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斩物无声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049 2020.06.12 11:10

  “入武六重了。”

  谭贵低头看着自己粗糙的手掌,一股充沛的力量感涌上心头,让他一时有些无所适从。

  他知道,这是实力短时间内暴增带来的错觉。

  “也不知我现在是不是唐龙那老家伙的对手?”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下一瞬,他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虽然实力增长了不少,但唐龙并非那唐一鹤,两人的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唐龙身为雁南唐家的家主,执掌唐家多年,修为早已到达入武境九重巅峰,甚至半只脚都踏入了先天之境。

  不止如此,他还兼修黄阶上品内功《混元一气诀》,丹田内真气雄浑,一身实力至少是唐一鹤的数倍不止。

  在这雁南郡,谁若是敢轻视这老家伙,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还是得找外援啊。”

  他看了看自己腰间的长剑,暗道:“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去搞一把刀了。”

  他的佩剑虽然勉强能用,但《碎空刀》毕竟是刀法武技,用剑使出总有种怪异之感,无法完美与刀势相融。

  就像穿着不合脚的鞋子怎么也不可能舒服一样。

  打定主意,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孙氏兵器坊。

  孙氏家族虽然在雁南只能勉强算是一流世家,但他们的兵器坊却是美名远扬,说一句百年老字号也不为过。

  偌大的雁南,除了唐氏兵器坊的庚金兵器之外,就数孙氏兵器坊的兵器种类和质量最优。

  “这位客官,您要看什么种类的兵器?”

  谭贵戴着黑色斗笠刚刚走进,孙氏兵器坊的胖掌柜便很有眼色的迎了上来。

  他的目光在兵器坊内扫了一圈,皱了皱眉:“掌柜的,你们店里就只有这些货色?”

  胖掌柜也不生气,笑呵呵的道:“客官眼界倒是很高呢,本店自然不止台面上这些东西,但那些......都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

  谭贵直接从怀中摸出一沓银票甩在了他面前,“这些,够不够?不够还有。”

  “够了够了。”

  胖掌柜眼都直了,这么厚一叠银票,少说也得有四五千两,就算是将他们店里台面上这些东西都买下都够了。

  “客官,您雅间请。全子,还不去给这位客官沏茶,就用我那盒珍藏的雨前龙井。”

  谭贵也不客气,在胖掌柜的带领下大步走进了雅间。

  他坐在了主位上,直接道:“掌柜的,我要买把刀,把你们这儿的好刀都拿出来吧。”

  “得嘞,”胖掌柜忙不迭的点头,“您稍候。”

  不出片刻。

  三把形貌不一的长刀便被呈了上来,放在谭贵眼前。

  “客官请看,”

  胖老者指着其中一柄约莫三尺、银白色刀刃的长刀介绍道:“这柄刀名叫‘百炼刀’,是以百炼精钢为材,受地心烈火焚烧锻造七日而出。此刀质地坚硬,极为锋利,足可吹毛断发。”

  顿了下,他拔下了自己的一根头发,轻轻一吹。

  那头发慢悠悠的落下,朝他手中那“百炼刀”的刀锋飞去,飞至刀身处,两者刚一接触,头发便断为了两根。

  胖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得色,看了谭贵一眼,又道:“客官再看这柄刀。”

  他指着中间那柄黑色的厚背宽刃长刀,介绍道:“此刀名为‘无锋’,是锻器大师李辰风早年的作品。说来也是可惜,此刀本可以入阶成为黄阶灵兵的,可李大师当时......唉,不说这个。”

  “客官别看此刀只是个失败品,但却远非那些凡兵可以比较。其刀身中融入了黑曜晶石,重约百斤,坚硬程度更在那柄‘百炼刀’之上,最为适合大开大阖、以势压人的刀法。”

  谭贵微微颌首。

  百炼,无锋,一个锋利,一个沉重,各有各的特色。

  但却都没有触碰到他心里的那个点,让他升起一种很喜欢、很想买下来的感觉。

  胖老者经营孙氏兵器坊多年,自然极善察言观色。

  看出了谭贵不中意之后,他并未气馁,而是介绍起了最后一柄刀。

  此刀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长约三尺,刀身只有成年男子拇指般粗细。

  “这柄刀名叫‘斩风’,是一柄迅刀,它舍弃了普通长刀的沉稳和厚重,一心求快。”胖老者笑眯眯的介绍道。

  “此刀虽然走了偏锋,但并不意味着它的刀身脆弱,不够锋利。恰恰相反,这柄‘斩风刀’才是本店真正的镇店之宝,也是唯一入了品阶的黄阶下品灵兵。它以星辰铁为材,更融入了恒河之沙,不仅坚不可摧,更有‘斩物无声’的特性。”

  顿了下,胖老者笑着道:“客官若不信,一试便知。”

  “斩物无声?”

  谭贵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伸手握住了这把“斩风刀”的刀柄。

  刚刚接触到此刀的一瞬,顿时便有一股冰冷寒意传来,像是皮肤被利刃切开,紧接着,这股感觉又如潮水褪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寒光飒飒。

  直到接触到这把“斩风刀”,谭贵才明白这句成语的含义。

  神兵利刃的身上真的有种强烈的气场,就是诗文中所说的“寒光”、“杀意”。

  虽然他并未与刀刃直接接触,但那股切肤般的痛感却是实实在在的作用在了他的手上。

  他握住刀柄,情不自禁的向前斩出。

  藏刀式!

  雅间内的空气都被切开,一瞬间寒光大作。

  在这一刀之下,一旁的胖掌柜额头上都渗出了大片的冷汗,有种被死亡阴影所笼罩的无力感。

  这还只是受了刀势的余威影响,并未首当其冲。若是直面这一刀,恐怕他此时早已人头落地。

  刀势如此骇人,但偏偏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当真是诡异至极。

  “好刀!”

  谭贵不禁赞叹了一句,吐气收刀。

  果真是“斩物无声”!

  寻常的刀剑划过空气之时,总会发出剑吟刀鸣的金戈之音,但此刀在斩出之时,却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这个诡异的无声特性与他的“藏刀式”简直是天作之合,一刀斩出,猝不及防,待敌人反应过来早已是人头落地。

  “这刀我要了。”

  他直接将刀鞘一并拿了过来,挥手道:“开个价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