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你还敢反抗?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010 2020.06.18 10:24

  唐龙虽然年老体衰,但此时含怒出手,一身气血爆发如大日熔炉。

  他一个箭步,浑厚真气覆于掌上朝谭贵胸膛印来。

  《大开碑手》第三式,一力断金!

  谭贵被他气势所冲,顿时心中一紧,如同被一头恶虎盯上了一般。

  就在这时,站在谭贵身后的燕南飞动了。

  他上前一步,轻飘飘的一指点出。

  轰——

  两股真气相冲的一瞬间,唐龙面色大变,身体“蹬蹬蹬”倒退了三步,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

  他心中大骇,不敢再冒然出手。

  “敢问前辈是何人?”唐龙稳住身躯,擦去了嘴角的鲜血,抱拳道。

  光是方才那一击,他便察觉出了燕南飞的修为绝不在先天之下。

  而且不是普通的先天武者,否则不可能那般轻描淡写便将他击退。

  燕南飞冷冷的看着他,似乎不屑与他说话。

  唐龙心中狂怒,但并未失了智,只是冷声道:“前辈,杀人者人恒杀之,此乃亘古不变的道理。这狂徒谭贵先是残害了我的二子,又欲加害于我,按照江湖规矩,这是我与他的私人恩怨,合该由我们二人自己解决才是。”

  “还望前辈能够袖手旁观,若前辈答应,事后我唐家一定会付出让前辈满意的报酬。”

  燕南飞嗤笑了一声,指着他道:“什么狗屁道理?我徒儿要杀你,你乖乖站着被杀就是,还敢反抗?”

  此话一出,谭贵的面色顿时变了,看向燕南飞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不讲理了,可今日才知强中还有强中手,他这个新拜的师父居然比他还不讲理。

  唐龙也愣了一下,被燕南飞的逻辑给震惊到了。

  待反应过来,他顿时面色涨红,仿佛受了奇耻大辱,“前辈这是不讲理了?”

  燕南飞大手一挥,冷声道:“我的话,就是道理!”

  唐龙怒极反笑,但身体却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靠在了书房的墙壁上。

  紧接着,他身影一闪,躲入了屏风后的暗门,同时一道尖啸陡然传出,在夜空中迅速传遍了整个唐府。

  书房外顿时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

  燕南飞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看向谭贵道:“他交给我了,其他的人,你自己解决。”

  谭贵点了点头,恭声道:“是,师父。”

  他转过身,大步走出了门外。

  书房外。

  一个相貌粗犷的光头男子最先出现,他身披青蓝袈裟,脸上有一条深重的刀疤,凶悍之气溢于言表。

  正是唐家供奉堂的首席高手方有为。

  此人常年身披袈裟,自称是金刚寺的俗家弟子,一身横练硬功很是了得。

  “你是何人?唐家主呢?”方有为厉声喝问。

  谭贵淡淡一笑,龙行虎步朝他走去。

  “杀你的人!”

  话音还未落下,刀光已至,这一刀迅如鬼魅,角度可谓极其刁钻毒辣。

  惊鸿过隙!

  方有为大骇,猛然抽身而回,同时奋力一指点出。

  降魔一指!

  指尖与刀刃相交,长刀被弹开,发出金铁之音。

  这时谭贵才注意到方有为的五指上竟戴着一副金刚指套,难怪能力抗他的斩风刀。

  他并不气馁,一个箭步上前,紧接着又是一刀落下。

  这一刀却是动用了丹田内的覆血真气,速度更快,威力更显,刀芒未至便已让方有为有了一种通体生寒之感。

  《裂空刀》第三式,裂空斩!

  刀影重重,一层叠着一层,刀光漫天从四面八方堵死了方有为的所有退路,使他不得不硬接这一刀!

  方有为怒吼一声,在生死危机之下,浑身气血爆发至了一个从未达到的地步。

  他一拳击出。

  “滚开!”

  然而,刀光悠然划过,视他的防守于无物,悍然斩下!

  方有为,死!

  他的光头“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伤口处的血液被覆血真气冻结无法流淌,整个人如同一座冰雕立在原地。

  谭贵继续向院外走去。

  路上遇到的人,被他一刀一个,尽皆头颅落地。

  所有被他杀死的人,体内皆有一股无形的血气涌出,飞入他的丹田之内,默默成为了覆血真气的养料。

  以杀养气。

  很快,唐府便已血流成河。

  看着他面色冷漠大开杀戒,唐府供奉的诸多门客一时被他的凶厉所震慑,连靠近都不敢。

  “大哥,要不我们还是跑吧?我们又不是唐家的人,何必为他卖命呢?”

  唐家供奉堂内,一个形容猥琐的矮小男子开口劝说道。

  他方才可是亲眼看到唐家供奉堂中实力最强的高手方有为,被谭贵仅仅两刀便剁死了。

  这种实力根本不是他们这群乌合之众能抵抗的。

  矮小男子现在两股战战,一心只想着远离唐府这个修罗场。

  一旁。

  另一个长相与他有几分相似的灰袍男子脸色阴沉,道:“跑?跑到哪里去?以我们兄弟二人犯下的事儿,若非有唐府庇护,早就被那些「不良人」抓进昭狱了,如何能活到现在?”

  “唐府没了我们也得完,不如和他拼了!”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说的没错!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怎么能一遇到危险就逃跑呢?”

  “谁?”矮小男子面色一变,朝供奉堂外看去。

  只见谭贵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外,他手中拎着一柄纤细的长刀,衣袍染血,嘴角挂着一缕淡淡的微笑。

  望之如同恶魔。

  “扑通”!

  矮小男子直接跪下了,涕泪交加:“好汉,好汉绕我一命吧。唐龙他不是人,逼着我们兄弟二人为他卖命,我们......我们是没办法啊!”

  一旁的灰袍男子倒是有些气节,看向矮小男子怒斥道:“二弟你这是作甚?起来,我们和他拼了!”

  说罢便欲拔剑。

  谭贵摇头,一缕刀光闪过。

  灰袍男子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脖颈上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血线,身体轰然倒地。

  他的手按在剑柄上,至死都未能拔出剑来。

  活着的矮小男子顿时被吓破了胆,一个劲的磕头道:“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