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5、风雨欲来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173 2020.06.23 18:50

  此话一出,燕南飞和魏星二人顿时脸色涨红。

  魏星更是勃然大怒,持剑便是一招“飞鸟回林”朝苏承的咽喉处刺来,剑光翩若游龙,速度奇快,角度刁钻诡异至极。甚至可以用肉眼看到剑刃上覆盖的淡淡青色真气,这是真气凝练浑厚到了一个境界才会有的外化显形。

  这魏星,是个罕见的高手,至少在雁南郡这种小地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强者。

  能比他强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而燕南飞也丝毫不逊,手中纸扇迎风展开,三枚漆黑色的毒针如电光火石一般飞过,夹杂着纯厚灵力的真气向苏承的三处要害穴位上攻去。

  苏承面不改色,一步朝左跨出,轻描淡写的便躲开了魏星这一剑,同时衣衫之上真气鼓荡,只将燕南飞射来的三枚毒针尽数弹开。

  他身形未停,一个箭步突兀的走到了魏星身前,一掌拍出!

  魏星双眼猛地放大,似乎不敢相信苏承的速度竟然如此诡异,快的惊人。

  他正欲收剑回防,却忽然仿佛有一道九天惊雷在他脑海中响起,震慑得他意识恍惚,心神几乎失守。

  “小心!”燕南飞大叫。

  然而已经晚了,就是这短短一瞬,苏承已经一掌印在了魏星的胸膛,直将其五脏六腑都打得移了位置,身躯倒飞出十几丈之远。

  他的身体砸在了雨水和泥泞之中,一大口鲜血夹杂着内脏碎片吐出,不断地抽搐着。

  “他领悟了刀......刀势。”魏星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吐出一句话后,便断了气。

  此话一出,燕南飞顿时毛骨悚然。

  刀势!

  领悟了刀势的人怎么可能还在人榜徘徊?

  这该死的苏承竟然一直在藏拙。

  他想钓鱼!

  燕南飞心中破口大骂,拔腿便跑,甚至连这一整支车队的货物都顾不上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苏承尚未拔刀便轻松打死了人榜第三十二名的魏星魏护法,若是拔刀,想来砍死他也只是一刀的事情。

  跑。

  必须得跑!

  得将这个消息带给城中的圣女和黄长老他们,否则他们也要死。

  燕南飞现在只恨爹妈没给自己多生两条腿,不然他还能再跑快一些。

  他的身影如风,三两步便冲开雨幕,逃出了百丈之远。

  他还在拼命的逃着。

  内心极度惊惶之下,燕南飞竟是连防守都忘了,只顾着亡命一般向前奔逃,却丝毫不知自己已经将后背暴露给了苏承。

  苏承的目光如鹰一般锐利,勘破这泼天雨幕。

  他一跺脚,身影如同大鹏展翅一般凌空而起,速度快的惊人,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追上了燕南飞。

  察觉到凌厉的掌风破空袭来,燕南飞下意识想扭头去看,然而已经晚了。

  苏承一掌拍在了他的背上,浑厚的真气如罡风一般无孔不入,直将燕南飞浑身的骨骼肌肉摧毁。

  他的脊柱被彻底打断,四肢身躯上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整个人如同一摊烂肉,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你......”

  燕南飞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未说出,便气绝身亡。

  苏承并未再看他,而是走向了官道上的车队处。

  随着燕南飞和魏星的双双身死,那些驾车的红袖宫弟子纷纷肝胆俱裂,四散而逃。

  苏承自然不会放他们回去送信。

  否则,红袖宫的人岂会再上一回当?

  他的眼神渐渐冷冽,大步走向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位红袖宫弟子。

  一掌拍出,死。

  大雨还在不管不顾的下着,鲜血被滔滔不绝的雨水掩盖,最后没了痕迹。

  ......

  雁南郡,东城。

  春熙茶馆。

  谭贵坐在茶馆二楼临窗的位置,慢悠悠的品咂面前冒着清气的热茶。

  而在他对面,端坐着龙蛇帮的帮主庄强。

  “大人,那封信已经送到苏承苏大人的手上了。”庄强恭敬道。

  谭贵点了点头,道:“苏大人怎么说?”

  庄强道:“苏大人没说别的,只说,以后您若有事可以随时去官府找他。”

  谭贵淡淡应了一声,又道:“嗯,我之前让你派人盯着秦家母子,你可一直盯着?”

  庄强连忙道:“大人的话庄强岂敢不放在心上?帮里的兄弟们日夜盯着呢。秦家主母唐幼薇这段日子没有什么异动,不过,那秦浩今天上午却是去龙门客栈见了一个人。”

  “什么人?”谭贵眉头一挑。

  庄强想了想,形容道:“手下的弟兄说,是一个身形魁梧、一脸凶相的中年男子,长得像一头熊。此人似乎有些功夫傍身,弟兄们跟踪他时几次险些被他发现,最后看他出了北城后,那两个弟兄就没敢再跟下去了。”

  谭贵眉头皱起,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一脸凶相,长得像熊的魁梧武夫?

  刺客还是杀手?

  这秦家母子二人看来又要搞出些幺蛾子来了。

  心中诸多念头闪过,他看向了庄强,吩咐道:“让你手下的弟兄继续盯紧秦家母子,一旦他们有任何异动,立即派人传讯于我。”

  庄强恭声道:“是。”

  看着庄强离去的身影,谭贵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唐幼薇和秦胜母子屡屡招惹于他,早就被他列入了必杀名单。

  只是他现在的当头大事是解决红袖宫的纠缠,不想节外生枝,因此才决定让这母子二人多活一段时间。

  可若是这两人铁了心要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他了......

  另一旁。

  秦府东院。

  秦浩坐在牡丹迎客堂下,正面色有几分犹豫的说着什么。

  而唐幼薇则坐在他身旁不远处的椅子上,美眸中满是冷漠之色。

  “娘,我们......我们真的要与象山那些黑云盗合作?”秦浩一脸的拧巴之色,“外祖他们,也不一定是死于秦胜之手啊。他若有那般能耐,我这些年哪里争得过他?”

  唐幼薇冷声道:“柳云说了,他那晚消失了半个时辰,直到巳时才重回南院,你说,天下怎会有这般巧合的事情?一定是他,你外祖的死一定是他干的。”

  “娘,你冷静点。”秦浩劝道。

  唐幼薇红了眼睛,近乎吼道:“唐家没了啊!你外祖,两个舅父都没了,我怎么冷静的下来?秦胜一定要死,我要他去给你外祖陪葬!”

  看到一向温柔娴静的母亲变成了这样,秦浩叹了口气,道:“好吧,只是那些黑云盗并非什么良善之辈,就怕他们收了好处便翻脸不认人......”

  唐幼薇吸了口气,慢慢平静下来,道:“你放手去做就是,其他的事我自有计较。”

  “是,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