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骁雄韩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暗渡陈仓走王子,十二勇士破西夜

三国骁雄韩遂 姚戎 3850 2019.07.12 10:49

  众人回到疏勒城。次日,韩遂派韩何、曹忠带二家丁、疏勒王子臣金、牧羊女、山国十骑士和足用的金币尽快悄悄离开疏勒国,沿龟兹国原路返回,到山国交金币取订购的枪头和铠甲,交还山国十骑士,然后到楼兰城汇合,到时要将疏勒王子、牧羊女交给西域长史张晏。未通知疏勒国国王、和得、臣勋,韩遂带商队和大月氏商队悄悄出疏勒城向西南方向莎车城进发。

  隔天到达疏勒国磐槁(gǎo)城,入住磐槁客栈。磐槁城乃疏勒国边境小城,是从国王位上被赶下台的磐槁城侯遗腹的侯国,有自已的一百骑兵。

  当晚支明、支月带韩遂等众人去见遗腹。遗腹很高兴,设宴招待了众商队首领。遗腹吐槽道:“咳,本来吾已接任国王,尔等大月氏国非要把臣磐送回国登基,吾只好窝居这个小城,要不是太后保吾,不知多少人想当国王的人要杀吾。好在大月氏国也有支持吾大臣,彼等的货送到本城,吾帮助彼等运到大汉做贸易。本年又帮助国王把莎车从于阗国争取过来,使吾国力大增,国王这才饶了吾。见诸位少年雄健英武,本侯派会武艺的管家安孟带一个家丁租用韩首领的一百匹无货骆驼驮运一大批货去大汉贸易可好?”正愁一半骆驼返程空载,又有熟悉贸易南路的安孟随行,韩遂、张济等忙满口答应下来。

  宴后,把一百匹骆驼送到侯府库房备货。第二日清早与安孟骆驼队在客栈汇合准备出城,突然遗腹派人来通知,不知何因,皇叔和得、臣勋带三百骑兵向磐槁城冲来,城门已关闭。韩遂、支明等随遗腹上西城门楼。

  和得在城下喊话:“吾好朋友韩首领在磐槁城里吗?”遗腹回道:“韩首领在此,汝和臣勋单独进城吧,城小住不下这么多军士,在城外扎营吧,吾一会送食水给汝军营。”和得、臣勋不敢得罪遗腹只好牵马进城。

  到了侯府,和得问韩遂:“找王子结果如何?为何不辞而别了?”魏粲抢话道:“那个迷谷很恐怖吓人,吾等返回了。”听曹奎译后,和得松了一口气道:“好吧,吾向国王禀报再派人去找,估计王子已不在人世了。此次来是给尔等送行的。以后到洛阳见。”韩遂等也松了一口气。

  遗腹请众人又吃了顿饭。见遗腹护着韩遂,和得也不好搜查韩遂商队。韩遂也看穿了和得的心思,吃完饭商队出发,请和得在东门看着整个商队通过,让和得确认商队没有私藏王子,和得和臣勋这才放心离去。

  看着和得两人远去的背影,张济捶了韩遂一拳,笑道:“这叫声东击北。”贾彩接着道:“此乃韩信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韩遂笑道:“但愿韩何、曹忠彼等跑的快,早入龟兹国。”李傕道:“疏勒城到龟兹国边境尉头城的距离比疏勒城到莎车城的里程略长,吾等到莎车城时彼等也就无忧了。”

  商队在疏勒边境支帐篷休息一晚,次日到达莎车城,入住莎车客栈。莎车城可是一个西域大城,比疏勒城大些,但比延城小,也是贾商云集之处。

  支明、支月第二天与韩遂等互留联络地址就此告别踏上向西南方向的回国之路。韩遂商队在莎车又住了一天,把二百一十匹头空载骆驼出租给几个莎车西南的小国或邦的小商队,如罽宾、难兜、无雷、桃槐、蒲犁、依耐、乌秅等,归安孟统管。尚余八十匹空载骆驼用于载沿途所购物品。

  次日逛街市,有卖胡饼、乐器、铜器、毯、马具、玉石、玉器、胡杨木家具、石榴等,街上拉客用驴车。众人买了一批子合玉器。那子合原为子合国,后并入莎车,又随莎车投靠疏勒国。莎车南部的子合、西夜、依耐、蒲犁、乌秅、和西南部的无雷、桃槐都属羌人,与莎车、疏勒、于阗、龟兹胡人种不同种。

  吴冯要去莎车南部的西夜国看望几年前嫁给国王的三姊吴娥,韩遂等众人也想去西夜玩,于是众人跟着吴冯去莎车州通关署验通关符。莎车通关署掾一听吴冯是吴娥的弟弟大吃一惊,让吴冯等等,自已一路小跑去州府向莎车王禀报。

  莎车王延弗立刻召见众人。延弗道:“吴公子有所不知,西夜国与莎车一起脱离于阗国归顺疏勒国,西夜和莎车仍以保留王位,相当于疏勒国的两个州。而西夜国早年与子合国合并,国王都称子合王。去年汝公主姊姊为大汉朝廷和亲嫁给子合王,谁知汝姊姊水土不服,思念亲人,十分憔悴。子合王听从大臣的建议为公主建了中原风格的花苑,来缓解公主的思乡之情,还请了中原的花匠在花苑中打理,公主思乡情得到缓解。谁知那花匠是公主的朝思暮想的情人,原来公主来西夜前已定情,只是大汉皇帝和汝家族的强迫。从中原陪嫁的侍女高燕看到两个男人深爱公主,非常嫉妒,高燕也爱上了子合王,就告密花苑约会之事。子合王去擒花匠,谁知花匠有武艺,竟刺死子合王逃走,公主被大臣逮捕处死,花匠竟自跑回来到公主墓前自刎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侍女高燕伪造诏书,立子合王幼子为王,自任太后,掌握了西夜国大权。据探报,悔恨和恐惧让高燕寝食难安为子合王和公主建造大陵墓。建陵加重的捐税让西夜国民怨声四起,已有民众暴动。本王已禀报疏勒国王,正要出兵讨伐高燕,吾看尔等都是武将商人,又是汝姊姊被害,那西夜国只有一千骑兵,尔等可否随吾出征?”吴冯一听就哭了,众人忙安慰,商量后同意随征,回客栈准备。

  第三日,莎车王延弗调集三千一百骑兵,兵分四路,三千兵围西夜呼犍谷城东、西、北三门,让韩遂、张济、段煨、贾彩、胡轸、李傕、郭汜、魏粲、杨定,董越、吴冯、黄衍、曹叶十三人和莎车百骑长带一百骑兵打前哨,绕到南门。

  路上走了二日,韩遂等绕过西门时被西夜哨骑发现,负责围西门的莎车千骑长自信满满地道:“尔等继续去南门,这里有吾部千骑足够。”曹叶译给韩遂听。

  韩遂等刚走不远,听见厮杀声一片,回头看去,只见竟然是二百西夜重装女骑兵冲出西夜呼犍谷城西门直扑莎车千骑部。女骑兵清一色的红色战衣,分外耀眼夺目,身披铁铠甲,手持双尖长枪,排成三角阵型冲锋。

  韩遂等众少年好奇,裹足观望,让莎车百骑长带一百骑先去南门。一个时辰,莎车千骑部倒下一片,人越来越少,而西夜女骑兵越战越勇。韩遂问谁愿上阵助战,十一个小伙伴没人出声。韩遂笑道:“看来诸位都是怜香惜玉的,下不了手。谁让那千骑长夸下海口的。还是不管它了,吾等速去南门。”

  众人嘻嘻哈哈一溜烟跑到南门下,只见莎车百骑部已与西夜三百骑兵杀在一处了。李傕道:“看来西夜将领懂兵,用女骑出击西门,其它三门估计各出三百多骑兵。”郭汜道:“再等等再出击。”料敌观战半个时辰,看莎车百骑部顶不住了,韩遂下令:“突击!”十二少年骑着大宛马旋风一般斜插入敌中。曹叶武艺不行远处观战。

  十二杆宝枪上下左右舞弄,点到即伤、挑到见血。莎车百骑部见到援军又恢复了斗志拼命反击。一个时辰,西夜骑兵倒地一片,大都受伤,只剩不到一百骑调头逃回城中,韩遂等握枪跟在败兵后面一起冲进呼犍谷城南门。

  呼犍谷城里西夜军一看莎车军已破城,顿时乱作一团。韩遂等一路从南门冲到北门,守门士卒吓的扔调兵器跑回家去,大开北门放进莎车王延弗的主力骑兵,莎车军一拥而入。

  韩遂等十二人好奇心不减,折向西门一探究竟。夺取西门,向外观望,可不得了了,那二百西夜女骑兵已几乎杀光了莎车千骑部,正在准备回城,这才看清彼织锦红战旗竟绣着五个汉字“漂沙女铁骑”。韩遂等慌忙关上城门,任凭怎么敲门都不敢开门。一会儿,一个莎车百骑长带队来到西门,韩遂将西门移交给彼,叮嘱彼女骑利害不要放彼进城,然后让西门一个俘虏带路奔向西夜皇宫。

  等到皇宫,莎车王延弗大军也赶到,围住宫殿。一个时辰后,高燕派大臣出宫投降,延弗接受了投降,高燕带一班大臣自缚出宫。高燕发现韩遂等是汉人,马上冲着韩遂高呼道:“吾不是侍女,本西夜太后乃陈留郡圉(yǔ)县高氏望族之女高燕,将军们不得无理。”

  韩遂瞧见高燕长相一般,左脸有小胎记,但身材好,颇有气质,叹道:“吾大汉人才济济,一个侍女就如此非等闲之辈,竟成了西域一国太后!”高燕道:“侍女怎么了,吾乃本朝的冯燎。”韩遂路上听乌孙国商人提到过冯燎,前汉朝时嫁给乌孙国右大将,贾彩也说过冯燎非同凡女,曾任前汉朝的女使臣出使乌孙国。平时少言的胡轸冷不丁插嘴道:“那漂沙女铁骑更是令人发抖,梦里都会被吓醒。”逗得众人笑得要掉下马了。吴冯却在一旁大哭起来,冲上去要杀高燕,韩遂等忙劝之杀不得,要押交给西域长史。延弗听到哭声,让一莎车都尉押着一个西夜大臣带吴冯去陵墓祭拜姊姊吴娥,韩遂等跟随。

  陵墓在西门外,众人走到西门,只见门外漂沙女铁骑已跑的无影无踪了,数百无主战马在战场鸣叫乱跑,倒地上的到处是莎车士卒。问城上莎车守军,说看着漂沙女铁骑向南跑走了。众人这才敢开西门去陵墓祭拜。

  见到陵墓,吴冯悲情喷涌、泪如雨下,跪倒在姊姊碑前痛哭道:“姊姊啊,弟万里来看汝,汝却倒下了,吾可怎么向父亲交待啊。当初不让汝嫁家乡陈留的花匠,汝铁心要嫁,父亲数年不同意,拖累了汝婚龄,汝竟趁父亲去乐浪郡任太守自已跑去洛阳找在洛阳教书的祖父,又自作主张投了朝廷选名门女充公主嫁西夜王,还把嫁不出去的同乡闺密那个丑高燕带在身边。”真是越说越伤心。韩遂等劝说无果,只好让曹叶硬拉着吴冯回城里。

  莎车王延弗奖励十二好汉二百六十匹西夜战马、西夜国黄金三十斤、子合玉三等玉石山料一百三十二斤,韩遂和吴冯各三十匹马、五斤黄金、十一斤玉石山料,其余每人二十匹马、两斤黄金、十一斤玉石山料。曹叶也有赏。另外,作为补偿,赠送吴冯一个价值不菲的西夜皇宫玉枕,据说可以聪脑和长寿。众人有点没想明白为何十一斤而不是十斤?

  次日,莎车王仍让小子合王当子合王,释放西夜国大臣,留下一百莎车士卒和一位都尉镇守呼犍谷城,起程带众人沿河水回莎车城。

  入城回到客栈,张姜子、阴香、韩仁、韩杏、家丁们都围了过来,段煨一脚踏在木墩上向未上战场的众人吹起牛来。听到漂沙女铁骑,张姜子痴迷道:“漂沙二字真乃神来之笔。”午后,众人去马市卖掉分得的战马,换成西域金币,又去逛街,大买一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