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吾乃大坑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小黑娃的窃喜

吾乃大坑神 不拜未来 2140 2021.05.16 18:41

  第八章:小黑娃的窃喜

  猝不及防的骂声,让白老三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他倒要看看是哪个兔崽子敢骂他?

  然而就在他低下眼帘,去看自己脚下,踩着的那人是谁时?

  小男孩或许是知晓,如今的自己还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他赶忙闭上了破口大骂的嘴,转而换了一副嘴脸,双眼中也闪烁起来晶莹的颗粒。

  或许是因为小男孩的形象,太过于狰狞,这也导致了他装可爱失败了。

  什么鬼?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太可怕了!

  白老三与小男孩对视了一眼,瞬间他心中惊骇不已。

  “他娘的这张脸长得跟个恶魔一样。

  “我擦…晦气,太晦气了。

  听闻对方破口大骂的声音传出,小男孩眼眶中的眼珠转动了一下。然后,就见他露出一张黑漆漆的嘴,故作狰狞的,扑向白老三的脚踝,嘴中还不停的发出渗人的邪笑!

  “嘿嘿嘿…”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啊!我好饿呀,我好饿呀!我要吃肉…”

  然而就是这段毫无逻辑的言语,配合上小男孩狰狞的面孔,却让白老三一阵头皮发麻,脚皮发痒。

  “我擦!果然是个小恶魔,快放开老子,快给老子放开!原本还受着重伤的白老三,居然硬是从那黑漆漆的双小手中挣扎逃离出来。仓皇间,白老三也不顾自身伤势,三滚五爬之间,他的身形就消失在了死胡同内。

  小男孩见对方被他吓跑后,心中一阵窃喜,然而就在他窃喜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屁股下面,有什么东西硌得他屁股蛋儿生疼…”

  他娘的,又是什么东西在触碰小爷的屁股?

  嘴中骂了句脏话,小男孩顺势往自己裤裆下掏去,下一刻,就见他手中多出一颗晶莹透亮的宝珠。

  我擦,小爷发财了,这东西应不会是那个糟老头子掉的吧?

  “想起刚才踩他肚子那人,小男孩有些怀疑,不过也只是瞬间,他便有了决断。

  “不管这东西是不是那个老家伙的?落到我手里的东西,那便是我的,大不了以后我不进卧龙城了,远走他乡。反正也没人见过我的真容。

  正所谓天下丐帮是一家,卧龙城这一家混不下去了,那我就去另外一家混。

  “哼!

  就凭小爷我的机智,在哪都能混得风生水起?

  就是有些对不住葛老爹他们,要不今天给他们告个别,晚上在偷偷离开。

  既然是告别,那就得有个仪式的样子,怎么也要有酒有肉?

  想到这里,小男孩眼眶中的眼珠再次一转,瞬间他便想到了去哪里能弄到酒肉?

  心中有了目标后,小男孩默不作声的向四周望了一望,见没人发现他的动静,他悄悄摸摸的爬出了死胡同内。

  卧龙城外三十里,有一座破败古寺,该寺历史悠久,民间传说其为大元神朝的开国公武云飞所建。后又有人传闻天明圣朝秦燃皇帝齐旭尧备其五叔镇南王齐顺(及后来的天明圣祖)逼迫退位转折流落到卧龙口时,曾在此挂单隐居。故此寺庙又称隐龙寺。

  该寺在经过元明两个时代的殊荣繁华后,如今呈现出来的落寞以及破败。都好似早已注定般,一切皆枉然。

  而今的隐龙寺。早就是佛去僧空,曾经的繁华已然逝去。虽说隐龙寺如今破败不堪,但就是在这破败中仍然还有星星之火在绽放。

  葛老爹,木柴叔,你们回来了吗?“你看我给你们带回来了,什么好东西快出来呀?

  一个浑身乌漆抹黑,眼神却灵动的小男孩儿,一边跑一边朝着隐龙寺里喊道:

  快来人呐,帮我提一下东西?葛老爹,木柴叔,你们快出来呀!

  隐龙寺里,一老一少两个乞丐,忽然听见寺外有人在喊他们的名字,听闻熟悉的声音传来!老一少两个乞丐,瞬间就猜出来人是谁?

  是小黑娃回来了,快快快,咱俩快出去看看小黑娃,今天收获了什么东西?年轻的乞丐有些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寺门,向着他口中的小黑娃迎去。

  然而再看老乞丐,他就比较有些淡定,不过他还是口中喃喃道:有没有鸡屁股?我最喜欢吃的鸡屁股,老头子我只希望小黑娃,今天能收获几个鸡屁股回来。

  首先赶到小黑娃身旁的,正是那个名叫木柴的年轻乞丐。

  年轻乞丐刚赶到小男孩身旁,他二话没说接过小男孩手里提着的油纸包,随即他的鼻子轻轻闻了一下,油纸包里包着的东西。瞬间一副幸福的表情,如花儿一样绽放了开来。

  “我的天!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卤猪蹄,我记得一年前,我在大户人家门口狗碗里抢到过一小块。那味道如今回忆起来很美妙至极。

  浑身乌漆抹黑的小男孩,抬眼望了望年轻乞丐,他无奈地拍了拍脑门,一声叹息在心中响起!

  唉…”

  木柴叔就是胆子太小了,不然做个“吃恰子”,也不至于沦落为乞。

  但不管怎么说?小男孩还是很感谢他这个没有什么胆子的木柴叔,这些年对他的照顾。

  平日里他这木柴叔叔,但凡在街上能要来一个铜板都会给他买个烧饼回来。即便他自己也很想吃,不过最后还是会很硬气的说:

  “老子在外面大鱼大肉吃饱了!这烧饼是我给你捎回来的,小黑娃,你就放心大胆的吃吧,等你长大了,有力气了,再来报答你木柴叔我的养育之恩。

  虽然每次听到这番话,小黑娃都是冷冷的,嘿呵呵一笑而过,不过在他心里还是记住这份恩情的。

  “正所谓养育之恩,当以酒肉相报”。这不小黑娃今天就回来报恩了。

  木柴叔,快走吧,别在寺门口墨迹了,我们进去边吃边聊!你看我手里提着的这壶东西是什么?小男孩催促了一句,然后又将话题引向了自己手里提着的东西。

  这番话瞬间引起了,年轻乞丐的注意,木柴的双眼不自觉的,朝着小黑娃手里的东西盯了过去,下一刻,木柴发出了一声惊呼…!

  “卧草…”

  这壶酒难道是!“桂月红”,据说这酒还有人为此做了一首诗,叫什么来着…?年轻乞丐有些急脑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偏偏就是这关键时刻,他却想不起那首诗中的语句。

  然而,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豁然间,年轻乞丐的眉头松了开来。

  只听苍老的声音,慢慢的将一首诗词念朗诵了出来:

  “十两纹银一两红,百两纹银百年农。百年农品桂月红,一生如梦亦如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