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大妖动物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缘世树

大妖动物园 忧郁玻璃心 2148 2020.07.01 20:10

  长剑划破长空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大家不约而同把目光转向了地上那枚散发着白光的玉牌。

  “抢啊。”

  也不知谁说了一句,人群顿时你推我搡向玉牌奔去,夏灵本想也去凑个热闹,可是鹦鹉叫住了他。

  “黑白无常一众地府成员跟一真秃驴都来了,往东走。”

  夏灵抬头看去,只见一真和白无常正往这边跑来,夏灵咬咬牙抱着白兔就跑。

  就在夏灵跑远后,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喊杀声,回头看去发现一帮人打成了一锅粥,甚至有几个不幸的人埋骨此地。

  “你这家伙得到什么好处了?还有你答应我的踏天七步呢?”

  待到安全的地方后,夏灵阴恻恻的看着鹦鹉,鹦鹉一看从羽毛里掏出了一张散发着恐怖威压的黄纸,上面用血写着几个大字。

  “从此世间无圣。”

  “合着你进去半天,就捡了一张破纸啊?”

  夏灵一看脸都黑了,自己掏心掏肺帮他,鹦鹉这货居然拿一张破纸忽悠他。

  “啥……破纸?睁大你的钛合金人眼看看,这是用半圣血写的,我在颜回身下捡到的。”

  夏灵一听,还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这纸的确看起来不平凡,可是自己就不信鹦鹉这货,真拿了一张破纸出来。

  “这破纸有什么用?”

  “这可是半圣手书,对儒家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也是镇压一切邪魅的法宝。”

  “只有这个?没其他的了?为什么那个怪物在你进去后就暴动了?”

  夏灵黑着脸看着鹦鹉,这货再不给他好处,他就自己动手了。

  鹦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抖抖羽毛光棍的开口。

  “你看,我身上除了身毛,还有什么东西?有张纸就不错了,总比一点东西没有好吧?”

  夏灵反正不信,他一把捏住鹦鹉的翅膀,可是他摸遍鹦鹉全身也没发现什么东西。

  “卧槽了,合着你进去半天,真的只拿了一张破纸出来啊。”

  夏灵很是无奈,他只能一脸肉疼的把黄纸收进了背包,有总比没有好吧。。

  又往东走了半个小时,宫殿已经变成了一条细线,大地上也没了白骨,夏灵看着鹦鹉低声询问了一句。

  “你答应我的踏天七步呢?”

  “等下你就看到了。”

  “什么意思?”

  “咳咳……颜回就会踏天七步,这里面绝对有他的战斗痕迹,至于能不能悟到看你自己了。”

  “咳咳,放手……”

  夏灵黑着脸看着鹦鹉,这货空手套白狼的手段,到底跟谁学的?自己也是,咋就信了鹦鹉这张胡说八道的嘴了呢?

  “吼吼……”

  就在这时旁边的大王指着一个方向跳了起来,夏灵转头看去,只见一颗红色的参天大树杵立在远方。

  “缘世树,夏灵赶快过去。”

  看到这棵树鹦鹉兴奋的开口,夏灵闻言本想拿出自行车赶过去,可是一看大王的身材和三只妖怪,顿时放弃这个念头,妖怪太多不宜骑车。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颗古树也越来越大,密密麻麻红色的树冠犹如一团团红云漂浮在空中,阴影之下夏灵惊讶的看着眼前犹如山脊的树干。

  “这也太大了吧。”

  “这东西不是在‘九十九’重天吗?怎么会在这里?”

  鹦鹉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疑惑开口,这里是白帝城遗迹,可是缘世树不是在九十九重天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什么宝贝?”

  夏灵看着火红的天空问了一句,鹦鹉指着树干微笑开口。

  “你去树干底下就知道了。”

  夏灵走了过去,就在他走过去的一刹那,天空的树冠稀稀疏疏的抖动了起来,一枚木牌从天际掉落,正好落在他的手中。

  “西王母。”

  看着木牌上的字,夏灵一愣,西王母不是女仙之首吗?这是什么意思?

  “啧啧,好福气。”

  看到夏灵木牌中的名字,鹦鹉顿时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快说什么意思?”

  “你老婆是以后的西王母。”

  夏灵:“……”

  深坑底部,楚玉一群人费劲周折终于从大坑里爬了出来,他们刚爬出来,一个古老,荒芜,破碎的城市印入他们的眼帘。

  “队长,是白帝城。”

  一个队员看着古老的城名兴奋开口。

  “这城墙怎么是歪的?”

  “队长,周围还有四个大坑。”

  “我怎么感觉这个城市是歪的?”

  队员们谈论着自己的见解,楚玉看着眼前的一切也有些震惊,掌握着古老秘籍只有三清这些组织,所以他对白帝城一无所知,只是知道这个遗迹叫白帝城,这还是南茗说给他的。

  “上城墙看看。”

  秉承着站得高,看得远的原则,楚玉带着对于爬上了城墙,还好城墙是斜,不然还真的挺麻烦的。

  “队长……你看。”

  等爬到足够高时,队员们探头往下面看去,一个巨大的脚印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而他们就是从小脚趾那个坑里爬出来的。

  “嘶……这……”

  楚玉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们以为的深坑只是一个脚印而已,这得有多大的脚啊。

  “队长,这个城市像是被拔出来的。”

  另一个队员看着城市边缘的裂口不确定的开口。

  “队长,城里好像有手印。”

  一个队员看到城里巨大的手印后,吞了吞口水。

  “我怎么感觉这个城市反而像是被撕下来的。”

  “你的想象力真丰富,这个城池少说也有几十公里那么长,怎么撕?”

  另一边,林也泪流满面的看着眼前的斜坡,他终于看到出路了,这都走了一下午了。

  爬上山峰后,林也回身看去,发现身后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峡谷,更夸张的是,这个峡谷是一个标准的直线。

  “这不可能啊,哪有这么标准的峡谷,感觉像是被劈出来的一样。”

  林也不在多想,他环顾四周,发现周围一片荒凉,别说人了,鸟都没有一只。

  “哥啊,你到底把我丢到那了?我该怎么出去啊。”

  林也绝望的仰天呐喊,就在此时天空响起划过一道白虹,那道白虹直勾勾的落入了林也的手中。

  林也:“……”

  看着手中锈迹斑驳的半截长剑,林也一脸懵逼的看着上天。

  “大哥我说要回去,不是要剑,就算给你也给把好的啊,给个半把是几个意思?”

  寂静无声,林也疑惑的看着手中的锈得不成样子的长剑。

  “破伤风之剑?一剑一个元素周期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