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定计诛方厉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3322 2020.06.01 01:22

  为什么说要发达了呢?

  原因很简单,血衣老祖方厉那是何等人物?将来称霸一方无人敢惹的武林凶人!若是能在他未发迹之前就抱上他的大腿,何愁不能事业、爱情双丰收?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

  抱着这样的心思,谭贵很快吃完了午饭,回到了自己的马厩中。

  他躺在角落一捧枯黄的干草上,望着顶上黑色的棚盖,心中暗自盘算起了接下来的计划。

  金手指是指望不了了,但这决不是自暴自弃的理由。

  他自认有能力,有心计,只差一个机会,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如果这里真是《风云传》的世界,那么方厉这个风口,他一定要牢牢地抓在手心。

  只是,该如何接近方厉呢?

  他可没忘了方厉此人的性格。

  性情孤僻敏感,多疑自私,行事反复无常,而且报复心重的令人发指,说一句睚眦必报都是轻的。

  一旦结仇必杀你全家!

  这种人,着实不好接近。而且就算花费力气与他交好了,若是有利可图,他还是会反手就把你卖了。

  说的难听点,叫养不熟。

  思来想去,想了半天谭贵也没想出什么太好的、能够接近方厉的办法来。

  沉默许久。

  他索性坐起了身子,手中不断把玩着枯草,眼中闪过了一丝狠厉之色。

  既然难以接近,那就让他去死好了!

  若是按照《风云传》剧情的走向来推测,方厉下毒杀害秦家二公子的事,也就在这几天了。

  只要能够揭发并抓方厉一个现行,对于秦府来说,他谭贵就是大功一件!

  秦府身为江湖世家,一向重赏重罚。

  有了“忠心护主”的名头,先不说秦府的赏赐,至少习武和离开“马厩”应该是没问题的。

  而且,弄死了方厉之后,方厉身上的那本家传《血剑经》大概率也会成为他谭贵的囊中之物。

  毕竟没有谁会对一个卑贱小厮的遗物感兴趣,不是么?

  将脑海中的思路仔细梳理了一遍,觉得没有任何纰漏之后,谭贵缓缓站了起来,眼神一瞬间阴鸷的可怕:“大丈夫岂能久居人下?方厉,你的《血剑经》还是由我来修炼吧。”

  很快到了傍晚下工的时候。

  吃完晚饭,谭贵焚香沐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

  他找到秦府管事,好说歹说,终于是以“省亲”的借口告了两天假,以方便跟踪和监视方厉。

  毕竟在《风云传》的游戏背景故事中,方厉毒杀主家二公子的事只是一笔带过,具体到底是哪一天谭贵也不太清楚。

  若是错失这个揭发方厉的良机,失去了这仅有的金鳞化龙的机会,他岂能甘心?

  他可不想一辈子都当马夫。

  所以他决定,这几天连觉都不睡,一定要抓住方厉下毒的把柄和时机。

  ......

  夜半三更,夜幕如同一张遮天巨网,将整座秦府都笼罩在了阴影之下。

  外院。

  下人们居住的东闱中。

  同一厢房内的家仆们此时都已沉沉睡去,鼾声此起彼伏,只有谭贵躺在床榻的角落,双眼微微眯着,盯着顶上的天花板,耳朵警觉的听着屋外任何可能传来的微弱动静。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

  吱呀——

  隔壁厢房木门开合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极其微弱的脚步声。虽然脚步的主人刻意的在压低声音,但却瞒不过“有心人”谭贵的耳朵。

  他面色一喜,眼睛瞬间睁开。

  终于等到了你。

  待那轻微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之后,谭贵蹑手蹑脚的站起身,披着衣裳跟了出去。

  他一路远远地跟着,看着前面那道黑影在秦府的吃水井边、东厨边以及二少爷居住的南院外都驻足了片刻,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方厉这小子分明是在踩点,倒是蛮谨慎的。

  下一步,应该就是动手投毒了。

  时间大概率是明天早上或者下午,最迟也不会超过后天。

  想到这里,谭贵嘴角慢慢出现了一丝冷酷的笑意,转身回了厢房内。

  方厉大致的投毒时间他心中已经有数了,不用再跟下去了,否则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渐渐入梦。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

  晨光微熹,东方刚刚升起一抹鱼肚白。

  谭贵已经穿戴整齐,来到了秦府二公子秦胜居住的南院之外。

  俗话说一日之计在于晨,这秦胜虽然是秦府的主人之一,却无半点娇生惯养的迹象。

  这才辰时初刻,他便已经立在了院中的荷池旁,手里持一柄三尺青锋,挥舞之间银光飒飒,锋利的剑刃斩破空气发出音爆之声,声势夺人。

  谭贵一边站在院外默默等候,一边心中暗自感慨:“男儿正当如此,岂能整日蝇营狗苟于马厩之间?”

  他正心有所感之时,一个膀大腰圆的蓝衫男子从院中走了出来,瞪着眼睛呵斥道:“何人在外偷看?”

  正是昨日无情掌嘴了方厉的那个秦府侍卫。

  谭贵看着他盛气凌人的姿态,暗自撇了撇嘴,心想此人已是大祸临头却又不自知,着实可笑。

  当然,心中这么想,他脸上却不会表现出来,而是拱了拱手,大大方方道:“我是府中的养马人谭贵,并非蓄意偷看,而是有要紧的事要求见二少爷。”

  顿了下,他看向蓝衫侍卫,道:“烦请足下帮我通传一声。”

  那蓝衫侍卫听了,用审视的目光将他从头至尾打量了一遍,见他五官英挺,言行举止皆无普通下人的那种畏缩感,反而十分大气,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奇意,道:“少爷正在练剑,你有什么要紧之事不妨先说与我听。”

  两人当前都站在东院外的偏道上,时不时有仆役和丫鬟走过,人来人往,谭贵自然不会傻到将秘密当众说出。

  他摇了摇头,淡淡道:“此事干系重大,不可在人前而语。”

  蓝衫侍卫会意,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道:“进来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南院内。

  待走到院中僻静处,蓝衫侍卫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谭贵道:“说吧,你有何要紧之事牵扯上了二少爷?”

  谭贵望向不远处正在练剑的秦胜,沉声道:“事关二少爷的身家性命,我不得不谨言慎行,只有当着二少爷的面我才敢说,还望足下谅解。”

  蓝衫侍卫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道:“我乃二少爷的贴身近侍,说与我听有何不可?”

  听到其语气突变,谭贵便知已经得罪了此人,不过这是必然之事,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不开罪人,这“忠心护主”的功劳便要分润出去一些,他可不想如此。

  从来都只有他谭贵吃独食的道理,其他人也敢来伸手夺他的食?

  他面色不变,拱手笑道:“非是我信不过足下,以防万一罢了。”

  沉默片刻。

  蓝衫侍卫冷哼了一声,眯着眼道:“有你的,小子!待会儿见了二少爷的面,若让我发现你只是哗众取宠,那你这双腿就别想要了。”

  说罢转身朝荷池边走去。

  谭贵冷眼旁观,看着那蓝衫侍卫走到秦胜身旁,不知说了些什么,还特意指了指他。

  接着,秦胜那游龙剑舞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收剑运气。

  一旁早已有丫鬟等待多时,递上了一块雪白的方巾,秦胜拿起方巾擦了擦额头和脸上的汗水,这才对谭贵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谭贵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秦胜身边时,秦胜已经坐在他那张太师椅上了,神态惫懒。

  他接过丫鬟递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才看向谭贵,淡淡道:“说吧,你有什么事关乎到了本公子的身家性命?”

  见他这副轻慢随意的样子,谭贵心知他并不相信,于是摇了摇头,看了左右的丫鬟和侍卫一眼,闭口不言。

  他故作深沉,秦胜反而被他勾起了几分兴趣,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挥挥手对身旁众人道:“都下去吧。”

  待周围都清静之后,谭贵也不再拿捏,上前一步拱手道:“见过二少爷,我叫谭贵,是府中的养马人。在与少爷分说此事之前,我有一事要先请教于少爷。”

  “敢问少爷昨日可是惩戒了府中的家丁方厉?”

  见他语气郑重,似乎若有其事,秦胜脸上的玩味之色渐渐褪去,点头道:“不错。”

  谭贵叹息一声,摇头道:“难怪~难怪我昨晚膳时,听到此人在角落里低声咒骂二少爷您,他那个咬牙切齿的样子啊...看得人真是心惊不已。

  我当时便觉得奇怪,心想他和您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于是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少爷昨日中午对他小惩大诫了一番。”

  秦胜的脸色明显阴沉了几分,声音冰冷:“说下去。”

  谭贵点了点头,继续道:“我昨晚见那方厉神情癫狂、行踪诡谲,于是便多留意了他几分。谁知这一无心之举还真让我发现了他的小动作。

  昨天晚膳之后,我注意到,那方厉并没有回到东闱休息,而是在府中的吃水井、东厨以及您居住的南院外徘徊,大约有个一炷香的样子,他才悄悄离去。”

  顿了下,他语出惊人:“我怀疑,他是想下毒谋害二少爷您。”

  话音落下。

  秦胜猛地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脸上布满阴霾之色,一掌拍在了身旁的石桌上。

  “砰”的一声,直将石桌拍的四分五裂,一道道蛛网般的纹路快速蔓延开来。

  一掌摧碑裂石!

  这恐怖的威力看的谭贵暗自心惊,低下头,眼中隐晦的闪过了一丝羡慕之色。

  他知道,这并非是秦胜的力量有如此之大,而是秦家的家传内功心法《六合养元功》之威。

  外功锻体,内功养气。

  这气说的便是修习了内功心法的武者丹田经脉中游走的缕缕真气,真气之威,凝练到极致莫说是石头,便是金铁也是等闲断之。

  而这秦胜年纪轻轻,虽然还未踏足武道先天之境,但也已于丹田之内养出了几分真气,此时赫然动怒,真气覆于掌上激打而出,威力恐怖如斯!

  PS:跪地打滚卖萌求推荐票、收藏、投资,您的一张推荐票,就是作者君码字最大的动力,蟹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