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5、少爷别误会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066 2020.06.29 19:41

  在黑云盗的七大当家之中,与已经身死的五当家陈德荣关系最好的便是这位四当家,宋顺义。

  两人在入山落草前曾是一个村子里的,进山之后也很快便积累起了深厚的情谊。

  宋顺义啃了一大口猪头肉,问道:“谁见到五当家了?我这两天怎么没在寨里看到他?”

  众人都摇头表示不知。

  倒是在一旁观看众人玩猜拳的一个劫匪忽然出声道:“我知道我知道,禀报四当家,五当家下山去了。”

  宋顺义皱了皱眉,道:“下山去了?老五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什么时候的事儿?”

  那劫匪挠了挠头,道:“大概四五天前吧,那天我正好轮值守门,看到五当家从小路下去了。我就随口问了一句,五当家说......他要去雁南郡城里办点事。”

  宋顺义听得点了点头,道:“行,我知道了。你们几个,要是见到五当家回来了,就告诉他一声,让他来我房中找我。”

  “是。”

  吩咐了众人几句后,宋顺义正要转身离去,却忽然见到一个身着黑袍的劫匪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

  待看到宋顺义,那黑袍劫匪脸色一变,“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见过四当家。”

  宋顺义蹙眉看了他一眼,见他哭丧着脸,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黑袍劫匪低着头道:“四当家,城里的人传来消息,说五当家他......他被人害了。”

  宋顺义眼睛一瞪,勃然大怒,手中的猪头肉直接砸在了黑袍劫匪的脸上,大叫道:“五弟死了?被谁害的?你还不快快道来!”

  黑袍劫匪捂着脸道:“是雁南秦家的二公子秦胜。五当家不过受人所托,欲取他性命,他竟敢当街将五当家残忍杀害!分明没将我们黑云盗放在眼里。”

  “五当家的尸体现在还在秦府门前挂着呢,这摆明了是在羞辱我们......”

  宋顺义气的面色涨红,大喝道:“这秦家果真狂妄,竟敢如此欺辱我们黑云盗,士可杀不可辱也!兄弟们抄家伙,今晚我们便潜入城中屠了秦家满门,替五当家报仇。”

  那黑袍劫匪闻言一愣,讪讪的提醒道:“四当家,秦家的家主乃是先天道台境武者......”

  言下之意便是,你宋顺义恐怕不是人家的对手。

  宋顺义脸色一黑,一脚便将黑袍劫匪踹翻在地,瞪眼大骂道:“你怎么不早说?”

  黑袍劫匪一脸委屈,道:“我以为四当家您知道。”

  宋顺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皱眉道:“看来要报此仇,还得请二当家出马了。”

  “走,弟兄们,随我去见二当家。”

  ......

  与此同时。

  雁南郡,迎春楼。

  迎春楼是雁南郡赫赫有名的三大青楼之一,声名更在谭贵常去的云烟阁之上。

  不过相比迎春楼的花魁,谭贵倒是更喜欢云烟阁的那几个欲拒还迎的清倌人。

  这些著名青楼除了姑娘好以外,酒菜更是一绝,甚至不输于外面那些鼎鼎有名的老字号酒楼。

  因此雁南郡这些自诩风流的世家公子们设宴时,往往都喜欢摆在青楼,酒足饭饱之后,携一美人寻欢作乐,是何等风雅之事。

  一般来说,迎春楼都是在午后开业,楼里的姑娘们一个赛一个懒散,不睡到日上竿头是不肯罢休的。

  只是今日秦府大公子秦浩提前打了招呼,包下了整个迎春楼待客,这些懒散的姑娘们才起了个早。

  待秦胜带着谭贵二人赴宴之时,只瞧见这些姑娘们早已梳妆打扮的整整齐齐,站在楼中笑语盈盈的迎接着他们二人。

  “我们迎春楼的几个头牌可都在这儿了,胜公子你随意着挑吧。”迎春楼的老妈子摇曳着手中的圆扇带着一阵香风走了过来,笑吟吟的道。

  同时还似笑非笑的看了秦胜身旁的谭贵一眼。

  “这位爷看着很眼熟啊。”

  秦胜闻言,笑着在谭贵的肩膀上拍了拍,“想不到你也是此道中人!挑一个吧,看戏么,没有女人陪着哪行?”

  谭贵脸色一板,道:“属下第一次来这里,少爷别误会。”

  “知道你第一次来,放轻松。”秦胜微微笑着,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

  他随意的点了一个身材有几分丰腴的绿裙女子,上了楼。

  谭贵见状,也不想再装了。他的目光在这一群莺莺燕燕中环视了一圈,最终落在了一个身着蓝色薄纱裙的高挑女子身上。

  这女子肤色白皙,脸颊精致,眉宇间透着股淡淡的冷意,无端给人一股疏离之感。

  谭贵就钟意这种冷美人。

  “就你了,跟爷走吧。”他嘿嘿一笑,上前抓起蓝裙女子的雪白皓腕,牵着她上了楼。

  一边走着,他一边语气轻佻的问:“叫什么名字?”

  蓝裙女子秀眉微微皱起,美眸中迅速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厌恶之色,声音冷淡的道:“顾丛。”

  谭贵哈哈一笑,捏了捏蓝裙女子纤细雪白的小手,夸赞道:“名字不错。”

  两人上了楼。

  秦浩和东院的管家王永春早已到了。

  王永春面无表情的立在秦浩身后,看向秦胜的目光中时不时闪过一丝冷芒,而秦浩则面带谦卑笑容,正在向方桌对面的秦胜频频敬酒,说着一些道歉的言语。

  “以前为兄确实是糊涂,只顾着自己,却没想到无意中会伤害到二弟你,为兄真是内疚惭愧啊。”

  “来,二弟,为兄敬你一杯。”

  谭贵这时放开手中的蓝裙女子闪身了过来,提醒道:“少爷,小心有毒。”

  这话他也并未压低声音,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说了出来。

  秦浩登时被气得发抖,站起身对他怒目而视。

  秦胜面不改色,放下酒杯皮笑肉不笑道:“大哥有话就直说吧,正如谭统领所说,你敬的酒,弟弟可不敢喝。”

  秦浩一怒,道:“二弟怎可轻信这恶奴的离间之言?为兄此番是真心诚意的想与二弟你把酒言欢,共释前嫌。”

  秦胜哂笑了一声,看向了屋内的屏风之后,道:“既然大哥想共释前嫌,为何又要在屋内埋伏这么多刀斧手呢?”

  PS:本书正在推荐位上,麻烦各位老爷们有推荐票的投一下,对本书的帮助很大,谢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