么都可以答应,就这件事不行。”

  “你意思我强行让你结拜了?”顿时老和尚也用力放下酒碗,“你意思我为老不尊、仗势欺人了?”

  云三娘赶紧劝道,“前辈您误会了。只是我夫妻二人也有我夫妻二人的原则嘛,这件事如果秦大哥不同意,您就不要勉强他了嘛。”

  “秦大哥秦大哥,他是你夫君,你怎么还叫他秦大哥?这秦回安……话说你名字怎么那么难听,谁给你取的啊?”老和尚又拿人家名字开起了玩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