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2、千面魔君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032 2020.06.22 21:11

  就在谭贵临近出发之际,一个神色看上去有些谄媚的瘦弱男子悄然从门外闪了进来。

  “大人。”瘦弱男子跪地道。

  谭贵看了他一眼,从枕头下拿出一封信递给了他。

  “派人将这封信送到「不良帅」苏承手上。”

  瘦弱男子点了点头,道:“是。”

  顿了下,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谭贵一眼,问道:“大人,您昨夜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了,解药您看?”

  谭贵掷出了一个白色瓷瓶,道:“这里有一颗解药,足以维持你七天无事。七天之后,再看你表现。”

  听到“七天之后”四个字,瘦弱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之色。

  沉默片刻,他低下头道:“多谢大人。”

  看到瘦弱男子乖巧的服了药,拿着信封转身离去,谭贵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芒。

  瘦弱男子名叫庄强,是雁南郡一个小帮派——龙蛇帮的头领。

  这龙蛇帮的规模虽然不大,但其帮派中人却都是一些恶事做绝的地痞流氓,在雁南郡之中无恶不作。

  随意欺压鱼肉百姓,收保护费,逼良为娼等等......

  虽然龙蛇帮的帮众修为都不算太高,普遍只有入武四重,甚至连他们的帮主庄强都只有入武六重的实力,但是龙蛇帮做事却非常有分寸。

  他们从不招惹那些有背景的人,只欺压那些软弱可欺的弱小平民。

  甚至,帮主庄强还将“低调行事”这四字生存法则写进了帮规里,督促帮众严格执行。

  这种“有眼力劲儿”让龙蛇帮这些年在雁南郡混的风生水起,那些大的世家懒得理会他们,在他们交过保护费之后,便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而小的世家则实力不如龙蛇帮,就更不会来招惹这些人了。

  本来龙蛇帮这么低调的发展下去,指不定还真能成就一番气候。可他们倒霉就倒霉在,龙蛇帮的帮众在强暴女子的时候被谭贵给撞见了。

  而谭贵那段时间正好在通过四处杀害地痞流氓来强化他的覆血真气。

  如此一来,这龙蛇帮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他干脆利落的杀死了这名龙蛇帮帮众。

  而此人死前放了一句狠话:“你等着吧,我们帮主是入武六重天的武者,他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谭贵一听这感情好啊!

  这个帮派,帮主才只有入武六重天。

  那他就无所顾忌了。

  于是他放心的杀上了龙蛇帮总舵,将龙蛇帮总舵的十几人全都杀得一干二净,只留下了帮主庄强这一个活口。

  他当时本想将庄强也一并杀了,增幅他的覆血真气,岂止庄强此人竟比他想象的还要无耻一些。

  庄强当时就跪下了,管他叫爹不说,还一个劲儿的恳求他收下自己,说什么愿做他手下一条走狗,指哪咬哪,让他打老人他绝不打妇孺。

  不得不说,谭贵被庄强强烈的求生欲打动了。

  最后,谭贵留了庄强一命,并如他所愿,将他收为了座下走狗,允许他重新在雁南发展龙蛇帮的势力。

  代价是,庄强服食了谭贵给出的一枚毒丹,接受了他的控制。

  他如此做也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

  人多好办事。

  庄强此人虽然无恶不作,但其手下怎么说也控制了一个几十人的小帮派。控制了庄强,就等于控制了龙蛇帮。

  此后无论是打探消息,还是杀人放火,都比谭贵孤身一人要来的更容易些。

  而庄强此人的性格谭贵也看得清楚,正如他那四字帮规“低调行事”一样,十分胆小怕死。

  谭贵断定,在他没有彻底解决身体内那枚毒丹的情况下,他不敢背叛自己。

  将信送出之后,谭贵很快便出了门。

  ......

  谭贵来到雁南郡北城门外时,头顶的太阳正烈,已经接近午时。

  两名手持长戟的城卫军站在高大城墙的阴影之下,眯着眼睛,一副不堪阳光炙烤的模样。

  城门口来往的行人也不是很多,不像平日里那般车水马龙。

  等了不出一刻钟。

  一支打着秦府番号的车队便出现了谭贵的视野里,这行车队是从西南方向而来,总共约有十来辆马车。

  每一辆车上似乎都载着很沉重的东西,车轱辘在地面上滚动时留下了两行深深的车痕,车身也不断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随着车队近了。

  谭贵清楚地看到,为首的第一辆马车车辕旁,坐着一个身着粗短衣裳的白须老者。

  那老者的容貌一看便知饱经风霜,虽佝偻着身子,但双目异常明亮,透着摄人的精光。

  谭贵心中一凛,明白这白须老者肯定是红袖宫的人,同时还是位内功有成的高手。

  车队渐渐到了城门外。

  白须老者身旁那位带着员外帽的绿袍中年人走了上来,不知道跟守城的城卫军说了些什么,那些城卫军竟是查也未查,径直便让车队进了城。

  果然是如燕南飞所说,红袖宫早早打通了城门处的关系。

  谭贵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不敢怠慢的迎了上去。

  “牛管事,这趟镖可是来晚了啊。”他笑容可鞠的对白须老者说了一句,然后动作很自然的坐到了其身旁的位置。

  白须老者微微颌首,并未多说什么。

  待车队走出了一段距离,谭贵左右看了两眼,才压低声音道:“牛管事,我师父是燕南飞,是他让我来接应你们的,暗号是......”

  话音未落,白须老者已微笑着看了他一眼,道:“好徒儿,你倒是守信。”

  谭贵脸色一变,盯着白须老者道:“你是......师父?”

  昨晚在唐府时夜色太深,燕南飞又蒙着面,因此谭贵只看到了燕南飞的那双眼睛。

  一双狭长的双眼,其内锋芒毕露。

  与眼前这白须老者的眼睛没有任何相同之处。

  可这白须老者话里的意思明显是说,他是燕南飞。

  这......

  一个人的易容术竟能精湛至此?连眼睛都能伪装成另一个人么。

  白须老者看着他脸上不断变幻的神色,笑道:“不必怀疑,为师有个诨号,叫千面魔君,这些你以后就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