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系统总是加戏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幻境迷心(五)

系统总是加戏份 莫欺宝宝穷 2037 2020.09.14 14:10

  “快让开。”席钰不假思索的狠狠的把焦芹往旁边一推,再拉着易栩动作极快的往旁边一滚,动作之快,虽然略显狼狈,但好歹是迅速的逃离了,没让怪物得逞。

  “你别过来,呜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不想死。”

  席钰,“……”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能够自找死路的人,愚蠢的让她实在无言以对。

  “闭嘴。”

  焦芹被席钰难得的怒气给吓唬住了,一时间哭泣的声音都给止住了。

  易栩同样吓得不轻,但也不至于像焦芹那般,仿佛随时都要彻底崩溃的娇弱模样。

  这一路上,只见她一直娇娇弱弱,哭哭啼啼,席钰就算是再好的性子,也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你要是实在想死,那就继续哭。”

  这个怪物嘴里面一直在往下滴那种黏黏糊糊的液体,很明显这个怪物同样是受鬼影的控制,只是只怪物长得磕碜也就罢了,连眼神都十分的猥琐。

  “哥哥,这是一只鬼。”易栩平日里也很喜欢看书,只是因为体质问题无法修炼,她一眼便看出来了,这鬼的异常,“只是不知怎么的,好像变异了。”

  通常来说鬼的身体轻盈,就算是死前再怎么胖,死后都是踮起脚尖飘着走…

  席钰眼神幽深,盯着动作缓慢不停朝她们走来的磕碜怪物,“我知道,似乎是欲色鬼。”

  欲色鬼—此鬼常与好色之徒亲近,崇人邪淫,而鬼得食淫污之物,遇人怀孕,鬼缘投胎,生为人,男喜贪***则为妓,以人道。

  这鬼喜欢盯着易栩与焦芹看,想来是个男鬼。

  “妖孽,你一直紧紧追着我们不放。”席钰眼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却了下去,面若冰霜,“看来你是执意要找死了。”

  怪物步步逼近。

  席钰抿紧唇,神情凝重的叮嘱易栩,“栩栩,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动。”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幻境越跑越容易慌,一慌就容易被鬼影趁虚而入。

  席钰在地上画了一道符,扣了自己一半的修为。放在这道符上,就算是那道鬼影,也奈何不了易栩,前提是,只要她一直在圆圈里面,不出来。

  当这一切做好后,顺手把旁边吓得半死的焦芹也扔了进去,和易栩一起作伴。

  眼看着欲色鬼即将一口将席钰吞下时,席钰眼神忽然一变,凌厉犹如利箭。

  她捏了一个术法,“万影追踪术,破。”

  欲色鬼行动时看起来动作笨拙,却不想闪躲的时候,极为迅速,快得一闪而过。

  席钰敏锐的感觉身后一阵阴风迅速袭来,心道不好,慢了一秒,擦着欲色鬼的大手躲开的。

  该死,这欲色鬼居然还挺聪明,它是故意的,让自己以为他把目标定为易栩或焦芹其中一个,结果,全部都是障眼法!

  它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为目标了。

  席钰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因此,欲色鬼心里也有了戒备,再想找到攻其不备的机会,就难了。

  “该死。”

  欲色鬼看着没什么攻击力,谁知道它居然比之前的怪物还要难缠,席钰被它缠得脱不开身。

  她抽出了一半的修为护着栩栩,因此,无论是符术,还是万斩决的攻击力度都大大降低了杀伤力。

  欲色鬼趁着这个机会把席钰踢开了,席钰倒在地上,凹凸不平的石子路顶着她的腰了,一时疼得下意识闷哼出声。

  “哼。”

  “哥哥…”易栩眼中满是心疼与焦急。

  席钰用大拇指指腹擦拭去嘴角的鲜血,表情桀骜的叮嘱一脸担忧的易栩,“栩栩,别动。”

  她勉强的单膝跪在地,用嘴角的鲜血在地上不动声色的画了一道符,面上一脸惨淡的喃喃道,“看来,我注定是要命丧于此了!”

  焦芹可不知这里面的名堂,她只知席钰要顶不住了,整个脑子里的弦同一时间全断了,满脑子都是她不要死,她不想死。

  哭的稀里哗啦,本来还挺漂亮的一小姑娘,现在惨烈的就像是被人虐待了一番。

  欲色鬼见席钰都已经吐血了,就知道自己之前的攻击奏效了,咧着嘴仿佛在得意的笑,那黏黏糊糊的液体往下掉的更多了。

  席钰低垂着头,密长的眼睫毛遮住了他眼底的寒意。

  颀长的身影就这样单膝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欲色鬼闪身到了她的面前,席钰的嘴角才无声地微微上扬,勾唇,眼底却是一片决绝。

  用尽了她全身力气与鲜血一起的这道符,杀伤力自然是超过了席钰之前所有符咒的杀伤力。

  破釜沉舟的最后一击,欲色鬼到底只是一只二星的鬼,等它反应过来,只是席钰设下的一个陷阱时,已经来不及撤走了。

  “万斩决,破。”席钰眼神决绝,破釜沉舟。

  “啊啊啊!”欲色鬼站在原地瞬间被炸了个粉碎,鬼的声音本来就特别的刺耳,尤其是在它死亡的这一刻,异常凄厉的尖叫,把席钰都震开了十米外,原本就受了伤的她,这会儿已经转化成内伤了。

  席钰眼前一黑。

  …

  周围一片安静,再醒来时,已经过了一刻钟。

  只是席钰再醒过来时,已经不是在那个河滩了,而是在一棵大树下,刚一动就扯到了胸口的伤,感觉无比的闷痛,她捂着胸口,强行站了起来。

  “易栩…”

  该死,这个幻境变化莫测,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她眼中一片警惕,捂着胸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这个地方似乎他们这两天都没有来到过,除了这棵大树,往前行不到一米的地方,都是水,就像一个圆圈,刚好把这一棵树给包围了。

  黑色的鬼影无声无息的靠近她,按理来说,席钰本来是应该看不到的,可她生来就不同,这么个小鬼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到?

  席钰犹如羽扇般轻颤的眼睫毛好看得仿佛能够颤入人心,但,只有仔细观察的人,才能看到她眼底的冷意。

  她无声无息的勾了下唇,歪着头,极其冷漠道,“这可真是,很有意思。”

  就连这种小鬼都想趁着她受伤,趁火打劫了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