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8、试探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063 2020.06.25 19:27

  与秦胜他们分别,谭贵很快来到了龙门客栈。

  见他穿着秦家侍卫的衣袍,客栈的小二也未敢多问,直接将他引到了二楼。

  “楚姑娘,在下秦府侍卫谭贵,奉我家少爷之命......”

  话音未落,房门便打开了。

  楚怜星仍是一身白色衣裙,不施粉黛的脸颊白皙精致。

  她的面色看不出喜怒,淡淡道:“进来吧。”

  将谭贵迎进去后,两人在屋内的方桌旁相对而视。

  谭贵率先打破沉默,拱手道:“见过圣女,秦胜他今日遇到了刺杀,无法来此与圣女相见了,所以派我前来知会圣女一声。”

  楚怜星点了点头,目光清冷的看向他:“燕护法和黄护法失踪了,你是他们一行人失踪前见过的最后一人,你可知道个中缘由?”

  谭贵内心毫无波动,表面上做出一副惊讶模样,道:“我师父和黄护法失踪了?这......我也不知道内情,我与师父一行人在李王庄分别后,我便回到了城中,从那以后我也没见过他们。”

  楚怜星目光紧紧盯着他,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东西来。

  过了片刻,她才移开了目光,似乎是已经相信了谭贵的话语。

  “罢了,如今时间紧迫也顾不得他们了,你先回去吧。”

  谭贵赶忙道:“是。”

  他转身正要离开,却忽闻身后一道劲风袭来,下意识的扭动身躯躲过了这一击。

  再回头一看,只见楚怜星的袖口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一尺来长的黑色袖刃,正冷冷的对着他。

  若非他足够警惕,只怕方才那一击便要被削去半个头颅。

  这女人,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谭贵心中一怒,冷冰冰道:“圣女这是何意?是要杀了属下么?”

  楚怜星嫣然一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方才动手的人并不是她。

  “我修有一门法决,可辩言语真假!”楚怜星微眯着眼睛盯着谭贵,美眸中的杀意不加掩饰,“燕护法和黄护法的失踪,果然与你有关!”

  “死!”

  她挥刃看也不看便向谭贵疾刺了过来,有淡淡的朱红色真气赋予在刀刃之上,如毒蛇吐信。

  谭贵心里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冷着脸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后退一步腾出空间,腰间的斩风刀在此刻出鞘,一刀斩出,丹田内的覆血真气仿佛不要钱一般的挥洒了出去。

  裂空斩!

  漫天刀影重重,叠加在一起刀势一层强过一层,从四面八方袭来,像一张网将楚怜星困在了里面。

  楚怜星的实力虽然并未踏入先天,但身为大魏一流门派红袖宫的圣女,其所修功法和传承都是一顶一的存在,绝不可用审视寻常入武境武者的目光去审视她。

  这是一个很强的对手。

  所以,谭贵直接使出了五成功力,丝毫不敢大意。

  被漫天刀影覆盖,楚怜星眼瞳微缩,袖里的红绫在此刻飞舞而出,拦在了她身前,将这漫天刀光一一挡了下来。

  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楚怜星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轻松。

  方才那一击之下,谭贵挥出的那些刀光虽然被挡下,但他那诡异的覆血真气还是透过红绫击溃了楚怜星的护体真气,并成功的伤到了她。

  在这忽冷忽热的冰火两重天之下,楚怜星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好险没有吐出一口血来。

  她“蹬蹬”退后了两步,美眸瞪得浑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谭贵。

  似乎不太明白为何只是短短两天,谭贵的实力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之前也是在龙门客栈,也是在这间厢房内。

  她和谭贵不是没有交手过。

  那时的谭贵,只是仗着出手偷袭这才险胜了她一分,她自负,若是她肯全力以赴,拿下那时的谭贵是不成问题的。

  可这才短短两天过去,谭贵居然成长到了一刀便可以将她击伤的地步。

  刚才谭贵那恐怖的一刀落下,凛冽的寒意扑面而来,刀光像是来自九天重重叠叠将她包围。

  若非有宫中赐予的灵兵护体,此时她怕是早已被一刀两段,变成一具冰凉的尸体了。

  正震惊莫名的时候,谭贵又是更快的一刀袭来,落向了她白皙的脖颈。

  这一次谭贵并未留情。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这楚怜星虽然贵为红袖宫的圣女,可是关他什么事?

  一次想控制他也就算了,接连挑事想要杀他,他无法容忍。

  大不了将其一刀斩了,直接去投靠朝廷。

  相信苏承不会拒绝他的投靠。

  眼看着这一刀不管不顾的朝自己的头颅斩下,楚怜星的脸色瞬间白的像纸,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

  就在这时。

  “叮”!

  一枚钢钉不知从何处飞来,精准的击打在了谭贵的刀背上,轻松将这一刀拨开。

  同时,那名为楚怜星驾车的灰衣老仆推门走了进来,神情淡然。

  “年轻人就是气盛啊。”灰衣老仆弯腰捡起了那枚黑色的钢钉,慢条斯理的塞进了衣袖内,“圣女,你要学会克制自己的脾气,同门相残,这可是触犯宫规的大罪!”

  说着,他又笑眯眯的看向了谭贵:“谭贵你也是,圣女不过与你开个玩笑罢了,不必激动。”

  楚怜星吸了口气,这时已经平静了下来,躬身道:“见过黄长老,长老说的是,怜星知错了。”

  谭贵冷着脸看了楚怜星一眼,暗道可惜。

  方才若非这个灰衣老仆黄长老出现,楚怜星已经死于他的刀下了。

  这个疯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谋害于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他也明白,有这灰衣老仆在此,他是动不了楚怜星了。

  此人能单凭一柄钢钉便打飞他的斩风刀,可知实力远超于他。

  而且观此人行为言语,分明也是不想将事情闹大。否则方才那枚钢钉,打的就不是他的刀,而是他的太阳穴了。

  想通了这点,谭贵也顺着台阶走了下来,道:“黄长老教训的是,弟子知错了。”

  灰衣老仆点了点头,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扫了一圈,道:“这次本座就当没看到,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