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茯苓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迷雾重重

茯苓居 小浣熊吃草莓 1217 2021.06.23 22:43

  在漂亮的欧式大床坐下后,我暗叹凯撒幼年生长环境的殷实,同时放松下来。

  方才凯撒并不相信我的话。

  但我利用了可以定格时间的能力,走到他身后,在时间恢复流动的同时。

  他吓了一跳,也开始相信我的话。

  跟随他回到家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母亲——奥莱丽娅夫人。

  原本正苦恼可能要同凯撒的母亲再解释一遍,却不想她听完凯撒的话竟然立刻安排了我的房间。

  是因为凯撒在母亲那里举足轻重吧!

  可是……方才的我在奥莱丽娅夫人的脸上也看到了几丝同安然姐安排我任务时脸上那相似的情绪。

  没有那么浓烈,却表现得更为明显。是一种痛苦纠结转化为释然的表情。

  我一头雾水,感到莫名其妙。

  “克劳德。”我在思索的时候,凯撒出现在了我身后,我迟疑了许久才意识到克劳德是云的音译。无语凝噎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个翻译系统。

  “呃……嗨。”我的思绪一时还收不回来,于是招呼打得有点尴尬。

  这个小小的长得很漂亮的未来的罗马帝王却一脸郑重地坐在我的一边。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是高级木窗外晶莹的月亮,静静地淌着河流一样的光。

  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当下倒映着弯弯的月牙,像画里的精灵,小小年纪生得这样水灵。

  忽然……他的脸正对上我的目光。

  我吓了一跳。

  “克劳德,我的母亲说未来的我会有天对不起你,要我珍惜当下。”如果不是他的表情过于认真,我几乎要以为他在开玩笑。

  然后我忽然意识到了奥莱丽娅怎么会知道未来的事情!

  加上刚才的疑惑,我于是立刻起身问道:“夫人现在在哪里?”

  我要找她问一下为什么她会说这样的话,以及她那时的神情是为什么。

  “别,不要去问我母亲,她不会说的。”凯撒皱皱眉头,抿了抿嘴,“克劳德你的到来非常奇怪,今天是我母亲要我去外祖父家的花园才遇上你。母亲说,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再来几次都一样。”

  “我听不懂。”我摇头,也就是说,奥莱丽娅夫人知道我会到来吗?

  “我也听不懂,我只是感觉你说要帮我统领罗马的那个画面很熟悉,就像以前梦到过一样。”

  凯撒笑了笑,我的心跳漏了半拍。

  头忽然有点疼,就好像面前的面孔再成熟一点的样子也曾对我笑过。

  头实在疼得厉害,当我缓过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凯撒人了,只有凹陷的天鹅绒床垫证明他来过。

  好可怕,我油然而生这样的感觉。

  怔忡了一下,起身跑出房间。

  问了好几个仆人,最后找到管家,我才在这座小城堡的阳台看见奥莱丽娅夫人。

  “奥……奥莱丽娅夫人?”我小心翼翼地开口。

  她扶着阳台上的栏杆,周围开满了红色的玫瑰花,金色鬈曲的长发在层层叠叠的礼服上蜿蜒,美得不可方物,似乎凯撒就是继承了她的美貌。

  听到我的声音,她缓缓回头,淡淡地微笑:“尤利乌斯把我的话告诉你了吧?”

  然后她闭上了她的眼睛,又缓缓睁开:“有句话叫好奇心害死猫,我们就像一个一个零件构筑了一整个机器,要它运作就缺一不可。走下去,珍惜当下,不要后悔。其他的,不要问了。”

  机器?好奇心害死猫?这些都不是现在应该存在的词汇啊。

  是翻译器出了问题还是高级翻译,还是……

  “您也是穿越来的吗?”

  但她已经转过身去了,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判断不了什么。

  最后我是被女仆安娜赶出来的,虽然她的表情很抱歉。

  我看着那扇关着的看起来很昂贵的木门,陷入了一种茫然而有些空洞的感觉中。

  回到房间,我看着月光如泄,有了想家的感觉。

  思念姑姑也好,思念顽皮的表弟照顾我的表姐也好。

  我有了找熟悉事物的念头。

  也有种让我想撕开这重重迷雾,找到这些事情的始末的感觉。

  夜,静如湖面;

  心,波澜不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