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大侠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回:大赦天下,四十斤酒

江湖大侠令 田花猫 4069 2019.01.01 00:07

  秦天赐当然想知道面前这个神秘的犯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他走近这个人,在靠近他的正前面竟也席地而坐。

  “在说之前,我还想请教……”

  这犯人反而笑道,“哈哈哈,你想请教什么?”

  “既然咱们是交朋友,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秦天赐问道。

  “哈哈哈……有意思!不愧是他看中的人!”这名犯人好想很兴奋遇到秦天赐一样,对他很简单的话语都这么感兴趣似的。

  “这样吧,你看我这么爱酒那就叫我老酒鬼吧。我先告诉你,这个看中你的人,在两个月前我被抓之前,专门来找过我,和我谈起过你。虽然我之前就对你的事迹也有所耳闻,但从他嘴里叙述的你还另有一番味道的哦。”

  “这个人是你的朋友吗?他是谁?”

  “岂止是朋友,我们还是酒友,而且我的剑法也是他所授。”

  秦天赐完全看不出眼前这人还是个会剑法的人,自然对他起了更大的兴趣。“你……会武功?”

  “怎么说呢?其实我剑法学得很杂,真正对我剑法有帮助的,一是剑圣裴旻,其二便是此人。”神秘犯人解说道。

  等等,裴旻?秦天赐当然知道此人。大唐朝廷的武将,左金吾大将军,世人称之为剑圣。他的剑法已经超乎寻常了,世人都知道此人的剑法有多厉害,在武林已经是公认的剑法天下第一。不过裴旻将军从军,很少参与江湖中事,所以很少有人与其对过招,甚至很少有人见过大将军本尊。

  怎能料到眼前人居然能跟剑法天下第一的剑圣学过剑术,俗话说人不可貌相,真是看不出来眼前这个受过酷刑的人竟然能认识这样的绝世高手。

  秦天赐不免产生了怀疑,“那您……前辈……”

  “再提醒一次,不要叫我前辈哦!”

  “那……老酒鬼……你……你是怎么想到来监狱看我的呢?”

  老酒鬼高兴地笑道,“嗯,对了,这个问题问得好。”

  “两个月前,我那位朋友来找我聊过你的事情后,我跟随的永王便私自出兵东巡。当然,打仗嘛有输有赢,我们兵败了。朝廷追溯我们,于是都被抓了。因为就近分散关押,把我们拆开,恰好来到这寻阳。这不,就打算来见见你嘛。”

  “可是,你怎么想见就能见到我?你能算准我们能在同一牢房?”

  老酒鬼笑道,“能……”

  “…………”秦天赐惊得说不出话来,竟然还有这种事?

  老酒鬼此时严肃道,“时间不多了。这几天,你不准喝酒,要把酒全部给我,我就告诉你。另外再送你一份大礼,怎么样?”

  秦天赐觉得没问题,虽然自己也好酒,不过面前这人居然让自己称他为老酒鬼,可见他确实爱酒如命。自己几天不喝酒也没关系,于是也就答应了他。

  老酒鬼很满意地连连点头,然后说道,“其实很简单。既然在军中这么长时间,我自然也知道寻阳城的监狱有多小,再加上前段时间郭晞小将军和秦少阁主你的勇猛表现,自然这边的情况也就了解了一二。”

  “于是,一进寻阳城,我就故意搞了点事,让我们这群被迁往这里的囚犯打起来。但全程我都被打没有还手哦,这样狱卒知道后,自然会认为我是这群犯人里最弱最差的老头。既然寻阳城监狱已经容不下太多囚犯,自然秦少阁主你的这间会挤点犯人进来。狱卒不想惹更多麻烦,只能把实力最弱的人送到你房间、以防止对你不利的事……于是………”

  “于是你就被送到了我的这间牢房。”

  “正是……”

  “那你身上的伤……?”

  “嗯,被其他犯人打的……”

  秦天赐突然觉得这人太不可思议了,还以为他身上的伤是酷刑所致,原来是被其他犯人殴打的。突然对这人产生了佩服和感动的情感。

  这人为了见自己,用了这样一条苦肉计,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才能做出这样忍气吞声的事,实在是佩服。又因为朋友的推荐,而想方设法受这么大的折磨来见自己,实在又很感动。

  秦天赐被震撼到了,轻声问道,“那你这位朋友是谁?我又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不,我很满意。至少没有瞧不起我这个老酒鬼,还主动把自己的酒、肉分给我这个素不相识的犯人。哈哈哈……接下来我要说的十分重要。今天是初九,你只有三天时间,十二那天有好事发生。”

  “三天?正月十二?”秦天赐还没理解这个老酒鬼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酒鬼接着道,“咱们说好了哦,这三天你不能喝酒。狱卒给你送的酒要归我喝。”

  秦天赐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他想到的还是酒,笑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你现在仔细听好了……”老酒鬼一本正经地说道。

  ……………………

  三天后,正月十二:

  肃宗皇帝李亨,为和安史叛军对决,团结全国兵民。为此,特大赦天下,以求赢回民心。众望所归,一致对外,驱逐胡兵,缴纳叛军。

  武灵位寻阳很近,只半日功夫快马便把圣旨带来了寻阳。很快办完一切程序,天黑前竟然将监狱的犯人全部释放。众犯人皆是跪拜皇恩,然后竟数散去。

  秦天赐没想到几月前郭晞将军所说之话果然当真。看来,郭晞将军所说父亲郭子仪为团结全国兵力,将会对新皇帝提出重大决议,二月份开春,一定会大赦天下,这是为战事做准备。

  想不到肃宗皇帝竟然提前开恩,看来这场对安史叛军的仗会提前开打了,国民有望早日结束这水深火热的战争生活。

  不过秦天赐转念又想,这老酒鬼好生厉害。虽然自己早就知道会大赦天下,可是能把事件精准到今日,这老酒鬼真是有一番神通。

  站在监狱门口,老酒鬼笑道,“小酒鬼,这三天来我对你说的话你可记住了?”

  秦天赐道,“嗯,记住了。”

  “那就好,我一看就知道你也是个酒鬼,怎么样?趁着天还未黑,咱们去喝一个?”

  秦天赐笑道,“老酒鬼,你就别开玩笑了,咱们都这样了,身上怎会有银子?”

  老酒鬼笑道,“哈哈,你是没有,可我有啊。”

  “你有?”

  “我的朋友有啊。”说着望了望监狱正门对面早已靠墙等着的二人。

  然后老酒鬼往那二人处走去,“宋兄,崔兄,别来无恙啊……哈哈哈……见到你们真好……”

  秦天赐向这段时日照顾自己的狱卒打完招呼,寻着老酒鬼的声音也跟着过了去。

  老酒鬼见秦天赐走来,笑道,“小酒鬼,来我给你介绍。这两位,左边这位是宋若思宋大人,右边这位是催涣催大人。”

  秦天赐赶紧抱拳道,“宋大人好,催大人好。”

  催涣问道,“这位少侠是?”

  老酒鬼笑道,“他是凌云阁的少阁主秦天赐。”

  宋若思顿时反应过来,说道,“哦?你就是为了他……”

  老酒鬼打断道,“走走走,别说那么多了,口渴的很……赶紧的……”

  “秦少阁主眼睛好像受了伤吧?”催涣看到秦天赐的眼睛,问道。

  秦天赐笑道,“催大人费心了,不碍事,在下已经习惯了。”

  老酒鬼一边拉着秦天赐,一边拉着宋若思,“走走走,赶紧去喝一个,这段时日根本就没怎么好好喝过,走啊……”

  “哎,这个酒虫到了哪都只想着喝酒。”催涣说着,也立刻跟上他们。

  …………

  到了酒馆,四人找了一张桌子,吩咐了店家随便整两个小菜,便让店家把最好的酒端上来。

  店小二抱了两坛十斤的酒上桌,老酒鬼立刻打开密封倒了一碗,一饮而尽。立刻伸手抓住正要离去的店小二。

  “喂,你这是窖藏十年的酒,只是很一般的酒啊,我不是让你拿最好的酒吗?”

  “客官……您真是行家……喝一口就能尝出来……这的确是十年窖酒,可这……这已经是本店最……最好的酒了……”

  秦天赐不惊佩服到,这人好生厉害,只尝一口便知道这酒来历,果然不愧被称之为酒仙的人。

  催涣道,“李兄,你就饶了他吧。现在正是战争时期,这里有十年窖酒,已经算不错的了。来,要喝酒的赶紧喝,也庆祝二位从里面出来,算是接风洗尘吧。”

  老酒鬼这时撒开店小二的衣领,店小二嗖嗖就跑开了。

  老酒鬼道,“催兄,你不厚道。你敬我酒竟拿个小杯子,不厚道啊。”

  说着,把桌子上的碗摆开,酒坛倒上四碗。“来,咱们用碗喝。”

  秦天赐听到倒酒声自然知道碗在哪,他率先站起,拿起面前倒满酒的碗,“好!拿碗喝才痛快。虽然我眼睛有疾看不见各位,但能感觉得出各位都是英雄好汉,这里小子敬大家一碗,先干为敬了。”

  说完,秦天赐一口闷下一碗。

  “好!”

  “好!”

  “好!”

  三人异口同声,都拿起桌上倒满酒的碗,一饮而尽………

  才两个多时辰,宋若思和催涣已经喝趴下了,只剩秦天赐和老酒鬼还在桌上拼酒。看看周围,已经喝了四个坛子了,算算,有四十斤的酒了。

  老酒鬼已经有点晕了,醉醺醺道,“想不到,你小子酒量可以哦……我这酒仙的称号都要被你……被你给比下去了……”

  秦天赐脑袋也已嗡嗡作响,笑道,“老酒鬼,要比喝酒,我……我未必会输给你,好歹我从小就因为疗伤而喝酒,喝了……喝了这么多年酒,怎会输……输给你……”

  “好……好……在狱中,你请了我三天的酒……这顿,算我还你了……”

  “哈!你个老酒鬼,真……真赖啊,这明明是宋大人和催大人请的酒,怎算你请的?”

  “哈哈哈……好,算他们的……你还记得狱中三天,我对你讲的话?”

  “当然记得……”

  老酒鬼这时一本正经道,“好。现在就是个机会,你来试试吧……”

  “现在?”

  “对,就现在。”

  秦天赐摸了摸自己的双手,“可是我没剑啊……”

  老酒鬼起身,摇晃到催涣身边,从他腰间取下宝剑,拔出利剑,交到秦天赐手里。

  “好了……这下有了,快开始吧。”

  秦天赐摸了下这冰凉的宝剑,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了三分。虽然意识清晰,但身体动作感觉有点不受使唤一样。

  老酒鬼厉声道,“好好想想狱中那三日我对你说的话。然后出招吧……”

  秦天赐仔细回想了那三日与老酒鬼的对话,顿时摆好架势,向老酒鬼突刺一剑……

  第二日,太阳已经高高升起,秦天赐从床上爬起,觉着全身有些不舒服,好像一晚上都在闹腾似的。他伸了个懒腰,想不到全身都痛得厉害。这时才想起昨晚好像和老酒鬼喝了很多酒,最后还打了起来吧。不知道老酒鬼和宋大人、催大人怎样。

  秦天赐忙大叫店小二,店小二听到楼上客房客人叫,也很快冲上楼来。

  秦天赐听到店小二进屋,忙问道,“昨晚和我一起喝酒的那三人在哪个房间啊?”

  店小二笑迎地回道,“客官,昨晚与您一起喝酒的三位爷今儿一大早就走了。”

  “走了?这是真的吗?走了多久了?”秦天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竟然走了。为何要不辞而别呀?

  店小二继续道,“是啊,他们天未亮在卯时就走了,此时已是巳时了。他们吩咐不要打搅您,让您好好休息。而且还付了最近三日的费用,客官有什么您尽管吩咐。”

  已经走了两个多时辰了?“他们就这样走了?没留下什么话吗?”秦天赐追问道。

  店小二抠了抠脑袋,想了下,忙答道,“哦对了,他们走时还说请客官您好生在店里休息,近几日您的朋友会来这里找您。”

  “就这些?还有其他什么吗?”

  店小二又认真想了想,说道,“没了,就这些了。那我不打搅客官休息了,有什么吩咐您尽管叫我。”说着,退出了秦天赐房门,并将房门带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