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斩杀唐一鹤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934 2020.06.10 10:57

  跟了唐一鹤一路,直到他进入了大同商会的阁楼内,谭贵都没找到太好的动手机会。

  再加上唐一鹤身边的那两名凶悍黑衣男子也一直在用身躯隐隐保护着他,若是贸然动手,恐怕只能射伤那两名黑衣男子,却是伤不到唐一鹤的。

  因此谭贵只能作罢。

  在大同商会街对面的茶馆内等候了小半个时辰,唐一鹤终于出来了。

  与他一同出来的,还有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男子。

  两人都是笑容满面,但唐一鹤的笑容中隐隐带着讨好的意味,显然是身份地位都要低于这位青年男子。

  谭贵也认得这青年男子。

  他是雁南郡大同商会的少东家,似乎叫陈惊云。

  月前秦胜令谭贵来大同商会采买药材时,谭贵曾见过这陈惊云一面,因此得知。

  此人给他的感觉只有四个字,深不可测。

  当时陈惊云并没有故意针对他,但只是单单站在陈惊云面前,自然而然的,他便能感觉到陈惊云身上那股强大气血所带来的压迫感。

  比秦胜平日里带给他的压迫感要强烈得多。

  不过想来也是,大同商会作为雁南郡的超一流实力,地位超然,会长陈陵的修为更是已至先天道台之境,在整个雁南都罕有敌手。

  这样的势力和底蕴培养出了陈惊云这般优秀的后人,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街对面。

  唐一鹤与陈惊云一番交谈后,便抱拳告辞。

  奇怪的是,他仍然没有返回唐府之意,而是朝着西城外走去。

  倒是他所带来的那两位黑衣男子其中的一个,与他分道扬镳,转身回了东城。

  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谭贵本来的打算,是在城中冒险杀死唐一鹤,然后趁乱遁离。

  可现在看唐一鹤这动向,分明是要出城啊。

  在城外动手的话,杀死他的几率无疑会增加许多,同时也免去了暴露的危险。

  有百利而无一害!

  心中念头闪过,谭贵站起身,紧紧跟随了上去。

  ......

  西城之外。

  唐一鹤与身后的黑衣男子脚步疾快,一前一后越过小桥村庄,渐渐走进了山野之中。

  如此约莫一炷香的功夫。

  远处山林间隐约传来兽吼之声,已到了人迹罕至的地方。

  唐一鹤二人行走在林间松软的落叶之上,不时发出“沙沙”的声音。

  忽然。

  他转过身,停下了脚步。

  “后面的朋友跟了这么久,也该现身了吧?”

  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古木后。

  谭贵:“淦!”

  看来真有必要练练潜息的功夫了,还没动手就被人发现,属实有点尴尬。

  主要是这片老林之中,枝干树叶太过繁茂密集,以至于他一直没找到很好的角度去放冷箭,所以只能一直跟着。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他索性摘掉斗笠,大大方方的跳了出来。

  反正今日不是他死,就是唐一鹤死,没有第三种结果。

  “是你?”

  看到他的面容五官,唐一鹤明显有些惊讶,指着他道:“你不是秦府的侍卫么?跟着我作甚?”

  “杀你!”

  话音未落,谭贵一个箭步上前,浑身气血在此时轰然爆发。

  勾拳!

  他这一拳太快,势如奔雷掀起罡风,并未给唐一鹤、黑衣男子二人太多反应时间。

  黑衣男子瞳孔猛然放大,厉吼道:“大胆!”

  拳风袭来,这时再拔剑已经来不及了,黑衣男子仓促间只能被迫一掌迎上。

  砰——

  一声闷响,黑衣男子的身躯如同炮弹一般倒飞回了三丈之远,狠狠撞在了身后的松树上。

  他的胸膛处肉眼可见的塌陷下去了半寸之深,一片片冰晶从伤口处凝结生出,血液都被冻结无法流淌,如堕寒冰地狱。

  “唔......”

  黑衣男子闷哼了一声,头一歪便断了气。

  看到黑衣男子被一拳毙命,唐一鹤的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

  来者不善!

  这黑衣男子是他们唐家豢养的门客,修为已至入武六重天,一手《裂空爪》更是达到了小成巅峰之境,甚至可以力敌寻常的入武七重武者。

  就连他自己也无法一掌将其击毙,眼前这秦府侍卫却做到了。

  光凭这一点足可说明,此人的实力不容小觑。

  “你究竟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唐一鹤死死盯着谭贵,出声问道。

  以谭贵这般实力,他不相信谭贵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卫。

  “杀你的人!”

  谭贵并不与他废话,斜跨出一步,气血覆于掌上,简简单单一拳轰出!

  “弹拳”!

  拳风袭来,唐一鹤的双手瞬间泛起淡淡金泽,如同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

  这是《断玉手》大成的征兆,普通的刀剑根本伤不到他。

  “咯嘣”一声,谭深的拳头被唐一鹤死死地捏住了,一分一毫都动弹不得。

  他咧嘴一笑,淡淡道:“够果决,不过,你的拳头太软了。”

  谭深沉默不语,就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他。

  这种目光让唐一鹤很不舒服,不自觉便加大了力气,欲要将谭深的手掌寸寸捏碎。

  “你的力量太弱......呃!”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察觉到了一丝不对,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手掌不知何时已被冻僵了,彻底失去知觉,就仿佛不存在一样。

  “寒冰真气?”

  唐一鹤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急忙抽身而退。

  然而,晚了!

  谭贵已顺势收回手掌,一记“截拳”,以一个异常刁钻的角度砸向了他的脸。

  谭贵忽然变招,唐一鹤匆忙之下只能抬起手肘去挡。

  “咯嘣”!

  一道令人牙酸的骨裂声响起,唐一鹤付出了一只胳膊骨折的代价,险之又险的将这一拳挡下。

  但拳头可以挡住,真气却不行。那覆于谭贵拳上的一缕真气透体而出,直将他右臂上的经脉破坏殆尽,血液都被冻结。

  即使此番侥幸活下来,他这只右臂恐怕也是废了。

  “这小子,好邪乎的真气!”

  感受到覆血真气的邪异威力,唐一鹤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股冷汗。

  他现在已经感觉到了谭贵的棘手,一不留神命就没了。在死亡的压迫下,右臂折断的疼痛感似乎都降低了不少。

  还能再战。

  而谭贵这边一击不中立刻变招,一记“硬崩”凌空轰然落下,对准唐一鹤的天灵盖砸去!

  唐一鹤强打起十二分精神,另一只没有受伤的左臂及时迎上,弹开了谭贵这一拳。

  轰——

  两人拳掌相接,轰鸣音爆之声不断响起。

  秦氏长拳讲究大开大合,勇猛精进,更有覆血真气加持,每一次与唐一鹤的断玉手相交都丝毫不落下风。

  转瞬间二人便已过了数十招。

  谭贵越战越勇,拳法繁复但收放自如,反观唐一鹤的右臂本就受了重创,一身功夫难以施展出五分来,被谭贵打得节节败退。

  败象已生!

  “这位壮士,可否听我一言!”

  唐一鹤一边严防死守,一边急促道:“我和你无怨无仇,你没必要杀我!你告诉我,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我出双倍的价格,不,十倍!!!”

  唐一鹤想活着。

  他是入武八重天的武者,哪怕折了一条胳膊,在雁南郡这座偏远边城中依旧能活的很舒坦。

  然而谭贵并不理会,攻势愈急!

  他丹田内的覆血真气已经快耗尽了,没了真气,他不一定杀得死唐一鹤,得尽快。

  如此想着,他大步向前,气血勃发之下,速度竟再度暴增。

  一记“冲拳”袭去!

  唐一鹤想变招去挡,但与谭贵交手时,覆血真气不断在入侵他的经脉和躯干,都快将他冻成了一个冰人。

  气血冻结,他出招的速度都变慢了不少。

  想要去挡住这一拳,但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谭贵的拳头飞来,轰然砸在了他的腹部。

  他的身体顿时躬的如大虾一般,一大口鲜血夹杂着胆汁吐了出来,重重摔在了地上。

  “别,别杀我。”唐一鹤面露绝望之色,忍着剧痛左手伸进怀中拿出了厚厚一叠银票,“这里有近万两的银票,给你。”

  唐一鹤又取出了一本用棉布包裹的物件,“这个,这是我刚从大同商会买来的秘籍,玄阶下品武技《碎空刀》,价值十五万两。”

  “这些都是你的,都是壮士你的。”他苦苦哀求,“只要你饶了我。”

  谭贵摇头,慢慢走近:“用我的东西,来求饶?”

  “我是雁南唐家的少族长,唐家的兵器坊、青楼、客栈这些都归我管,”唐一鹤连说道,“只要你放我走,我就将这些生意都无偿转给你。”

  噗呲!

  剑光一闪。

  唐一鹤人头落地。

  “叮,任务〖以直报怨〗已完成,获得历练点+30。”

  松软的落叶上,唐一鹤的眼睛瞪得滚圆,仿佛在问,为什么不给他活命的机会?

  “这些生意也是我的。”谭贵慢悠悠的拔出剑,“迟早都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