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大妖动物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林也

大妖动物园 忧郁玻璃心 2387 2020.06.02 13:44

  为了自己的任务,一鸟一人鬼鬼祟祟的往废弃的高中摸去,刚到门口一人一鸟就看到刚才那个面容粗狂的男子正跪在高校的门口,身前摆着一些祭品。

  “对不起,对不起……。”

  男子一边哭泣,一边道歉,夏灵一看静静站在他身后,不是他不想走,而是这家伙跪着的地方正好是学校门口,为了不打扰他祭祀。

  夏灵只好先打量了一下这个高中,因为废弃许久的缘故,教学楼的前面长满了荒草,教学楼通体墙漆发黑,一些墙漆已经落了下来,看起来很是破旧,因为天气潮湿的缘故,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夏灵忽然想起三年前这里发生的事故,据说因为食堂燃气爆炸死了很多学生,有人还看到事发前一夜有流星坠到学校里。

  “对不起,对不起,咚咚……。”

  就在这时跪在学校门口的男子忽然重重的磕起头来,一声接着一声,夏灵看到男子额头已经磕破了,鲜血染红了他的脸颊。

  “大白天的,你这磕头有点费血啊。”

  男子:“……”

  说完夏灵就推开锈迹斑驳的大门走了进去。

  “慢着。”

  就在这时身后的男人轻轻的爬了起来,额头流淌血迹流到了他的脸颊看起来有些渗人。

  他认真看了一眼夏灵,随后低沉开口。

  “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

  夏灵不耐烦的开口。

  “探险。”

  看着荒眼前废的校园,林也神色有些古怪,现在的年轻人看不懂了,跑到废弃学校来探险。

  看到男子也跟了进来,夏灵眉头一皱。

  “你要是没事可以离开了,这里好像不太太平。”

  听到这话男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固执的开口。

  “我也探险,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需要帮忙吗?给钱就行,我叫林也,你呢。”

  “不需要。”

  林也听到夏灵拒绝了他,也不在意,还是继续跟着。

  “我也进去看看吧。”

  “朋友,你脑袋不疼吗?”

  鹦鹉一直在观察林也的表情,看到他额头还在流血,提醒了一句。

  “天啊,你的鸡会说话。”男子听到声音低头一看,就看到一直光秃秃的白斩鸡正高傲的看着他。

  “我呸……是鹦鹉,鹦鹉知道吗?本大爷是鹦鹉。”

  听到林也叫他鸡,鹦鹉不乐意了,在地上蹦跶着叫嚣了起来。

  “啊……鹦鹉?你的鹦鹉居然会说话。”

  林也诧异的看着夏灵,能跟人沟通的鹦鹉他还是第一见看到,虽然这只鹦鹉长得像个白斩鸡。

  “还好,我要进去了,个人建议你还是别进来了。”

  夏灵说完就走进了荒草遍地的高校,身后的林也紧跟其后。

  进去后,夏灵从地上捡起了一根趁手的钢筋,神情难看看着眼前半人高的荒草,这该怎么找。

  林也则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废弃教学楼。

  “这里有老鼠的痕迹。”

  忽然左边的鹦鹉指着一条过道兴奋的开口,只见哪里的杂草被压倒了,的确有东西爬过去。

  “我再说一次,这地方有危险,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看到鹦鹉找到痕迹,夏灵转身看着林也,郑重的又提醒了一句。

  “危险吗?我帮你,你放心我力气很大。”

  林也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回了一句,夏灵也没辙了,该说的他已经说了。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痕迹摸了过去,鹦鹉则小心翼翼的蹲在两人身后,贼眉鼠眼的看着周围,大有情况不对就跑的姿态。

  不一会,他们在一个漆黑的大窟窿外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还有爆炸痕迹的大坑,林也眼睛一红,嘴唇都咬出了血。

  “食堂?在下面?”

  看着脚下腐朽的食堂牌匾,夏灵看着地下的乱石堆,低沉开口,因为漆黑的大坑里有一条显眼的路痕。

  “我帮你们望风,剩下这种小事就交给你们两了。”

  鹦鹉远远的离开了这里,随后大大咧咧的开口,夏灵一看眯了一下眼睛,目光有些不善。

  “你说老鼠看见天降白斩鸡会怎么样?”

  夏灵对着鹦鹉诡异的开口,还没等他说话就一个箭步捏住他的脖子丢了下去。

  “不……你这遭瘟的夏灵,本大爷跟你没完。”

  鹦鹉犹如一个翻滚的皮球砸了下去,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指着上面的夏灵破口大骂。

  “三十年孙子,三十年爷爷,莫欺鹦鹉怂,遭瘟的夏灵我跟你没完。”

  夏灵一听目光闪烁,当初自己一拳没把鹦鹉怎么样,当时他就看出鹦鹉不简单了,他笃定这家伙绝对没这么弱。

  果然鹦鹉叫骂声引来乱石地下的怪物,听到身后有石头翻滚的声音,鹦鹉警觉的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狼狗大小的老鼠推开乱石爬了出来,红色的目光仿佛要把它生吞活剥。

  鹦鹉一看,白花花的鸟腿就是一抖,随后颤声开口。

  “孔子曰,同在地上爬,相煎何太急,鼠兄,我是你的远方亲戚鼠鸟啊。”

  “吼……。”

  老鼠一听直接吼了一声扑了过来,鹦鹉一看破口大骂。

  “果然是畜生,连话都听不明白,我飞……。”

  只见鹦鹉白花花的翅膀上出现了一些金丝纹路,他翅膀上的羽毛疯长了起来,他脸色涨红的扑腾起来,小翅膀带着他飞到了坑顶。

  “咦……不错,不错,看样子你藏得挺深啊,鹦鹉。”

  夏灵一看笑嘻嘻的开口,鹦鹉的神情有些萎靡不振,他一听指着夏灵破口大骂。

  “你这种人,吃六味地黄丸都补不回来了。”

  “没事,多吃点就补回来了。”

  夏灵笑嘻嘻的回了一句,随后神色一震,握紧了手中的铁棍,表情紧张的看着从坑底扑上来的大老鼠,他后背微弓脸上的青筋也鼓了起来。

  “吼……”

  看着眼前的美味,老鼠张开了血红的大嘴,对着夏灵的脑袋咬了过来。

  “天枢……”。

  忽然夏灵一声暴喝,手中的铁棍夹杂着令人脸颊生疼的劲风抽到了老鼠身上。

  “嘭……。”

  伴随着沉闷的肉体撞击声,老鼠被抽飞了出去,撞到了不远处的墙壁上,墙壁都被它撞出了一条条裂纹,它爬起来摇摇脑袋,看着自己青紫的身体龇牙咧嘴的嘶吼了一声。

  看到攻击有用,夏灵眼睛一亮,他五指紧抓铁棍,身上的气息也变沉重起来。

  “呔……吃我一套七星枪法。”

  说着夏灵手中的铁棍犹如利箭一般刺过去了,铁棍划破空气的“呜呜声”,让林也下意识瞪大了眼睛,这么猛吗?

  老鼠一看给自己带来巨大威胁的铁棍,嘶吼着跳开了,夏灵的铁棍“啪”的一声在墙壁上刺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

  “叽叽叽……。”

  眼看夏灵着实不好惹,鼠妖红色的目光看向了鹦鹉。

  鹦鹉一看飞到了高处,一副轻蔑的表情。

  “有本事来打我啊。”

  老鼠一看向着一旁林也扑了过去,林也一看也是半点不惧,从地上捡起一根钢筋,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也抽了上过去。

  “天璇。”

  就在这这时,跑到半路的鼠妖被一支钢筋抽到了脑袋上,伴随着清脆的骨折声,他被狠狠的拍到了地上。

  “呸,不过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