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今生缘还前世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大闹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2212 2020.02.09 12:56

  何由尽是迷离眼?只因未见意中人!何由青丝已添霜?皆因意人念之甚!何由无故空长叹?皆因难忘意中人!何由无故轻弹泪?只因意人成陌人!

  林婉青心情百感,一路飞奔,定要赶在岳无痕及秦烟柔拜堂前将阻止,问个清楚明白。

  秦桧坐于正堂中央,头顶官帽,细眉塌眼,颊骨高耸,弯须羊胡,一脸凶狠恶相,正是咧嘴大笑看着这对新人步入厅堂。

  “新人入厅行跪拜天地,”岳无痕及秦烟柔相携红花朝外拜谢天地。

  “新人入堂行礼敬高堂,”岳无痕轻缓弯腰,眼睛快速横扫厅堂众人,右手轻悄如其袖袋,兀的松开大红花绳,一个箭步上前,抽出一把森冷匕首,直朝秦桧脑门而去。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一幕,惊吓不已,不知所以,慌忙四散。

  秦烟柔呆立当场,掀开盖头,泪眼婆娑。

  岳无痕知道今日这一出手,定然十死无生,倒有一股慷慨赴义之气魄,一往无前。

  秦桧仍自高坐于堂,不见惊慌,在匕首面临身前一刻,秦桧身侧左右各飞一人而出,黑衣黑面冷酷非常,想来是秦桧四下树敌过多,怕其报复,私下里培养的死士护卫周全,此时当真是用上及时。

  “当,”黑衣人用剑荡掀开匕首,迎击快攻岳无痕。同时另一黑衣人从另侧出剑,直取岳无痕头部,两人相携相成,一下击退岳无痕数丈开外,秦桧已然安然而望,不曾挪移。

  岳无痕艰难抵挡,越战越退,已是移到大院中心,相府众人持刀握剑,已是团团围住。

  两名死士专门培养护卫暗杀,丝毫无任何情感,出剑刺招,以攻为守,全然不会顾及己身。岳无痕被这死士穷追猛打,何其狼狈,转眼已是气喘吁吁,身上腿上也是多处划伤,鲜血直流。

  秦烟柔看着心焦不已,慌忙跪跑于秦桧身前,“求爷爷看在烟儿面上放过无痕一回,无痕应是受人蒙蔽并非己意,求爷爷父亲给其一个改过机会。”又是看着父亲哀求着两人。

  若是一般事情,秦桧看着自己宠爱的孙女面上,或许可有一宽,但岳无痕既已持刀面刺,其瑕疵必报的心性,怎会留其活命之机,狠声历斥,“当初熺儿于我述说其人,老夫曾给其机会,其若是安心入赘,定是享不尽荣华。如今竟心存歹意,利用你之真情,爷爷怎能就般轻易放过,万死莫赎。”

  秦烟柔无力瘫软在地,神情恍惚,“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无声呓语。”眼泪巴拉巴拉下落。

  “岳兄弟,我们来助你,”岳无痕正顽力抵挡这两人攻势之际,忽闻来人大喝,已然飘入场中。

  “无痕哥哥,”林婉青一阵喜悦,飞扑入岳无痕身上,痛哭不已。

  岳无痕看清了来人气急而闷,吐出一口鲜血,“方大哥,你怎这般鲁莽,还带着婉青闯入这般险境。”

  “岳兄弟怎是愚鲁,你若是身遭不测,以林姑娘性情怎会独活于世,你我既已兄弟相称,自不能分清内外,兄弟有难愚兄自当挺身而出,焉有远遁逃离之理。”方文毅气势凛然。

  岳无痕知难再规劝,“好,就让我们兄弟齐心,一同闯出这虎穴龙潭。”

  岳无痕飞刀出手,刺破身前拦人喉咙,就势前冲,抓取地上银枪,岳家枪法,挥舞而出。

  方文毅也是抽出腰间宝剑,独孤剑法,独步天下。两人越战越勇,林婉青随其身后,缓步向这大门方向冲杀而去。

  相府护卫越聚越多,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身后还带着个不会武功的林婉青,岳无痕本就受伤乏力,如今更是明显不支,为其护卫林婉青周全,身上又是平添多处伤痕。

  方文毅精力充沛,奈何敌不住人多,也是无暇他顾,黑衣死士本就个中高手,虽是分开拦截两人,已然稳持上风,压制的两人难有喘息之机。

  战事久拖,两人已然背靠相扶,身上伤痕累累,已然难有活命生机。

  岳无痕看着林婉青,深情歉疚,“婉儿,当初故意不与相认,害其伤心难过,实非所愿,本想一人面对这般凶险,没想到还是连累于你,曾许你的白头偕老,今生只能亏欠。”

  “无痕哥哥,我知道你是有着苦衷,无心伤我,放心吧,我们都能平平安安的。”

  岳无痕无力的看了看方文毅,两人已然再无抵抗之力,竟是无言欢笑而起,都知道林婉青这是安慰的话,都没放在心上。

  秦桧看其在自己院中蹦跶这么久,看着两人你侬我侬,全然不当众人在场,非常气愤,站直身子,挥声喝令,“杀”一干相府护卫及两名黑衣死士凶狠前冲,准备将几人分解当场。

  岳无痕紧握着林婉青之手,无力闭上双眼,安然而立。

  “不”秦烟柔挣扎而起,想自前冲施救,被家丁等人拦住,无力抓喊。

  岳无痕突然感觉林婉青挣脱己手,睁开双眼,看到林婉青缓缓升空,身体气息汹涌翻腾,蓬勃外发,岳无痕也算从小认识林婉青,竟也不知所以,愕然而望。

  林婉青看着岳无痕面临凶险,已然不顾菩萨所言,松开禁制,仙班修为人间涌现,林婉青凌空而立挥手一甩,众多家丁护卫摔飞在地,痛苦呻吟。

  “嗖嗖嗖…”一支支箭矢飞射而去,两名黑衣死士随后而上,一同冲杀林婉青。

  岳无痕看着这心惊大叫,“小心,”终不过凡人多忧而已。

  箭矢临近林婉青周身,凝止不前,林婉青又是挥手,箭矢四散飞退,插入房门横木及树上,并未伤及一人性命。

  又是抬手凌空挥掌,两名黑衣死士震退落地,胸中气闷压制不住,吐了一口鲜血出来,两人摇摇晃晃站立不稳,显然已是受了重伤。

  林婉青起手轻抬,岳无痕及方文毅两人缓缓离地上升,秦烟柔看见岳无痕安然无恙,心中安定,见其就要离开,心中有着不忍,撕心裂喊,“无痕公子,无痕公子。”

  岳无痕回头看了眼秦烟柔,一身鲜红新衣,鸾凤盖头已然甩落在地,一人无力哽咽,撕心裂肺,岳无痕心中一痛,若是说对秦烟柔没有一点感情,纯属自欺欺人。

  岳无痕看着名义上已是自己妻子的秦烟柔,自己就这般打闹婚礼已是不仁,若是就这般离去,任其遭受世人歧视谩骂,更是不义,岳无痕知道自己不能就这里离开,挣脱着林婉青拖力,向着秦烟柔奔去,抓着秦烟柔玉手一拉,将其抱住,随着三人一同离开相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