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善恶之辨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220 2020.06.20 18:29

  翌日。

  雁南郡东城唐府。

  一排身着「不良人」锦袍制服的官差一字排开,面色严肃的守在府门外。

  许多百姓们则站在唐府不远处,探头探脑的朝里张望着。

  “听说唐府昨晚被灭门了,府中上下七十多口人死的一个不剩。”

  “好啊,这是好事儿啊!唐家人恶事做尽,天理难容,依我看,这是遭了报应了。”

  “谁说不是呢?好像是给唐府送菜的老农今天照例来送菜时,闻到了血腥味,这才知道唐府是出事儿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那「不良人」中的一个黑袍带刀男子许是听得烦了,眼睛一瞪喝道:“不良人办案,无关人等速速远离,若还敢在这里嚼舌头,直接把你们全都抓进昭狱去!”

  此话一出,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们这才作鸟兽散去。

  唐府,地宫内。

  雁南郡「不良人」的统领,不良帅苏承正皱眉查看着这些死在地宫中的尸体。

  这些尸体以妇孺老幼为主,全都衣衫华贵,穿金戴银,显然是唐龙的家眷。

  死者大都一副惊恐模样,死因皆为一剑毙命。

  “头儿,看样子凶手与唐家有深仇大恨,否则不至于连这些不会武功的孺子都斩杀殆尽。”

  站在苏承身旁的一位黑袍青年人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他腰佩金刀,面如冠玉,正是雁南郡「不良人」组织的副统领,王平。

  这王平虽然年纪轻轻,但一身修为也已至先天神宫之境,是雁南郡「不良人」组织的第二高手。

  因为此人性格严正,一向法不容情,江湖上便为他取了一个诨号,叫做“嫉恶如仇”。

  苏承默然不语,只是抽出佩刀挑起了张顺的尸体,皱眉仔细观察着。

  从凶杀现场的这些迹象来看,应该是此人残忍杀害了唐龙的这些家眷,并最终与这些人同归于尽。

  但苏承总觉得有些不对。

  结合在唐府后院中发现的唐龙尸体上的伤痕,他心中已然有了几分猜测。

  唐龙那老家伙虽然恶事做绝,但苏承心里也知道,其一身实力在整个雁南郡都是排的上号的。

  可以说是先天境之下最顶尖的那一批高手了。

  能轻而易举便将唐龙的心脉震碎的人,只有先天高手,而且是实力远胜于唐龙的先天高手。

  很有可能是先天道台之境的武者。

  短短几个瞬间,苏承便得出了结论。

  应该是唐龙这老家伙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被人寻上门来打杀了,连他的家人都被殃及。

  这时,王平忽然有了新的发现,指着地上张顺的尸体道:“头儿,我观此人脖颈上的伤势,显然是被实力远超出他的人一刀致命。也就是说,真正的凶手并非此人,他是被人灭口的。”

  他眼中闪烁精光,道:“凶手应该擅使快刀,以他出刀的角度来看,他的身高应在七尺左右。尸体的尸僵变化扩散到了脚步,所以,其死亡时间应该在昨夜亥时三刻......”

  他正面色严肃的分析着,苏承忽而摆了摆手,打断了他。

  “哪有什么真正的凶手?你想多了,凶手就是此人。”苏承指着地上的张顺,一脸严肃道,“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杀人夺财,最后同归于尽的案子。”

  苏承转过身,“让人把尸体抬出去,结案吧。”

  他一句话便给唐府灭门案定了性。

  王平眉头一皱,道:“头儿,这怎么可能是杀人夺财?哪个杀人夺财的盗匪会傻到连金银财宝都不拿?”

  他指着张顺的尸体,道:“而且头儿你说此人是凶手?可我观此人的实力,连先天都未入,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将唐龙杀死呢?”

  “这分明是一场江湖仇杀,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而且很有可能是先天武者。这个案子,现在还不能结。”

  苏承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王平道:“你也知道这是江湖仇杀?”

  王平一愣,道:“嗯?”

  苏承接着道:“你也知道凶手是先天武者?你不傻啊!那你怎么不知道顺着台阶下呢?”

  王平涨红了脸,拱手道:“属下不懂您的意思。”

  苏承恨铁不成钢的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斥道:“你平时不是总说,唐龙父子几人都恶贯满盈,你恨不得将他们抓进昭狱受尽万般酷刑,只是苦于唐府之人行事隐秘,一直抓不到把柄吗?。”

  “如今好了,不用你抓,他们自己死了,多省事儿啊?这种黑吃黑的江湖仇杀,你管他作甚?两边都不是好东西。”

  王平眉头顿时皱成了川字,下意识反驳道:“可是,善就是善,恶就是恶。唐龙父子虽坏,但我们不能因为他们坏,就置唐府其他无辜之人的性命于不顾。”

  “若是这样,我们与那些草菅人命的狗官何异?”

  苏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王平的性子太过刚直,缺乏人情事故,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这一直让他有些不喜。

  若非此人是他花了不少心思培养出来的副手,就凭借其屡屡顶撞与他,他早就将之罢黜了,岂能容忍到现在?

  他强忍怒火,冷声道:“王平,你觉得雁南郡安稳么?”

  王平虽不知此话何意,但仍然恭声回道:“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郡内各大世家皆蓄养大批门客家奴,肆无忌惮的圈地敛财,做着各种肮脏违法的勾当。若非头儿您的实力高强,在上面压着这些人,雁南郡早就如同北地一样,翻了天了。”

  苏承冷冷道:“你还知道?那我再问你,唐家灭门对朝廷统治雁南郡是好是坏?”

  王平沉思了片刻,道:“利大于弊,唐家父子恶事做绝,窝藏匪犯、偷贩私盐、逼良为娼,几乎是劣迹斑斑,他们明面上尊敬朝廷,暗地里却做着违反朝廷律法的诸多恶事。”

  “唐府的灭门,无论对朝廷还是对雁南郡的百姓,都是好事。”

  苏承道:“既然是好事,还花费力气去追究凶手作甚?案子早早结了,领了赏银去喝酒吃肉他不香么?”

  “再者,据我的推测来看,凶手并不止一位,而是两个。其中一人的实力接近先天,另一人,也就是杀了唐龙那人的实力最少也是先天道台之境,甚至很有可能跟我一样,是先天天阙境的武者。”

  苏承眯着眼睛看了王平一眼,道:“即使这两人现在站在你面前又何妨,以你的实力,能将他们绳之以法吗?”

  王平脸色涨的通红,但仍有些不甘道:“可是......”

  苏承大手一挥,不耐烦地道:“没有什么可是,这案子到此为止。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别给我惹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