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能提升历练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8、特性:金刚之力

我能提升历练值 谭深 2251 2020.06.30 20:00

  “咦,怎么多出来了一项?”谭贵一愣,目光看向了「可推演武学」这一栏,只见《秦氏长拳》的名字赫然在列。

  他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鼻血,站了起来。

  “功法升到大成之境后居然还可以推演?”

  带着心中的疑惑,谭贵用心念点在了属性面板上「可推演武学」那一栏后的(+)上。

  “叮,花费10点历练值推演《秦氏长拳》,请选择确认/否定。”

  谭贵毫不犹豫的在心中道:“确认。”

  “叮,推演失败。”

  谭贵瞪大了眼睛:“?”

  这特么还能失败的?

  他有些不甘心的重新点了一下加号,选择继续推演。

  这次系统没让他失望。

  “叮,推演成功,黄阶中品外功《秦氏长拳》已更替为玄阶下品外功《金刚伏虎拳》。”

  话音刚刚落下,谭贵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像是充气了一般,瞬间鼓胀了起来,转瞬之间他便成为了一个九尺高的巨人。

  同时他的脑海中也再度涌现了无数关于《金刚伏虎拳》的修行经验,仿佛他已经修行了这门拳法长达数年之久。

  这种异相持续了几个呼吸之后,才渐渐恢复正常。

  谭贵一脸惊讶的看向了自己的属性面板。

  「宿主」:谭贵

  「历练值」:10

  「修为」:入武九重

  「武学」:《血剑经第一层》(小成+)(5/200);《金刚伏虎拳》(特性:金刚之力)(入门+)(0/60);《碎空刀》(小成+)(0/120);《八步赶蝉》(小成+)(0/60)

  「可推演/融合武学」:无

  谭贵扫了一眼《金刚伏虎拳》后面的“金刚之力”,脸上诧异之色一闪而过。

  这门推演出的外功功法居然自带特性?

  他心念一动,沉浸到了“金刚之力”这一栏中。

  一行黑色的小字介绍缓缓浮现:处于战斗状态中时可通过燃血觉醒“金刚之力”,体型变大,力量+100%,防御+50%,持续时间三分钟,冷却时间六小时。

  “我靠!”谭贵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这是什么魔鬼爆种特性啊?力量+100%,防御+50%,简直强的逆天。

  确定这特么是一本玄阶下品的外功么?

  谭贵怎么觉得这《金刚伏虎拳》称之为地阶下品的外功都不为过呢?

  修习外功的武者本来力气就大的惊人,就像谭贵,他《秦氏长拳》大成之后,随手一击都有百钧之力,若是再通过“金刚之力”来个爆种,恐怕不用真气,单单凭借力量他都能直接打死敌人。

  这还只是力量,更遑论还有防御上的增幅。

  感受到体内现在充盈到接近爆炸的力量和真气,谭贵不由心中激荡。

  他的修为已经是入武九重境巅峰了。

  他现在都有种错觉,凭借“金刚之力”的状态增幅和“覆血真气”的诡异特性,他甚至可以逆斩先天。

  当然,是那种刚刚踏入先天之境没有多久的先天武者。

  至于那些老牌的先天武者,谭贵自觉还是不敌的。

  毕竟先天之下皆蝼蚁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先天境武者相较于入武境巅峰武者,最大的一个区别就在于,丹田内的真气容量。

  可以这么说,先天武者通过铸造神宫,登临天阙,已经将丹田开拓成了一个大湖,而入武境巅峰武者的丹田却只是一条小溪。

  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有了真气容量作为支撑,先天武者可以很轻松的动用各种手段,真气离体杀人于无形,真气御物,真气淬炼法宝,真气外放形成防御气墙等等......

  这些手段在凡人看来已经是不可思议了,但对于先天武者来说却是再轻松不过。

  所以人们才会说,先天武者和入武境巅峰武者的区别可不止一条沟壑那么宽,而是天地之远。

  先天武者是天,入武境巅峰武者是地。

  谭贵现在自信心膨胀到觉得自己可以逆斩先天,这不过是一种短时间内实力暴增所带来的后遗症。

  不出片刻,他便冷静了下来。

  “未入先天之境前,还是得暂时避免和先天武者起冲突,否则吉凶难料。”

  警醒了自己一句后,谭贵站在后院中熟悉起了《金刚伏虎拳》的招式。

  这门《金刚伏虎拳》是通过《秦氏长拳》推演而来,在《秦氏长拳》大开大合的刚猛特性之上,又增加了几许厚重之感。

  谭贵一拳轰出。

  猛虎回头!

  拳风席卷扫过,直让院中的百花都纷纷落下,仿佛一头猛虎的虚影从空中扑过,啸怒山林!

  他在后院也不知练了多久,眼见天色黑了下来,这才收功回屋。

  屋内此时已经焕然一新,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被子和带着女儿家气息的红色朱砂帐。

  顾丛换了一身浅绿色的长裙,正坐在灯火下捧着一本书,面容沉静的观看着。

  看到她这副惊人的美态,谭贵着实有些不忍打扰,但是他饿了。

  “咳咳。”

  盯着顾丛光洁的侧脸细细欣赏了一阵,谭贵咳嗽了一声,示意自己回来了。

  顾丛放下了手中的书,起身道:“郎君应该饿了,我去端饭。”

  谭贵嘿笑着拉住了她的白皙小手,将她揽入怀中,道:“这种事让丫鬟来就是了,来,到我怀里。”

  顾丛被他揽着,秀眉微皱的抗拒道:“不......不可,若是被人看到,岂不失了礼仪?”

  谭贵强硬的将她圈在了怀里,笑道:“你是我的妾,我的女人,怎会失了礼仪呢?”

  顾丛抿着嘴,暗暗叹了口气,是呀,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如此一想,她也不再推搡,由着谭贵去了。

  两人一起吃完了饭。

  温饱思(哔——)。

  谭贵看着顾丛在烛光下白皙的俏脸,玲珑有致的身躯,不由心头火热。

  顾丛见他不怀好意的看了过来,脸色顿时微微一红,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已被谭贵拦腰抱起。

  她一声惊呼,待反应过来时已到了床榻上。

  “郎君莫急,可否听我一言?”生怕谭贵下一秒会扑上来,顾丛赶紧抬起头,泪光盈盈的看着谭贵。

  谭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笑道:“娘子请说。”

  顾丛神色一正,认真道:“我不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已被郎君你占了,以后自然会安分守己做你的女人,为你操持家务生儿育女。”

  “我之前说我有意中人了,不过是一句气话,还请郎君不要放在心上。”

  看到顾丛神色诚恳,谭贵缓缓点了点头,笑道:“嗯,你能想明白最好,我这人虽然荤素不忌,行事不择手段,但对自己的女人还算有几分情分。你只要不背叛我,什么都好说。”

  顾丛点了点头,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郎君说什么都好说,妾身正好有一事要恳求郎君答应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