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3、我会帮她自杀的!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037 2020.06.28 17:18

  将唐幼薇禁足之后,秦开山明显也有些心灰意冷。

  他挥了挥手,将众人都屏退。

  秦胜与谭贵主仆二人回到南院。

  “恭喜少爷。”

  一进入书房,谭贵便拱手向秦胜道喜。

  秦胜仰头大笑道:“哈哈哈......今日本公子倒是体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秦浩母子如此处心积虑想要谋害于我,可我就是不死,嘿嘿。”

  谭贵笑道:“少爷乃福缘深厚之人,怎会命丧在小人手中?”

  “哈哈哈,说得好!”秦胜赞许的看向了谭贵,拍着他的肩膀道:“若非你反应机敏,及时点出了荔枝有毒,恐怕本公子也活不下来。”

  “你真是本公子的福星啊!你放心,以后只要本公子有口饭吃,你就一定饿不死。非但饿不死,本公子还要许你一世平安富贵。”

  谭贵低头道:“多谢少爷。”

  趁着秦胜正高兴,他借机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少爷,俗话说打蛇要打死,斩草要除根。秦浩母子如今虽然失势,但保不齐哪天老爷一心软,又将他们给抬上来。”

  他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作了个抹脖子状:“依属下看,不如顺势将他们做了,以除后患。”

  系统发布的探索任务要求他击杀幕后真凶,也就是秦浩母子。

  可他若是贸然出手,被秦开山查到,恐怕两条命都不够他死的。

  只有让秦开山的亲儿子——秦胜顶在前面,由他来主使此事,才能最大化的规避风险。

  秦胜闻言蹙起了眉头,沉思片刻,摇头道:“杀他们容易,只是被其他人知道的话,我便要背负「弑兄弑母」的污名了......”

  谭贵笑道:“少爷多虑了。大夫人如今被老爷厌烦,独处幽室,定然心中哀怨苦楚。在这种情况下,她会自杀也是在所难免的。”

  “自杀的人,关少爷您什么事?”

  秦胜心中一动,看向他道:“可她能自杀么?”

  谭贵眯起了眼睛,道:“看管她的侍卫中有一个是我们的人,她不自杀,属下会帮她自杀的。”

  秦胜微微颌首,又道:“那秦浩呢?”

  “大公子?”谭贵嘿嘿一笑,明明在笑,偏偏有种让人浑身发冷的感觉,“他请了黑云盗的五当家来袭杀少爷,却错估了少爷的实力,导致那五当家白白送了命,少爷觉得,黑云盗的人会放过他吗?”

  秦胜皱眉道:“可万一黑云盗放过他了呢?”

  谭贵神色平静的道:“只要少爷愿意,人人都可以是黑云盗。”

  秦胜脸色微变,深深的看了谭贵一眼,最终道:“好!那你就放手去做吧。做的干净些,别留下把柄。”

  “是。”

  夜渐渐深了。

  秦府后院的一间幽室。

  两个秦府侍卫正守在门外,昏黄的灯光透着灯笼渗了出来,洒在两人的脸上,让他们昏昏欲睡。

  幽室内仍然亮着烛火,一道纤瘦的女人影子被火光映照在雕窗上,手里举着酒杯,似乎正在顾影自怜。

  片刻。

  有脚步声响起,渐渐来到了幽室之外。

  “你们两个,轮值的时间到了,下去歇着吧。”

  “是,谭统领。”

  打发走了门口的两个侍卫之后,谭贵四下看了两眼,待确定这座小院中再无一人之后,闪身进入了幽室之内。

  只见幽室中,灯火正明,唐幼薇仍穿着那一袭轻纱红裙,纤纤玉手捧着银樽,内里盛着清亮的美酒,正在灯下独酌。

  也不知她已经喝了多少杯,有大片的酒水洒在桌沿上,满室都是酒香的味道。

  酒意上涌,唐幼薇精致的脸颊染上一抹酌红,为其更添三分美艳,红裙的衣领微微开着,低下头便可瞥见大片雪白之色。

  “你......”唐幼薇也不知是醉了还是没醉,指着谭贵斥道:“谁让你进来的?”

  谭贵不吭声,只是慢慢走近。

  唐幼薇这才认真的瞧了谭贵一眼,忽然娇笑道:“你不是秦胜的人么?”

  谭贵在她对面坐下,点头道:“是,二少爷让我来送夫人一程。可我想,夫人是体面人,该有个体面的死法。”

  唐幼薇盯着他,笑道:“你倒诚实。”

  片刻,她又偏过头来,神情有些苦恼的问:“你说,男人是不是都会喜新厌旧?秦胜那野种的母亲,褚婉仪,论家世、相貌、能力,样样皆不如我,可老爷偏偏就将她宠到了心上,即使她死了,也要压我一头......”

  谭贵摇了摇头,看着眼前这个令他颇感兴趣的美妇人:“夫人错了,正是因为二少爷的母亲死的早,她最美的样子才一直活在老爷的记忆里。夫人美则美矣,可人如何能与记忆相比呢?”

  “只有夫人也死了,老爷才会心痛,才会想起夫人的好来,才会事事向着大少爷。”

  唐幼薇听得抿嘴一笑,隐约透出一股二八年华的女子没有的风韵来,“你说的真是极好!只有我死了,才不会挡着浩儿的路。”

  她举起酒杯,柔软的身躯靠近了谭贵一些,精致的脸颊被烛火照的通红,“一个人饮酒实在无聊,不如对酌。”

  谭贵舔了舔嘴唇,目光在她身上游曳而过:“夫人千金之躯......”

  话未说完,唐幼薇美眸一闪,带着些挑衅的神色:“中午在书房里,你不是一直在偷瞄我么?现在却装起正人君子了?”

  谭贵摇了摇头,拦腰将她抱起,吹灭了烛火。

  “乐意效劳。”

  ......

  第二天。

  秦府内院的书房内。

  “老爷,夫人饮鸠自尽了。”秦伯走进书房,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秦开山的神色,“老爷要不要过去看最后一眼?”

  秦开山闻言,目中闪过一丝不忍之色。

  沉默片刻,他摇了摇头。

  “不用了,你去看着,厚葬了吧。”

  “是。”

  同一时间。

  秦府南院之中。

  “少爷,谭贵幸不辱命。”谭贵拱手对秦胜道。

  秦胜目中闪过一丝喜意,道:“好,你办事就是让人放心。接下来,就该想着怎么让我那好大哥与他母亲团聚了。母子连心,他娘都死了,他怎能独活于世?”

  谭贵笑着凑到了秦胜耳边,道:“这个好办,我们可以这般......”

  “好,就照你说的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